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阳川的少女

1.

仁和寺旁边,有个叫做高阳川的地方。高阳川是很漂亮的,

他旁边的地方就都不漂亮,仁和寺里堆满尸体,是野狗野猫以及乌鸦们的聚集地。


停下来了,这位骑着白马的旅人。

他无语地凝视地面,三只西瓜虫慌忙过路,害怕成为马蹄下的冤魂。

等待三只西瓜虫顺利钻进对面的绿草丛中后,

旅人跨在白马上,露出了小孩子一样自满的微笑。


他刚想继续前行,一串娇弱可爱的女声流进他耳朵里:

“大爷,您等等。”

旅人回过头,啊,原来是名美丽的少女。

旅途中的疲劳顿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类似宅男的激奋。

“什,什么事?咳!”他正起色来。

“我的一只鞋子被云雀叼去了…”

旅人低头望去,喔!多白嫩的小脚。

“路面沙石好多,走得疼。大爷能不能带我一程?”

“可以!在下最乐意帮助被鸟叼走一只鞋子的女子了。妹妹有所不知,其实在下更有个外号,人称”

“走吧大爷,我没想知道那些。”

“喔,妹妹动作可真快,我眼都未转,便上了马。实在是女中”

“走啊”

“啊驾!驾!哈哈哈,”,哈哈哈。


旅人的心扑通扑通直跳,他考虑着要不要来个急刹让身后少女的酥胸撞上自己的后背。

不愧是旅人。

“妹妹。”旅人一回头,刚刚还能闻到一堆体香的身后的少女却突然消失了踪影。

旅人左看右看,确定少女没有从马上跌落。又莫名不见,这到底是…

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之后的旅人不禁两眼紧闭、下垮缩紧,一双手环抱自己粗糙的巨脸,尖声大喊:

“yiiiiiiyaaaaaaa——gueiiiiiiiiiiii————!!”


旅人之后,这个美丽的高阳川开始接二连三地出现了被少女吓成姑娘的骑着白马的过路人。

这名神秘的少女也成为了这一带的乡野传说,被人们广为品谈。


2.

“大哥,您等等。”

青年寻声望去,一名可爱的少女正立在路边。只穿了一只鞋,另一只光秃秃的小脚踩在身后的青草上,青年隐约看见了脚上的红色血迹。

“你叫什么名字?”青年首先这么问。

“我…嗯(⊙_⊙)?我,的鞋子被斑鸠叼去了。”

“可我问的是你的名字。手,递给我。”青年不由分说地拉起少女颤颤悠悠的小手,带她上了马。又自作主张地扒来少女的双手,框在自己的腰上。真是不懂礼貌不讲分寸的青年。

“贴紧我。我很快的。”青年如是说。

“可是。”少女一脸通红,红得像红苹果。

青年又一个反手,手腕轻轻朝里一卷,少女的娇躯被推靠在自己的背上。

少女呢,此时已什么话也说不出。眼睛不知道该看什么。心脏像是要炸掉似的。


两人骑着白马,在一片花海中穿行,蜜蜂和蜂鸟美滋滋地吸允花汁。

七星瓢虫躺在叶子上,忘了下午的行程。

(我也不清楚青年是从哪里找到这么标致的场景的。)


空气很清新。

在这么无聊的时代,还是有人继续寻找着世外桃源呐,少女想。

少女将鼻子贴在他的衣服上,闻到他身上的味道,如此真切,这是她从未闻过的一种味道。

不是香味,还比所有花香更吸引人。

太狡猾了。太狡猾了。明明是我要捉弄你的。

不管,我要先吃掉它。我要看看你肉里的玄机。

嗷~

“你怎么了,口长这么开?”青年突然转头盯着自己,他的眼仁在阳光照耀下是很舒服的浅棕色,好像猫的眼睛。

“没什么没什么,牙疼。”少女一只手摸着脸蛋。

听后,青年诡异地笑了起来,伸出一只手贴在她的另一半脸蛋上。

“你你你……呜~”青年觉得很有趣就又把少女的脸蛋向里挤,直把她的小嘴撅了起来。少女惊恐地睁大眼睛。

因为青年玩得忘乎所以导致翻马了。一同跌进了花海当中。

“啊,疼疼。”青年低声呻吟。好像是一只手骨折了。

“活该你。”少女翻个白眼,从青年身上爬起来,自己倒没什么事。

“大意了。不好意思,让你也一起坠马。”青年躺在花丛中,眯起眼,暖和的阳光让人有点像要睡觉。

少女看到他那样一副完全不符合现实情况的悠然惬意的神情莫名乱了心神,“我,我没事啦!你的手不要紧吧。要不要我帮你治?”少女对他说。

“你会吗?可能是骨折哦?”

“没关系,我爬树的时候也摔过几次,都是我自己掰回来的。来,我帮你。”说罢,少女提起青年的手臂。

“等等,什么?掰?等下,不用了不,嗯!?喔?shaaaaaaaaa————!”青年的惊叫响彻山谷。

啊~


两人并排躺在花丛中,一起晒着太阳,眯着眼睛。

少女突然感觉什么都无所谓了,所以说:

“我有个秘密告诉你。那个……恩,

其实,我是个狐狸来着。

我们做朋友吧。我好喜欢你。”说完,少女先用手遮起了通红的脸。


“你总算是说了吗?呵呵,呵呵。”青年的声音从上面传来,他站起来了?

少女移开手,从下往上看,看到的是一张陌生的脸。青年露出了与之前截然相反的狰狞的神情。

不等少女反应过来,青年已经将她绑得严严实实。

“你干什么!?”少女生气地说。

“也不是什么大事。前段时间,你把我的两个兄弟都戏耍得好惨。他们求我来报仇的。我也很喜欢你。但喜欢跟报仇是两码事,所以我还是要把你送到他们两个那儿去。”

就这样,青年活捉了传说中的狐狸少女。


之后的过程呢,是这样的:

少女用分身术加伪装术变出了青年的两个伙伴,就是之前被少女整过的,然后在青年松懈之际,逃跑了。

可没料到,青年又骑着白马来到了高阳川。更没料到的是呢,少女竟然又被他给骗了。这次青年很谨慎,也很愤恨,他和他的伙伴一起把少女揍了一顿。

这下不止脚上了,少女连脸上都带上了伤。衣服被刀划破了,沾染了灰尘和人类的脚印。

青年又来了,第三次。


“我知道你在这里。求你出来吧。我仔细想过,之前是我玩笑太过了。我是说真的,我从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之后变得更加喜欢。

我已经跟他们断了联系,他们只是臣服于时代的可怜虫。我真正想一起生活的现在只有你了。

求求你出来吧。我不介意你是狐狸还是麻雀。你有美丽珍贵的心灵,这才是最重要的。虽然这话由我来说一点也没说服力。因为我之前也对你…

但我真的知道错了。请你原谅我。

呵,我是不是很无耻?对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如今竟还奢求能得到你的原谅。哈哈哈,哈哈……”青年无声哭了起来。

不知觉,已是日暮。

青年望着血红的夕阳,想起了少女害羞时笑起来的模样,越发觉得后悔。青年低声说:“就算只是让我能知道你的名字也好。好想见你。”

说完,少女从一棵树后缓慢地出现,脚上只穿着一只鞋。

青年看见少女后十分高兴,向她走去,少女胆怯地往后退了几步。

青年苦笑。立在原地。呼吸,呼——吸——

他尝试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松些:“今天的鞋子又被谁给叼走了?”

少女委屈地摇摇头:“我骗你了,其实是我自己扔掉的。”


天空一片血红,乌鸦们立在枝头欢快地哭叫着。

隐匿的蝉群一应二和,好像这样下去永远也不会有安静的时刻了,

不过倒是能调和两人之间沉默的气氛。


“那个,对不起。”青年低下了头。她没说话,她果然已经厌恨我了,像厌恨其他人类那样,她是不是连一句话都不想再同我讲了,那么,她为什么要出现?哦,现在是轮到她报复我的时候了吧,如果这样就可以让我们再回到那时,我会张开双手接受这场报复,哪怕杀死我我也…再次抬起头时,少女满脸都是泪水。

青年此刻心就像被揪成了麻花,呼吸都觉得困难。他好想马上冲过去一把抱紧这个柔弱的身体再也不要分开了。但他前进几步,少女就退后几步。

青年觉得很心疼。


“我喜欢你,你,你还喜欢,我 吗?”青年突然这么说。

“我喜欢。”没有犹豫,但是,“我害怕。”

“我不会再对你做出这么过分的事了。我保证!”青年用力说。

少女绝望地摇摇头。

“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我以后也再也不捉弄你们人类。我走了。”话音一落,少女的身影化成了一只小狐狸,窜进树林深处。

青年呆呆地立着,吹来一阵风,风里恍惚有少女的声音。

他失了神地重复默念着少女的名字。


(改编自日本民间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