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命运的,可能就是那些无用的小事儿

恭喜你找到自己的方向,这是好事。

昨日看到我的国际培训师班同学,刘丽琼老师开设了思维导图的公开课,我觉得非常开心。能够找到一个方向去做深做宽,是一件何其幸运的事儿,当我了解了丽琼的这个规划,立刻给了她一个恭喜。虽然,在确认这个方向之前一定要投入很多,我也猜得到,在持续投入的路程必定伴随着不确定,怀疑,纠结,甚至不安。

每件事的最后都会是好事,如果不是好事,说明还没到最后,要这样相信着。人生总是上演着,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突然之间视野变得开阔,发现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那些不确定,怀疑,纠结,不安,尽管不可能彻底消弥,只能先放放。你被一种宏达的愿景穿透了身体,你和世界在一个频率上震动。

我在2013年开始自己写公众号的时候,不会想到,4年之后,这成了我的一只饭碗。当时我只是隐隐觉得,我不能只精通工作上需要我会的这些事务和技能。我利用“职务之便”在自己的工作领域内“搞事体”,做实验,这并没有增加我的绩效和工资,因为这完全不在我的绩效考核范围之内,但是我玩得很投入。回顾这里,我依稀看到君说乎的雏形。

梁文道说,读一些无用的书,做一些无用的事,花一些无用的时间,都是在一切已知以外,保留一个超越自己的机会。在自己的职业之外去发掘“无用”的兴趣和能力,在无人付给你薪资的情况下,比你领了薪水还更乐此不疲,这得恭喜你,找到了一个让生命燃烧的动力。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在你出发的时候你没有攻略,没有师傅,也没有同行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你只能一个人孤独地坚守,执拗地自信,盲目地忍耐,直到柳暗花明的那一天。

昨天,在看余秋雨老师的《风雨天一阁》,读到对天一阁的“创始人”范钦的评价,做官和藏书究竟哪一项更重要,余老师说,我们站在几百年后远远看去则已经毫无疑惑:对范钦来说,藏书是他的生平主业,做官则是业余。然而这个业余成就了中国历史上最杰出的一个藏书家,成就了中国最伟大的一个藏书阁,在范钦身后,范氏家族用繁衍的力量在传递这范先生的愿景,把藏书渗透到血脉,绵延这几百年。

所以,余秋雨老师说:一生都在忙碌的所谓公务和事业,很可能不是你对这个世界最主要的贡献;请密切留意你自己也觉得是不务正业却又很感兴趣的那些小事。

那些小事儿,最终会变成一个宏大的愿景,穿透你的身体,激发你的生命力,让你和世界同频。

君说乎晨报,每日一文,也是一件无用的小事儿吧!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