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兽记

第三章

    哈?他敛住不断往外迸的真气,眼睛盯着声音来源处。

  一个衣着破烂的小孩从暗处走出来,看着正在鞭打自己的男人,咽了咽唾沫:“哥哥,不要打了,这匹马好可怜呢。“

  “战争年代,谁都可怜!“男人恶狠狠的说,“还不是官府叫我们收集马匹吗?不然我会有心思和这么犟的马犟吗?“

  小孩扑闪着好看的大眼睛:“你可以不用和它犟啊。我都说了要买它。“

  “你个小孩子,哪来的这么多钱?走走走!一边玩去!“男人不耐烦的挥挥手。

  “啪。“小孩将钱袋扔在地上,“够了吗。“眼里已了无刚才的天真。

  男人将信将疑的捡起钱袋,眼里突然冒光:“够够够!”他垂下手中的鞭子,满脸贼相看着小孩,“小少爷,这马很烈啊,要不要小人帮你牵到山……啊不府上去?“

  小孩冷冷看了一眼男人,一脸鄙夷,打了个响指,径直走出门。

  可以出去了!它快活的打了个响鼻,脚步轻快的走出去。

  “这小子,穿这么烂,还这么多钱。”它隐约听见身后男人的嘀咕,“估计又是那个山上的。不过——有钱啊!呵呵呵……”

  恶心。它甩了甩鬃毛,要找个地方把毛洗洗。它忽然想起那个带它出来的孩子,哎?

  人呢?

  小孩走在小巷中,穿来穿去,来到了自家的宅前。

  “柴宅。“看着门口那块金漆剥落的匾,内心不禁一阵苍凉。父亲喝醉酒常常会念叨柴族曾经多么繁荣,多么富强。但这可恶的战争席卷走了一切,现在这门可罗雀的景象,除了这块匾再看不出半点曾经的模样……

  如果没有这场战争,他可能还在家中与父亲读文练字,与兄长舞枪弄棒吧……

  世界上可没有如果呢。小孩摇了摇头,但那块仍散着金光的匾,终是让他浮想联翩。

  簌簌——秋风刮起,阵阵寒意,小孩紧了紧身上的单衣,小跑走进小院,翻翻找找,终于凑集了一大箩筐草料。

  但愿那家伙够吃了吧。小孩叹了一口气。家里只有这些了。

  想着,他摇摇摆摆,两脚一蹦,又快活的一转身,从自家后院的矮墙边洒气翻了过去。

  (哒哒哒……收回刚刚的话……)

  洒气你头啊!!明明是傻气好吗?!

  人道是:身高乃硬伤。这句话用在他这可正是再妙不过了。虽然他蹦的奇高,身子又转的恰到好处,但可悲是,虽然这是矮墙,但他手里拿着东西,真的跳不过好吗?!

  心伤悲兮,独自涕哀……

  前门肯定会被父亲发现的……小孩沮丧的想。

  “喂喂,兄弟,这草谢谢你了,我找了半天都没找到能吃草的地方。烦死了。“一个小男孩抓他篮中的草,放在嘴里大口咀嚼。

  哎,勉强吃吃吧。他撇撇嘴,想到中曲山上到处是好吃的老虎和豹子,那味道简直鲜美无比。啧啧啧,现在只能吃草,哎——

  “哎!你别吃草啊!!!我家还有一些粮啊,不用吃草的!!”小孩叫了起来,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个吃草的男孩。

  “今时不同往日啊。反正我又吃不死。”男孩耸耸肩,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孩看了看眼前这个淡定自若的男孩,张了张嘴:“我叫……“

  “小荣,你和谁说话呢。父亲和你说件事……”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小孩欲言又止。“对不住了,我父亲叫我,我去去就来!”小孩微微一笑,转身奔向书房。

  男孩继续嚼着草料,伸向篮筐的手渐渐变成了虎爪。略微歪歪头,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柴宅……小荣……”他轻轻念道。

  “柴……荣么……”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