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音未改

           



                        乡音未改


     

乡音未改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已融入城市二十多年,但浓浓的乡音未改,哪怕将来鬓染霜,这种已扎根的口音倒是要陪伴余生的。无意中契合了思乡怀旧之心,也是乡村生活的烙印和符号,即便有时有些不便,也从容一笑,忽略不计吧。

        可能是自己太感性,情绪化。如果说中文是母语,那乡音土语就是最初的相见相闻,而且是不弃不离的跟随。用它能表达我善感的心,跌宕起伏的腔调,高低起落的气势,咄咄逼人的进攻,还有搞笑诙谐的动作,调节气氛的明暗,平平仄仄的发挥,似乎只有它才能尽兴尽情,说的得劲,表达的过瘾。看见兄弟姐妹都能自然变音,而苍茫旷野独余我一人面壁回音,就这样不疾不徐,亲切而温润,一音定终生,如缠人的藤。

        这在回乡时找到了慰藉和出路。乡路氤氲之息,似存在归宿。乡亲街坊的唠嗑寒暄我不用入乡还俗,迅速切换,而是自然融入。加上不喜化妆,改行头不换面让我仍有质朴。这使得乡亲们赞誉嘉许,觉得我不矫情不拽,仍葆质朴本色,兼清新自然风。觉得那个他们的眼中的闺女娟还在,多年未变,从未远离。这是由于自己的笨而意外之得,非本意。

      而且出席大场面不多,可能永远也坐不到发言席。在本土上也无顾忌,大家都大概是豫调调,沟通着容易。而且即便出得门去,好像也都能懂,没有羁绊和拘束,倾诉随意。如果略有麻烦,放慢语速即可。而且骨子里还觉得自己属于人杰地灵的偃师人,哪怕是充数,还是已划归伊滨区。可能是洛河浸染,可能是故乡的云总在眼前,可能是总忍不住一次次归探,反正在心里早已把田野的风,山间的泉留恋。

        即便在工作中,用对讲机点名时,声音最具有辨识度,他们调侃亲切随和,如在对面聊天,时不时有好奇的同事打电话来确认一下,都是哈哈一乐作罢。如果生活太过平淡,就添味调料,激个小浪花吧。我自问是锦绣下的布衣,是繁华处的小草,是那流年里的不值一提,不需一记的微风细雨。

        “暂且作个清闲客,静观流水送飞花。″如果能在纷扰中独留那份娴静,如果能在寸草不生中仅存这点绿色,如果拂不去那份执着,挪不动这份眷恋,于我就是这微土气的乡音了。它使我忘不了樱花树下的炊烟,门前的白玉兰,和父亲对话时的自如轻便,和让我怀念那——“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两个人/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流泪的青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