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

老话说,三搬当一烧,这样算来我们家被烧了好几次了。

记忆里最早的搬家的印象,是我还不满两岁的时候。那时候,爸妈在一个名字很美的小镇“岚山”教书。暑假过后就调动到另一所学校了。我记得发大水了,我爸妈一前一后抬着一张祖传八仙桌,我坐在桌子上面。跟爸妈们说起的时候,他们都说这事没发生过,可是在我的记忆里是那样清晰。而那张八仙桌也在好几次搬家以后流落到表姐的家里,现在还放在他们的客厅。

小时候一直住在学校院子里,就是这样还搬了好几次。爸妈偏好排在最边上的房子,往往一打开门,就是很大一片空地,小伙伴们都喜欢在我们门前玩。从一个大一居慢慢搬到两房加自己的小院,空间变大了,家里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了。

后面又搬了几次家,我应该都在念书,没有参与,记忆都不是很清晰。有一次刚搬完没多久,我爸说把我初中时候写的小说也搬过来了。现在想起来,是多么稚嫩的文笔,受琼瑶奶奶的影响是那么大,放现在就是一玛丽苏俘获高富帅,我只是生的太早了,要不也是一个打赏多多的写手。而这份底稿现在是找不到了。

再搬家就开始大量扔东西送东西了,老家的房子最近卖掉了,所有的家具电器都处理掉了。而在这之前我搬离美国的时候,光是捐东西给慈善机构就捐了一卡车,剩下的当时觉得是有纪念意义或是舍不得捐出去的又装了一个仓库,每月还得交几百块的租金。想当初我的家庭医生跟我说她搬离南卡都十多年了,还保留一个仓库呢。如今我的仓库也有6年了。

马上又要搬家了,这次搬的更远,从北京搬到旧金山。看着满满当当的三居室,不知道该从何下手。我妈已经发话了,一定要带上家里的床垫和她的缝纫机,而我确没有什么一定不能分离的东西,这是不是意味着我的心已经在一次又一次的搬家过程中越来越坚硬,断舍离的时代可以到来了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