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随想

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    晴
重阳,随想_第1张图片
阳光

虾米:

清晨,若是留心,我在楼上就可以听到那个收废品人的叫卖声——废~品~卖~!废~品~卖~!

在阳台,看到他极其缓慢地骑着中等平板三轮车,有节奏的夹着地方口音,冲着小区一排一排房子的厨房位置,用喉咙喊着一两声。

这样的声音,原生态得很,不像傍晚那些十字路口的大卡车、小货车上,录音喇叭里“十块钱四斤”无限循环,大声得让人烦躁,避之不及。

“这收废品的天天这个时候来,比闹钟都准。”老妈在厨房的洗水池,一边洗着一边说:“我不在,你得把楼下的车库门窗锁好,每天流动进小区收废品的多着呐,你不知道哪个就拐进楼道里给你顺东西走了!前两天我放那儿的长纸箱就不见了。”

“嗯!我知道了!”心里却想着,不至于的,虾米,你瞧见老妈这操心的,咱家车库压根儿没有值得让人“留恋”的玩意儿,那些收废品的素质也不似从前,但得顺着老妈答应,不然她会不放心。

说来也怪,每次老妈要走,或是要回,我们之间的语气都会有点点异样;异样在哪儿,我也说不出来,总之我会更多的时候顺着她的意思说。

告诉你,老妈昨儿想去美个发的呐!不过晚上回来发现依然是老发型,短了些,白的也更看得清了些,好像全覆盖在上部分了。我猜大概她想着出远门儿了,要捯饬一下,不能太丢姑娘的脸;结果恐怕又是没舍得那几个银子,去了你那儿,更不会再舍得了!

记得几年前么,老妈从小甜甜家回来,我提前回老家去等着;那一次车堵路上,她到半夜才到家,我担心她就像她担心上学出门的我一样,电话里都关照她:服务区下车时要留心东西,别上错了车子,服务区的东西不能瞎买,有陌生人搭话最好别搭理。

呵呵!老爸不在的时候,我有点儿低估她出门独立的能力,不过,老妈会小得意的说:“我还行吧,不识字也没把自己弄丢!”

等到送她再去小甜甜家,她也会在乡下的理发店理个便宜的发,然后精精神神的走。

你是知道的,那些年我心里是极不乐意她走的,可又没有能力改变。是极大的讽刺知道吗,我自己有娃,而且没有帮手;而我的妈却不得不离开我,去做别人娃的保姆;这就跟《城南旧事》里小英子问宋妈的那句话“你自己有小子丫头,还要送给别人家吃奶,为什么要到我们家当老妈子?”穷人有穷人的无奈。我即使不愿意,那几年也没有地方让老妈同我一起生活。

那几年走到娘家亲戚面前,我都有极抬不起头的心,而你还是劝我“别这样说,没人怪你没房子、养活不了妈,人家信任她请她去,她凭自己的能力挣钱养活自己,也没增加我们的负担,她觉得自己有用多了,不是吗?你不觉得她比咱爸在的时候能干多了吗?”

是,那几年蜗居着的我,只能用你这套想法支撑着,以免良心始终在遭受谴责。

虾米,老妈还是和我一样,有点爱面子;也和爸在时,被奶奶埋怨她的一样:不是很会过日子;原因亦是如姑妈分析的一样:她没什么文化,但是却很朴实善良。

这四五年间,我们的日子比从前好多了,老妈的任务就是服侍我们的生活;每天煮煮洗洗、接接送送,依赖就这么相互流转着;我们好像也没有很腻的亲密,反而是祖孙俩时常还得看我下班时的脸色行事,我突然发现我有些被宠成了家里的“霸王”(捂脸),大概是因为我能养活她们了吧。

虾米,今儿重阳,天气也格外的晴了,阳台阳光灿烂,厨房里有香味,有妈在的地方,就是个温暖的家。

这香味,如今我也能模仿制造了,因为我也是妈,本领稍稍增长了些。

现在要由老妈去你那儿,制造些温暖的味道,滋润滋润你那瘦巴巴的胃,想想应该幸福吧?

虾米,让着点老妈,知道吗?她还小,还能让咱们“欺负”着过几年呐,让得越多,能“欺负”的时间越长!

祝安!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