【虚构】牵了手的手(10)

【虚构】牵了手的手(10)_第1张图片


》》衔接上一篇

37

那笑如今已然刺目,“你不给我介绍认识一下么?”他挑眉看着身边自豪的女生,突然觉得不那么讨厌了。

“好吧,我们先去跟我表姐说说话再去找我爸妈。”她从善如流,他很少对自己和颜悦色,自然不能拂了他的意。

距离不远,几步走到那对含情脉脉的男女身边,“表姐,表姐夫,这是我男朋友文可东。”她有些脸红,看他没介意,便笑开了。说话的男女见有人过来,止住话茬,抬头看了过来,男士见他的眼光盯着未婚妻,立马护在了身后,保护姿势明显,“哦,这个就是你念念不忘的初中校草么?”可人温柔的声音响起,看向他,皱了皱眉,似乎在哪里见过,不过想了想的确不认识,或许是那目光过于凄清,所以可人想要逃开,

“彦卿,我有些不舒服,头有点疼,我去一下洗手间。”她抬头对着未婚夫撒娇,素手轻抚着额头,“那我陪你,失陪了。”那人一脸紧张,匆匆带着她去洗手间。

他看见她看自己的目光是那么陌生,好像从来不认识一样,心如刀割。

38

“你怎么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表姐之前嫁给你了,你这眼光跟看偷情的媳妇儿一样,我可告诉你哦,这表姐夫可宝贝我表姐了,你别看他对表姐温柔,这家伙是个煞神,你惹了他不高兴,我可保不住你,"她絮絮叨叨的说着,“难道你是看我表姐跟我长得像?嗯有可能,”她开始低着头自己各种幻想,很是高兴。

见了她父母,二人都不是那种跋扈的人,也知道这男生是自己女儿喜欢了很多年的,自然很热情,这长得帅就是好,她妈妈很快便进入“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的境界。拉着他开始各种问,说着女儿的各种糗事,俨然一副他们马上要结婚的意思。

他疲于应对,只得堆着笑,不时的看向洗手间的位置,那两个人已经携手出来,紧紧挨着的身影,让他越发的不安起来。她不认识自己了,为什么?

她见男朋友如此,自然不怎么高兴的,要拉着他走,别给自己惹麻烦,人家的订婚宴,可不能搞砸了,他说,“哦,我只是好奇,没听你提过你有表姐。”

“你都不跟我说话,还表姐?”她有些哀怨,“宴会马上开始了,我们去那边坐着吧。”她指了指距离自己爸妈不远的位置,他依言走过去,眼角余光还看着那个粉紫色的身影,她很少在自己面前穿的如此光鲜,或许,是不想自己自卑吧。

39

他叹了一口气,先搞清楚她为什么失忆吧,订婚了也不一定会结婚,自己还是有机会的,而且一个月之期就快过去,想到这里,又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却也越来越想知道自己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他竟然有些开始怨自己的妈妈。

宴会的主持者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叫林陌风,是可人未婚夫的好朋友,具体做什么的不知道,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便开始说沈彦卿追求美女的故事,什么青梅竹马啊,彦卿为了可人等了多少年啊,看不出来,这个彦卿已经三十几岁了,比可人大了十岁,据说老早就看上可人了,一直没娶,所谓痴情,不过如此,连一个女朋友也没有过,只是关心可人,还不想让人家知道,后来等到小女孩毕业了,却说自己有男朋友了,离家出走了,这不,前几天回来了,失忆了,好在咱们沈大帅哥一直等着,听到消息,衣不解带的照顾。

两家家长看着痴情的男人也都决定让他们订婚,然后慢慢相处,如今看来,可人很是依赖这位“未婚夫”,似糖如蜜,就等着给他们办婚礼了。

那人唾沫横飞,仿佛在讲自己的爱情故事,还不断的冲着那相拥的两个人挤眉弄眼,看起来竟然有几分的可爱。

40

三十几岁的男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看来果然是出身不凡吧。他有些苦的笑了笑,便看那个男人松开了自己拥着可人的臂膀,走上台去,说自己一定会对可人好的,一顿表白,可人羞红了脸,在他单膝跪下的那一刻,居然看了一眼他这边,然后点了点头,任凭那戒指套入指尖。

他看着那戒指一寸寸的套上她的手指,心中骤然收紧,仿佛不能呼吸,想着,刚才她看了自己一眼,是不是没有失忆?他心乱如麻,站在旁边的女孩捅了捅他,“干嘛呢?是不是羡慕了?这样想来,我也是喜欢了你好多年,什么时候,你也这样对我求婚啊?”她一直关注订婚的两个人,只是下意识的跟他说着。

他回了句,“羡慕”,她很高兴,可他却知道,自己羡慕的,是那个男人,站在她身边的那个人,在众人的起哄下,他们接吻,拥抱,然后舞会开始了,他记得,在可人的出租房里,他跟着学过的,可是如今,

旁边搂着她的,已经换成了别人。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忘了我们的爱,温柔的倚在另一个人的臂弯里,偎依。他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情。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