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温度

前天夜里,飘了一晚上雪,昨天和今天,刮了两天的北风,冬天的温度也越来越清晰了。

对于北方的冬天,我是经常听到有人对此怨声连连。这破天气冻死个人呀。。。对于一个在北方长大的人,如果回顾下经过的那几十个冬天,记忆里面也并不都是抱怨,也有温暖。

给我最早的冬天的记忆是浮在窗户玻璃上的白白的冰花。那还是我很小的时候,大冬天早上起来,妈妈最先一个起床做饭,饭快熟了的时候爸爸才起床,当然最后一个总是我。起床的时候经常听到妈妈说,今天早上真冷,水缸里面的水都结冰了,把你的XXX都穿上吧,然后起床后发现,是真的很冷。除了早上洗脸脸盆里的水还有早饭是热的外,感觉一切都冷。

我们家是农村的,而我们村里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种植大棚,大棚里面一般种植黄瓜或者青椒,在我小的时候大棚上盖的稻草垫子还是需要人工操作的,早上一大早就得把它都卷上去,到晚上天冷后再把它放下来,工作量也不是特别大,三个人干的话大约需要40多分钟。在我很小的时候这些活我不会做也做不了,后来长大一些了,慢慢的就和爸妈学会了并和他们一起干,在秋末和春初还可以,但是到了三九天气,早上还很冷的时候就要徒手拉绳子,手真的很冷,手背很容易干燥然后裂缝,很疼。当时爸妈手上都裂口。在那个阶段,每当寒假的时候,每天早晚都会去大棚上卷放草垫子,当时的感觉就是手冷,但是真正把活干完后,手就热了,身体也热了。

我记得在一个下雪天,我放学回家发现家里门锁着,然后就翻墙进入院子,屋门门也是锁着的,只能在院子里面玩了。看着院子里面积那么厚的雪,就想着尽早把它堆起来,再用小车推到外面去吧,又一想,这么厚这么干净的雪怎么能就这么浪费掉呢,不是堆个雪人吧。就这样,毫无经验的我就动起手来,虽然天也很冷,但是刚一会儿,手就不冷了。我先滚了个大雪球做为雪人的身体,又用手一点点捏了个小点的雪球做为脑袋,然后又在脑袋上随便弄出一个鼻子来,眼睛和嘴也是不那么精致,而且最后没有帽子没有手臂,可是说那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完全由自己设计并完成的雪人真的不漂亮,但是做完后自己不是基本满意了,当然也完全忘记了冬天的寒冷。

直到上了大学一直到现在,对于冬天冷的感觉越来越淡了,宿舍有暖气,教室也有,租的房子里有暖气,公司也有,地铁有,公交车的那么多人也不会冷。外面再冷的天气也就是只停留在路上那十几分钟时间里。相比,另一种意义就是,每当感觉到天气已经很冷的时候,就会想着还有多少天就可以买回家的车票了,然后这种感觉就一直持续下去,而且随着回家时间临近,回家的那份心情就越来越强烈。

当然过年回家后,那种真正的冷的感觉又突然回来了。家里是农村的,一直没有暖气,由于我一年就回家那么几天,我那屋里就连炉子也没有,而且我住的那间屋子空间又大,屋子里面也没有什么家具,所以一到冬天那种清冷真的能穿透你所有的保暖衣。所以在家的时候我都很早上床,虽然不睡觉,但是在被窝会暖和很多。

我的体质属于那种怕冷的类型,一到冬天就会手脚冰凉,在冷的环境里手在衣服兜里面拿不出来。 而且还有季节性鼻炎,春夏的时候基本没事,可是一到冬天鼻涕就止不住,而且让寒风一吹清鼻涕直往下淌,很是无奈。我记得小时候就是很不喜欢冬天,但是随着时光迁移,自己慢慢长大,或许是经历的事情多了,自己不再对冬天讨厌,而且反而有点喜欢了。

就在今天下午,顶着寒风在外面转悠了二十分钟,气温很低,风也很大,路上的人都低头往前走,我试着把藏在衣兜里的双手拿出来,去认真感受这种感觉,我也感觉到很冷,但是我不再讨厌这种感觉。

没有冬天的寒冷,怎么会有春天的温暖,没有冬天的枯萎,怎么会有春天的复苏,没有冬藏,怎么会有春耕,夏长和秋收。无论是哪个季节,都有各自美好的地方,夏热和冬寒都会给你不一样的感觉,既然我们无法改变他们,为什么不从中寻找那些美好的东西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