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留守》第九章 嗯啊子

                        第九章 嗯啊子

       

儿童文学《留守》第九章 嗯啊子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我知道胡老师对农村的生活都比较感兴趣,特意向朱大祥家借了手电筒,约胡老师晚上寸光银家枇杷林摇嗯啊子。我到学校的操场里,就看到村长家傻儿子朱达昌在胡老师宿舍门口鬼鬼祟祟。虽然村长很威风,但我并不怕朱傻子,大声问:“朱傻子,想偷东西?”

        朱傻子心虚,吓得拔腿就跑。胡老师打开门出来,正看到我指着落荒而逃的傻子吼:“朱傻子,你若是再来,我让大鼻虫回来掀你家瓦房!”

      胡老师奇怪地看着我,好像不认识我一样。我学着寸光银的样子说:“胡老师,朱傻子再来偷看你,你就告诉我,我带同学去掀他家瓦房!”

      “刘薮,看不出来,变勇敢了,可以保护老师了!”胡老师高兴地说。

       

儿童文学《留守》第九章 嗯啊子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我傻傻地笑着,心里特别想念寸光银。如果有他在,朱傻子才不敢这样放肆。

      胡老师关心地问:“这么晚了,你还来学校干什么?是不是你爷爷病了?”

      “不是,胡老师。我来带你去摇嗯啊子。”

      “好啊!”胡老师锁上门,牵着我的手就走,“说实话,我小时候在城里,没有快乐的童年,什么好玩的也没有玩过,整天读书写作业,上各种各样的辅导班,现在都还会做恶梦,天天奔波于上辅导班。”

      朱大祥也跑来了,要跟我们一起去。朱大祥说:“以前寸光银借我家电筒,我就知道他是去摇嗯啊子,但他就是不准我跟着。”

      我转身推他,要赶他走。胡老师问:“为什么不让朱大祥一起玩?人多才好玩,才有意思。再说,他还借我们电筒呢!”

      我神秘地说:“摇嗯啊子是寸光银发现的绝招,不外传!”

        朱大祥拍着胸膛,得意地说:“你们猜猜,寸光银走的时候,跟我说了句什么话?”

        我好奇地问:“说了什么话?是不是告诉你,他曾经把老鼠丢进你家水窖里。”

        “他真的老鼠丢进我家水窖?难怪打开水龙头,水总是那么小,肯定是被死老鼠堵住了——该死的大鼻虫!”

      我看见胡老师差点干呕起来,后悔自己信口开河,赶忙纠正:“开玩笑的,骗你们的!”

      但胡老师还是放心不下,她认为 ,凭寸光银的性格,很有可能会干这样的事,不放心地说:“朱大祥,明天找人检查一下,出水处是不是有什么挡住了。如果真是老鼠泡在水窖里,就不要再做水窖里的水,不卫生。”

      朱大祥不以为然地说:“没事的,胡老师。我们农村,常说不干不净,吃了不生百病!”

        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赶忙追问朱大祥:“寸光银到底跟你说了什么话?”

      朱大祥看着我,笑嘻嘻地说:“寸光银把捉嗯啊子的秘诀教给我了,他还让我拜你为师!”

      “不可能,寸光银只告诉了我一个人!”我非常生气地说。

      “你不信算了,一会儿你就会知道是不是真的。”朱大祥变得讨人厌。以前有寸光银在,朱大祥就好像是听话的孩子,只是不喜欢读书,不喜欢做作业。胡老师曾让我去劝他好好读书,但他根本不听我的,还喊我“爱哭鬼”,气得我转身跑了。现在,朱大祥不在了,他变得嚣张起来,讨厌起来。

      我不想跟朱大祥说话,把胡老师拉到一边,偷偷告诉她:“等到天黑,嗯啊子就不会飞。我们找了一个蓄电的照亮灯,放在枇杷树下,对着树冠打开灯,然后我们猛摇枇杷树,嗯啊子就被晃落下来了。”

    “嗯啊子是不是特别喜欢在枇杷树上过夜?”

      “好像是的。”我也拿不准。

        胡老师回忆着说:“我记得以前看过一篇文章,好像说蝉从土里孵化出来,必须马上找到一棵树爬上去,等翅膀长硬,才能自保。据说,蝉只要选好了一棵树,一生都只喝这棵树是的露水。”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感觉很神奇。

        胡老师兴致勃勃地追问:“漆黑的夜晚,怎么捡那些落下来的嗯啊子?”

      “嗯啊子看见亮光,就纷纷往手电筒处爬过来。我们只等着捡起来装进口袋就行。”

      “那我们试试,好不好?”

      我心灰意冷地说:“捉到又没人吃。”

    “你不是会吃吗?”胡老师反问道。

      “我才不喜欢吃——喜欢吃的是寸光银和他外公。那次我们捉了一大碗嗯啊子,他外公炸好后,就让我们去喊我爷爷一起来吃。我们刚要出门,他外公就让我们等等,教我们如何才请得来爷爷的办法。”

    “什么办法?”

      “就是告诉我爷爷,说寸光银家外公病了,要请爷爷过去看看。”

      胡老师豁然开朗地点头说道:“你爷爷肯定去了。”

      “但他没有吃嗯啊子,只是嚼了几个炸辣椒,陪寸光银家外公喝了两杯酒。”

      那天晚上,胡老师听着嗯啊子像雨点一样落下来,惊讶不已。胡老师看着一只只嗯啊子纷纷朝着光亮的地方爬,感觉真是不可思议。朱大祥忙着捉嗯啊子,我赶忙制止说:“别捉,胡老师喜欢听嗯啊子唱歌!”

      朱大祥虽然有点不舍,还是放了那些嗯啊子。我知道他们以后肯定会背着胡老师捉嗯啊子,警告他们:“不要嘴馋了就偷偷捉嗯啊子,不然,我就告诉胡老师!”

      朱大祥没想到我这个“爱哭鬼”在胡老师面前竟然如此嚣张,拿我没办法。我得意洋洋,根本没有把不爱读书的朱大祥放在眼里。可我没想到,他如此小气,竟然会这样报复我。虽然胡老师不准我们喊同学的绰号,但在心里不断喊朱大祥的绰号——猪大肠!猪大肠!猪大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