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好的朋友小简

夜深了,站在窗口抽根烟,没想到看到了辣眼睛的一幕。马路上一个男人半弓着腰,身后白衣女人抱着他,再看下去,这男人在吐。女人比男人矮了大半头,在男人吐完之后扶着摇摇晃晃的他,走了没两步男人把女人狠狠甩开,女人又凑上去环着他。一辆出租车悠悠然驶过,女人急忙伸手招车,可能是男人的醉态太明显,出租车稍作停顿又走开了,女人继续费力的拽着男人向前走。这样一桩闲事,让我登时想起了小简,很多年没见过的小简又出现了。

我们俩算是发小,同为小城姑娘,从认识起就很投缘,应该会投缘一辈子。小简的家庭是比较传统的中国式家庭,相亲结婚的父母严格按照男主外女主内的结构各司其职,结婚后简爸便去了高原,第二年生下小简时他也没赶上,只是在满月前匆匆的回来。这对父母不能说感情好,甚至小简有时候会觉得,他们可能只是为了遵循一个正常的人类繁衍规律,所以选了个看起来比较合适的人共赴婚姻。

认识小简的很多年,她都极其热情的生活着,她的圈子里基本没有同龄孩子,和男生称兄道弟却又保持了明显的距离,不能说人缘极好,但也算不错。问题发生在我们都十来岁的的那个秋天,那个深夜小简找到我,一贯爱笑的她那天赤红了一双眼。

小简说,她想死。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死这个概念对于当时的我而言,好沉重。在小简的讲述里,我对于她的家庭有了些许认识。

简爸在外人眼中算是非常温和有礼的男人,一米八几的大高个,白白净净甚至有点帅,工作也挺好。相比起简爸而言,简妈的形象就逊色了太多,中年发福的女人,黄扑扑的肤色,穿衣打扮也不收拾,整天就凑在一群半老徐娘里唠闲嗑,除了这种交际活动也就是带带孩子了。两个人婚后一直处于两地分居的状态,直到小简渐渐长大,简爸简妈都觉得这娃学业不能耽搁,而且性子有些明显出问题了,于是简爸心一横放弃条件更好的工作,转过身把一家人凑齐了。

原本这是一件好事,小简心里别提多快乐,这些年不断有小孩在她面前诋毁她的家庭中伤她的心,终于可以在孩子堆里扬眉吐气了。但是事情不是这样的,简爸多年的独居生活过下来,早已习惯了那种自由,加上之前的工作和现在的工作略显落差,他有点坐不住了。这一切如果想掩饰,也不会太难,但是吧,简爸其人的性格又略显不开窍,遇到这样的问题,总不能把媳妇孩子撵走吧,所以,他躲了出去。三不五时的找群兄弟喝个酒,隔三差五的唱歌寻个乐,反正是不太愿意回家待着。不愿意回家也不算啥大毛病,但是这人烦就烦在这,他酒量不好,酒品奇差。连续几个月像疯子一样的喝酒应酬半夜醉醺醺回家,简妈始终任劳任怨的伺候他。家里的床单被褥地板马桶等等等等,没一个空下的,简妈始终忍着,小简却受不住了,简妈的眼泪简爸看不到,小简看的真真的。于是小简也三天两头找个茬,比如在简爸喝醉了训话的时候使劲顶嘴,顶不对付了就跑出门去;要不然偷偷把简爸的文件藏起来,看他第二天酒醒后慌了手脚。

但是干坏事吧,就容易被发现,简爸终于在这一次醉酒的时候,把火攒起来出了。小简挨着骂心里没什么大波澜,却在简妈的眼神里崩溃了,那双年轻时无比秀美的眼睛此刻紧紧蹙着,眼泪在眼眶里反复打滚不肯落下,小简那瞬间更想一菜刀砍死她爸,这样妈妈就不会哭了吧。连顶几句嘴之后简爸更生气,一脚踹在要回房间的小简后腰上,突如其来的疼痛和惯性,小简直接趴倒在地上,懵了许久才回头,看着满面潮红的爹,说了句,我求求你打死我,我就不用看着你那幅恶心的样子了。简爸简妈登时就愣了,简爸站起身想要动手简妈拦住了,三个人对峙了几分钟,简爸说,你要是这么有本事,也别待在我家了,哪有你的地方哪呆着去。小简最听不得这种话,爬起来朝着门走去,简爸在身后说,你给我听着,你现在有本事出门,就别想再回来了。小简开门的手没停,简妈从身后冲过来,你这孩子是不是有病,跟你爸好好道个歉,小简看着憔悴的妈和酒气熏熏的爸,还是拧开了门。

后续的故事不出意料的平静,简爸简妈连夜把跑了七八公里的小简拽回了家,一家人坐在一起对小简进行了批评教育,各自睡去了。从那时起,简爸应酬少了,在家的时间长了,简妈脸上的枯槁,似乎也轻了,至于小简,好像又是那个热情似火的女孩了,只是很多年以后的某个酒局上,当那个有点地中海的老男人把手伸过来时,我好像看到小简脸上那种无法形容的神情又出现了。

这一辈子我最爱小简,所以希望她以后,能不那么难过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