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还长,我们还可以在一起很久

(一)你们那边划拳是什么样的

李良第一次见到阿莫,是在班长的生日会上,平时温温吞吞的班长,18岁生日这天,在镇上新开的小酒吧包了场。

班里同学来了不少,其他班的人也有,在这样的场合里出现,对这个年纪的同学来说,是件有脸面的事。

大厅里,身着光鲜的年轻人随着音乐抖动,脱去校服的同学们,在李良的眼里又逐渐开始陌生,起初以为这个班里的人都是死读书的呆子,和这个平淡无奇的小镇一样无聊,可是原来安定的外表下隐藏的也是这样肆意鲜活的灵魂。

桌上摆满了啤酒瓶,几个班干部喊着剪刀石头布划拳,竟觉得他们这样子也挺可爱的。

同桌的文娱委员张雪笑着问李良,“你是省里来的,你们那边划拳是什么样的。”

李良抬起双手演示十五二十,张雪笑嘻嘻的一直盯着李良看,17岁的女孩儿藏不住心事,李良也知道,张雪大概是喜欢自己。

消受不了张雪炙热的视线,李良起身去了厕所。


(二)生了,是个男孩(大雾)

从厕所出来,李良拐弯去了酒吧的消防通道,背靠着门,掏出口袋里的双喜,熟练的点火吞吐烟雾。

过了一会儿,感觉到门的另一侧有人在拧把手,李良捏这鼻子说了句,“同学,这边不对外开放。”但没什么用,另一侧的人依旧在拧把手,还用手砸了几下门。李良只好无奈的把烟踩熄了,转身开了门。

出现在李良面前的是一个短发女孩,170左右,穿着不合身的圆领粉色连衣裙,锁骨清晰可见,胸太平,眼睛很大,赵薇的那种大。因为一双大眼睛,整个人看起来特别有灵气,李良默默在心里给她打了7分。

空气里还残留着香烟的味道,女孩鼻翼两端抖动,“你刚才是在抽烟?”

即使开门后,大厅那边的吵杂声音传了过来,也能清楚的听到,刚才是个男孩在说话….

“男的?”李良有点儿惊讶。

“对啊。”男孩儿一脸淡定的回答。

“那你这个打扮是?”

“变装,不弄成这样,我出不了我家小区门口,借过一下,我得在这儿换个衣服。“

“厕所就在旁边。”

“穿成这样去男厕所?怕把人给吓弯了,你走不走?”说完,男孩没理李良,径直脱起了连衣裙。

脱裙子的画面有点儿辣眼睛,但是男孩身材是真的不错,肌肉线条立体,不瘦,匀实。

换好衣服的男孩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的李良问,“看够了没?你是变态吗。“

“不是,我只是…”没等李良说完,男孩已经转身走了。

我只是觉得你很特别,李良想说。

之后,李良没有回酒吧,而是从消防通道连接的后门离开。


(三)好学生李良又出现了

李良的家在省里,但是高二那年,母亲患了胃癌离世,父亲就带着李良回到了母亲的家乡,安宁镇。

母亲患病的那段时间,父亲全力照顾,而疏于教导的李良和学校的不良混在了一起,学会了抽烟喝酒打架,成绩一落千丈。

李良是故意的,他认为这个世界是畸形的,为什么像母亲那样温柔善良的人会患上绝症,而这些不良垃圾们却可以肆无忌惮的挥霍生命,心里有只猛兽在啃食,一股无缘由的暴力情绪充斥。

一次和不良们打完群架后,放在包里的手机自动关机了,开机后弹出十几通来自父亲的未接通知,还有一条短信,“你妈妈可能快不行了,你在哪儿,速来医院。”

信息显示来自1小时前,李良拼命赶往医院,始终还是没有见到母亲的最后一面。

父亲告诉李良,母亲临终前说,希望小良能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一生安稳幸福。

那之后,不良·李良没了,好学生李良又出现了,只是抽烟这个习惯还是留了下来。


(四)致校长信

再一次见到阿莫是在学校组织的偏科补习班,离高考还有120天,学校把高三年级前500名的学生进行了学科偏向统计,再单独组织各科补习班,安排在星期天的下午及晚自习。

李良是理科生,和大多数的理科生一样,英语和语文是他最头痛的两科。英语还能保持在及格线上,但语文就惨不忍睹了。高三第一次联考,语文作文题目,你想改变的人或事,李良写了一封长长的致校长信,阐述了学校食堂各种难吃以及食堂阿姨服务态度恶劣等问题,改卷老师看完足足笑了3分钟,传阅全语文组,最后给了20分。遂李良书包里揣着这张54分的语文试卷灰溜溜的来到语文补习班。

提前10分钟到的教室,里面却是坐满了人,仅剩靠窗最后一排有一个空座,但是桌面上放了一瓶牛奶宣告着此座有人。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看见站在门口的李良,“这位同学别楞在门口,进来找位置坐下,我们马上开始讲课。”

“可是没有空位了啊。”

“最后一排不还有个位置没人吗?”

“可是桌面上放着东西,是有人占了位置吧。”

“我们这不兴什么占位置的规矩,这牛奶谁的,没人说话我就拿走了啊。”老师指了指李良,“你去坐,以后我们的位置就固定这样了,不许随便挪动。”

上课铃响了一会儿,门口传来一声“报告。“

是他,酒吧里的那个男孩。

“你是哪个班的,第一天上课就迟到。“

“老师,我是高三(3)班的莫里奇,我不是有意迟到,我提早半小时来了,但是刚刚肚子疼去了趟厕所,我还放了瓶牛奶在…在,怎么不见了。“莫里奇惊讶的盯着坐在靠窗最后一排的李良。

莫里奇,是个和他人一样特别的名字。

老师从抽屉里拿出牛奶,“原来这瓶牛奶是你的啊,算了,先进来听课吧。“

“可是,老师这没位置了啊。“莫里奇指着李良道。

老师迟疑了一会儿,“这样,你把老师的这张椅子搬到后面去,找个同学搭伙,一会儿下课,我去找校工再要一张桌子。“

莫里奇搬着椅子来到李良旁边,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这位同学不介意我来搭个伙吧。“要用正义的眼神震慑强占他人座位的恶徒。

被莫里奇狠狠盯着的李良,默默的腾出了半块桌面,朝莫里奇笑了笑,“不介意,你快坐下吧。”要用善意的微笑感化误解他人的蠢货。


(五)自挂东南枝

老师在台上废力的讲了一节课的《孔雀东南飞》,一群理科生晕头转向的念着:“徘徊庭树下,自挂东南枝。”

李良看着一边认真默写古诗词的莫里奇,感慨这小子不仅眼睛大,睫毛也挺长的,不说话的时候挺像放在橱窗的人偶。

“看够了没?你果然是个变态吧。”莫里奇抬起了头。

大概是那双眼睛太过明亮,李良转过了头,想了想自己为什么要怂,又转回了过来,和莫里奇进行了长达1分半的对视。

“滋啦~滋啦~”莫里奇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

李良忍不住笑了出来,“噗,你干嘛?”

莫里奇保持着冷漠脸说到,“模拟电流声音,终极一班看过没,对视的时候眼睛里有闪电射出,非!常!酷!炫!”

如果和这个人一直同桌,应该会长命百岁的吧,李良抱着肚子忍笑。

“你还记得酒吧的事?”

“当然,像你这样的变态还是很有记忆点的。”

“纠正,我当时只是好奇,以及在确定你是否真的是男生,不是变态。”

“噢,那当时如果是个女生,你也会这样专注的盯着她的身体看吗?”

“如果真是个女生,我肯定不会一直盯着人家换衣服的。”

“所以,因为我是男生,你才会一直盯着我的身体看对吧,这你还说不是变态。”

他说的好对,我竟然无言以对。李良还想再垂死挣扎一下,说一番辩解的话,但第二节课的上课铃响了,老师进了教室,“忘了今天是周日,校工没上班,这位同学你今天就暂时先这样上课吧,下周再安排一张桌子给你。”

“好的,老师,我这样听课也挺方便的。”莫里奇窝在椅子上笑眯眯的看着老师,果然还是教师椅够软够舒适啊。

“那行,同学们前后左右,交换一下课间默写的古诗词,交换批改。”

莫里奇抽走了李良的试卷,再把自己的塞了过去,“麻烦你了。”

看着莫里奇的试卷,李良久久不言一语。

“怎么,被本大爷的智力折服,正在心里组织语言,一会儿怎么跪在我面前求我做你的朋友吗?”

这世界上竟真有这样厚颜无耻之人。看看他试卷上写的什么鬼,“空山新雨后,自挂东南枝。”“亲朋无一字,自挂东南枝。”“人生在世不称意,不如自挂东南枝。”

他刚才认真写的是这些东西?这得拿给老师看看啊,我那封致校长信和这比起来不值一提!

莫里奇眯着眼睛仿佛感应到了李良在想什么,拿起李良的试卷遮住老师的视线悄声说,“如果你给老师看了我的试卷,我就把你偷看男生换衣服的事情说出去,高三(1)班的李良同学是吧。”

仁慈的主,把他送走。


(六)那我背个毛线啊

惨遭古文和莫里奇摧残蹂躏的李良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想起下课前老师讲的,回去后也不能懈怠,要把今天试卷上的古诗词背牢。喘着最后一口气,从包里掏出了试卷,看到满试卷的自挂东南枝后,李良再也承受不住,整个人埋进了沙发。

竟然把他的试卷拿回来了,那我背个毛线啊。随即,又忍不住笑了起来,莫里奇,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人啊。

房间里正准备出来和儿子聊两句的李良父亲放开了门把手,自从妻子离世后,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儿子这样轻松的笑声了。


(七)风太大,我听不清

周一早上,比升旗仪式更早的是高三年级的跑操,高三年级的教导主任深受上级感召,学习不能丢下锻炼,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求高三年级的全体学生每天早上到操场集合跑步,男生1000,女生800,同学们从最开始的苦不堪言到现在解不出题就下操场跑两圈,充分展示了当代高中生的德智体美劳。

李良贯彻以往的高冷风,独自一人跑在男生队伍最前面。

最后梯队和同学聊天的莫里奇看见了前方高冷·real装逼·李良,放慢速度,等着李良超了自己一圈后,和他并排跑了起来。

“我回去和同学问了一下,你在年级还挺有名的,从省里来的级草?”莫里奇保持呼吸频率努力跟上李良的步伐。

“哈?你刚才说了啥?风太大,我听不清。”

莫里奇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加快速度,先李良一步抵达终点,大口喘气,“你试卷我让人放你桌上了。”

“好,你的我一会儿拿给你。”

“不用了,全是自挂东南枝有什么好看的,我把你的试卷复印了一份。”

这位同学你复印前有问过我吗?李良冷漠脸。

莫里奇大力的拍着李良的手臂,“哈哈,我同学都说你特别能装,其实也没有嘛,蠢萌都表现在脸上,挺亲切的。”说完如一缕清风拂过,迅速消失在李良的眼前。

跑挺快的啊,上一个敢这么和我说话的人,现在坟头草的三尺长了。by不良·李良


(八)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慢慢的,莫里奇以各种奇怪的方式走进了李良的生活,食堂打饭,拉着李良去熟识的打饭阿姨窗口,盛一大盘饭菜;跑操会和李良一起并排跑,分享各种八卦;去办公室交作业也能碰到正在和另一名老师谈话的莫里奇。

用莫里奇的话说,“像我这样根红苗正的四有青年,肯和你这样的变态交朋友,你每天回家都有偷偷开可乐庆祝吧。“

关于莫里奇的事也传到了李良的耳里,是影视类的艺考生,担任过校学生会文娱部部长,连着主持了几届校文艺晚会,交友颇丰,各年级都混得开。高三上在校外集训了一学期,这学期开学回的学校。

学校组织的第一次联考,语文现代文阅读是朱自清的《匆匆》,“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

写完试卷上的最后一个字,李良对着窗外打了个喷嚏,啊,又到流行性感冒密集爆发的时候了。

春天来了,艺考生莫里奇也开始了全国各地校考的空中生活,临走前加了李良的企鹅账号,“我会经常更新企鹅空间,想我的时候就去看。”

莫里奇走后,李良又回到了独行侠的生活,只是打饭阿姨不会多给肉,让李良怨念不已,这些虚伪的正太控。

晚自习,一道物理变量问题卡了李良好长一段时间,头也疼了起来,起身做了一个伸展动作。周围的同学都在埋头做题,笔尖在纸上划过的声音,莫名的让人安定了下来。

这个时候,莫里奇,在做什么呢。从桌洞掏出手机,悄悄打开了企鹅空间。

“啊,如果自己有两个胃就好了,牛肉火锅真的是好好吃啊!感动到哭【喜悦】【喜悦】”来自莫里奇两小时前的更新,配了一张和火锅的合影,照片里的莫里奇笑得一脸满足。

底下的评论都是,“贱人,回来打一架!”“不打包带回来你就不用回来了。”“我在学校勤恳写作业学习,你在外面不好好赚钱养家却在吃火锅,爸爸要打死你!”之后是一连串跟风的“爸爸要打死你!”

莫里奇贱贱的回了一句,“就喜欢你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被逗笑的李良给莫里奇点了个赞。刚点完赞就接到了好友提醒,点开是莫里奇最新更新的说说,“就知道李良在偷偷看我的企鹅空间,死傲娇~【偷笑】【偷笑】”

厉害了我的哥,能不能不要啥事都拿出来说啊。

不一会儿底下评论区又热闹了起来,“李良是谁,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有狗了,狗子。”“嘤嘤嘤,你居然泡级草。”一脸黑线的李良点击了查看更多。

一条新评论,来自一班班长,“祝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评论区开始疯狂刷屏“祝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李良冷漠脸的把手机塞回了桌洞。

跑那么远了,还是让人不省心。

坐在前排的张雪转过头来对着李良悄声说了句,“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李良觉得他的头更痛了。


(九)一个大大的拥抱

离高考还有一个月,莫里奇完成了校考之旅,回到安宁镇。带着从各地买来的特产,整个年级乱窜。

李良也在最后一次的语文补习班上见到了莫里奇。

两个月没见,长高了那么点,看来是吃了不少的牛肉火锅。

莫里奇坐在李良的位置,伸长手给他打招呼,“阿良,我过了好几所学校的校考,现在就看文化成绩了。”

李良把讲台上的教师椅搬了下来,坐在莫里奇旁边,“想去哪所学校?”

“W大,我妈给我报了一个必上w大文化课程考前集训班,手机也被收走了,今天是高考前最后一次来学校了。“

“阿良想去哪所学校?“

李良整理书包的动作停顿了一下,“Y大。“那是父母相识的地方,也是他一直向往的学校。

W大和Y大,一个在南,一个在北。

莫里奇托着下巴,有点儿失落,“那我们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很少了。”

李良伸手揉了揉莫里奇的头,“还有手机啊。”终于摸到了,手感不错。

沉浸在离别情绪里的莫里奇没有在意李良的动作,“好,欢迎随时来我的企鹅空间。”

“行,我整理的语文笔记复印了一份,一会儿给你。”

“够兄弟,等高考完请你牛肉火锅。“

那天下课后,莫里奇给了李良一个大大的拥抱。

莫里奇的企鹅空间更新了一条说说,“我们终会达到彼此想要去的地方。”

躺在床上刷到这条说说的李良失眠了,今天见到莫里奇时,心里的那股欢喜是骗不过自己的,只是,这样的感情,在无法确定能否维持长久之前,是不敢吐露出来的。


(十)高考并不是考生一个人在战斗

6月6日,为期两天的高考拉开帷幕。

安宁高中的艺考生被安排到镇上另一所中学参考,本校生留在学校。

李良的父亲一大早开车送他到了学校,“不要紧张,遇到不会的题就先跳过,继续往下做,注意时间,发挥自身实力就行。”

“知道了爸,这几句话你从昨晚说到今天,我看你比我还要紧张。”

“昨晚说的话是我说的,今天说的这些是你妈妈托梦给我的,让我一定要告诉你的。”

李良想起了那年中考,母亲准备了一整箱的应急用品,带着父亲在学校门口守了两天,略微紧张的心逐渐镇定下来。

另一边的莫里奇,爸爸妈妈舅舅舅妈表妹,全家出动,呈拱形包围着他。

“幺儿,再多咬几口面包,一会儿写字有力点儿。”

“对对对,多吃点儿,再来一杯舅妈早上亲手榨的豆奶。”

“表哥,你肩膀酸不酸,昨晚睡好了没,我给你捏捏。”

“够了够了,妈,我吃饱了,舅妈,你还是赶快回去开店吧,小表妹,你把别人凳子还回去,站在上面像什么样,不用你捏。”

一边沉默的莫爸爸发言了,“是了,你们都别烦他了,时间也快到了,进去吧,加油啊儿砸!”

高考并不是考生一个人在战斗,身后还立着千千万的家长朋友。


(十一)那就去追逐吧

英语老师居然押对了最后的作文题型,莫里奇沉浸在我这次英语分数能上天了吧的喜悦中,还没回过神就被爸妈拉着去机场,飞往了美国姑妈家。

莫里奇坐上飞机才想起,说好的考试完要请客的,怎么搞!

企鹅视频里,莫里奇双手抱十,一脸委屈的看着镜头,“阿良,不好意思啊,说了考完请你吃饭,结果被拉到姑妈家了,我真不是有意忘记的,我给你带礼物,你别气。“

“没生气,你在那边好好玩,就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好生气哦,但是要保持围笑。

“26号,成绩出来的那天就回来。“

“行,我等你。“嗯,得想想到时候吃点儿什么好。

第二天,李良背着相机出发去了Y市。

到Y大的时候,大学生们还没放假,高三就有185的李良毫无违和感的融入了大学生群体里。

学校所在的小岛旅游业繁华,踏上父母曾经走过的小道,吃了父亲力荐的食堂,抢占了图书馆期末的黄金席位,徒步走完了整座小岛。背着相机的李良,被不少的游客邀请帮忙拍照,李良微笑着应了。这事要放在以前,这些人早就被我打死了。by不良·李良

相机里记录的每一个人都努力展示着自己最真实的笑颜,不论美丑,看到相片的那一刻总是会从心里感受到他们想要传递出来的喜悦。

临走前旅店老板送的明信片上写着,“因为不知道,在以后的日子里是否还能遇见,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有着能使自己露出真心微笑的人或事,那就去追逐吧。”


(十二)一辈子还长

成绩查询的当天,李良的父亲早早守在电脑前,一遍一遍重复刷新查询页面。李良躺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电话查询,话筒里冰冷的机械女声一直提醒占线。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来电显示:美国,是阿莫的电话?

“喂喂,阿良你听得清吗,听得清吗?“电话那边莫里奇的声音有点儿激动。

是他,“听得清。“李良一直紧绷的脸,慢慢有了笑容。

“啊啊啊,阿良,我刚刚查到你成绩了,超重本线60分!60分啊!阿良,你能去Y大了!“

另一边,李良的父亲也刷到李良成绩,笑得合不拢嘴。

李良出了房门,来到阳台,“说了我的成绩,你的呢?“

电话那边传来莫里奇魔性的笑声,“嘻嘻,我的分数也够了!我能去W大了!“

“阿莫,谢谢你。“

“你突然这么客气,我还有点儿不习惯。“莫里奇的声音意外的透露出一点儿羞涩。

李良毫不客气的笑了起来,“阿莫,我不去Y大了。“

莫里奇的心跳频率有点儿加快,“那你去哪儿?”

“P大,到W大只要20分钟的车程。”

“啊啊啊,那我们以后岂不是可以经常在一起了!”

“阿良,我一会儿的飞机,等我!”

“嗯,我等你。”

阿莫,一辈子还长,我们还可以在一起很久。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