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有你,总不负少女一场

青春有你,总不负少女一场_第1张图片

得到的都是侥幸,失去的都是人生——砂糖说


<1>

很多事情已经忘了,可是歌曲会帮你记得。

青春有很多种方式,初恋亦然。安易的初恋则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她不会想到,多年后,当听到《小幸运》这首歌时,回忆会如海水般汹涌袭来……

那时,安易还是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高二学生。个头较常人低些,学习位于班级中等水平,面容消瘦,是那种扔进人堆里都不会看到她的长相,家境虽不富裕,倒也不至于吃不上饭。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安易考上在市里排名中等的高中,为不负父母的期望,安易每天起早贪黑发奋努力,别人看一遍就能记住的知识点,她需要背上两到三遍。她没有业余生活,放学除了回家,还是回家,从学校到家的路走了不下2000遍,路上有几棵树她一清二楚。

如果不是遇见他,或许她的高中生活会如她的人一样无趣。

似乎一起的闹闹哄哄,只是她在绿洲躲避风沙那晚做的一个梦。


<2>

初恋情人不需要在所有人的眼里都闪闪发光。只要在某个瞬间温暖你,每次你烦恼的时候都想向他倾诉那就够了。

他叫正宇,个头比安易高出一头,体重比安易胖一半,学习比安易靠后十几名,话比安易多出一大车,高二下半学期期中考试后,班里按成绩排位,正宇被安排在安易后排。

正宇是让人头疼的学生,上课不认真听讲还会捣乱其他学生,话多的像天上的星星。

正宇上课从不带笔和本子,常常趁老师板书的时候戳安易的后背借笔和纸。

正宇从不背课文,常威胁安易,老师如果让他起来背书,就把书摊在桌子上,身子侧一点,以便他能看着书背课文。

起初,安易很不喜欢甚至讨厌正宇。

知道正宇家和她家离得不远时,安易放学躲着他,要么赶紧收拾书包撒腿就跑,要么慢慢吞吞的跟在他后面。可总是要碰上几次的,安易只得硬着头皮和他一起聊天回家。

有一次下雨,那时正值初冬,风夹杂着雨打在脸上像刀子一般。安易撑着伞走在回家路上,远远的看见正宇的身影。正宇没有打伞,他淋湿的背影映在安易的眸子里,也映在她心中。

“你怎么没带伞?”当安易说话时,已经不知不觉的走近正宇,并将伞倾向他。

“嗯,不知道今天会下雨。”正宇笑笑说道。

后面两人聊了什么,安易现在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正宇笑她个子低,接下了伞。只记得正宇笑得很甜,自己也是。

自那之后,两人常常传纸条,正宇问他留了什么作业,安易告诉他上课的重点;正宇问他英语难点,安易咨询数学疑惑。

可当你开始注意某人的存在时,老天偏不要你们在一起。又一次成绩排位,安易和正宇离得很远,她在这头,正宇在那头。

可即便如此,正宇也常常穿越大半个教室给安易传纸条。

于是,安易开始期待每天放学能和正宇一起回家。

这么一来二去,安易觉得正宇人并没有那么坏。安易觉得正宇很正直,说话很有趣,知识很广泛,为人很成熟。正宇的自由、耿直、说一不二的性格都让安易心动。每次和正宇一起回家,安易都很开心,开心到一向吃饭不开口的安易,话多到父母为之诧异。


<3>

就像《我的少女时代》中林真心说的,女生是很复杂的,没事就是有事,没关系就是有关系。

安易不知道,自己对正宇产生如此情愫,也或许,她知道,只是她不想承认,不敢承认。

一次放学,两人照常一同回家,正宇开玩笑似得对安易说:“我那群伙计啊,真有意思,我给你传纸条说一起走,他们以为我对你有意思呢。”

安易心里漏了一拍,到嘴边的话始终没有说出口,只是笑笑不语。

不久后升入高三,年级分班,两人没有分到一班,从此安易觉得似乎两人没有再一起回家的理由,能遇到便暗自庆幸。

有一次下大雪,安易一如往常去学校,走出家门没多久便远远听见有人喊自己,原来是正宇。

两人许久未见,安易莫名的心跳,正宇却没有一点生疏,一路上像个小麻雀,一直说着班里的趣事,谁和谁又打架了,谁又惹老师生气了,安易默默地听着,时不时的附和。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两人都神奇般的偶遇,安易也不知道是否是巧合,她只知道,自己每天都等着指针指向1点15分才准时从家出门。

可幸福是属于别人的,安易什么也没有。

一次偶然,安易看到正宇和一位女同学走在一起,并用手摸了摸那个女生的头。安易只是慢慢的跟着他们,不敢上前打招呼。因为她怕,她怕自己会哭,她怕他看到她的表情,她怕他知道她的心思。

自那之后,安易再也没有1点15分出过门,每次要么提前,要么推迟,即使遇见正宇,也只相视一笑,好像两人从未熟络过。

随着高考倒计时100天的到来,整个校园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每个高三学生脸上都写着“我很忙”,安易也将对正宇这份小心思埋藏在心里,从未向任何人提起,两人也渐渐失了联系。


<4>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多年后的一次同学聚会,两人再次相遇。他依旧阳光、健谈,只是比上学那会多了几分稳重。

饭桌上,同学们各自聊着自己的经历。正宇亦然,原来正宇在天津上了大学,毕业后为了深造自己的专业留学去了日本,刚刚回国。

酒足饭饱,同学们各自散去,安易也起身离开,走到路边正要打车,迎面而来一辆汽车,车窗摇下,原来是正宇。

“走吧,我送你回家。”

安易本想拒绝,可还未张口,手已不自觉地打开车门。

车上,许是正宇健谈,也许是自己确实有许多话要对正宇说,两人的话匣子从未断过。从上大学谈到工作,两人聊着自己的过往,似乎对方从未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

“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的那么近……”

广播中放起《小幸运》,两人默契的默默不语,安易不知道正宇在想什么,只知道恍惚间,似乎自己又回到高中时代,回到那个少女时代。

“不知道你记不记得我曾经告诉你,我伙计觉得我对你有意思,那时候,其实我真的喜欢你,就是怕,怕你不喜欢我,怕告诉你后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歌曲未完,正宇突然说道,“那时候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和你一起回家、一起上学。记得那时候我坐你后面,天天看你认真听讲,有时候你估计是熬夜了吧,下午上课明明困得不行了,还强装清醒,看着你我就想笑……”

一路上正宇说了很多,安易都听得清清楚楚,不想漏掉任何一个字。

到家后,正宇下车将安易送到楼下,准备上楼的安易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转身给了正宇一个拥抱,并在正宇耳边轻轻说道:“谢谢你,正宇!”


“为什么没有发现遇见了你,是生命最好的事情……”

我们总会在不同的阶段遇到不同的人,只是为了告诉我们存在的意义。

正宇之于安易,像硝烟,像战火,像门上茱萸,窗前月光。

即使不曾拥有,安易也感谢正宇,感谢青春有他,总不负少女一场。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