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园诗话》学习与译注

卷二

五十五

原文

         余性不饮酒,又不喜唱曲,自惭窭人子。故音律一途,幼而失学。偶读桐城张文和公《元夕寄弟药斋》诗云:“亦知令节休虚度,其奈疏慵本性何?天与人间清净福,不能饮酒厌闻歌。”公为大学士文端公之子,一生富贵,而独缺东山丝竹之好,何耶?岂金星不入命之故耶?余亲家徐题客,健庵司寇孙也,五岁能拍板歌。见外祖京江张相国,相国爱之,抱置膝上。乳母在旁夸曰:“官官虽幼,竟能歌曲。”相国怫然曰:“真耶?”曰:“真也!”相国推而掷之,曰:“若果然,儿没出息矣!”两相国性情相似。后徐竟坎凛,为人司音乐,以诸生终。《自嘲》云:“文章声价由来贱,风月因缘到处新。”此语,题客亲为余言。

译注

         我生性不喝酒,又不喜欢唱歌,自我感觉作为穷人家的孩子而惭愧。所以对音律这一行道,从小就没有学习。偶尔读了桐城张文和公的《元夕寄弟药斋》诗:“亦知令节休虚度,其奈疏慵本性何?天与人间清净福,不能饮酒厌闻歌。”意思:也知道时间不能虚度,然而本性就疏慵懒散怎么办?天赐人间的清净之福,不能喝酒又厌恶听歌曲。张文和公是大学士张文端公的儿子,一生享尽荣华富贵,而唯独缺少对音乐丝竹的爱好,为什么?难道是命中不带金星的缘故吗?我的亲家徐题客,是司寇徐乾学的孙子,五岁能打着板子唱歌。去见外祖父张京江张玉书相国,张相国喜爱他,抱着他放在自己腿上。徐题客的乳母在旁边夸赞说:小官人虽然小,却能唱歌。张相国生气地说:真的?回答说:真的!张相国推开他扔在地上说:如果是真的这样子,此小儿将来没有出息啊!两相国(张廷玉和张玉书)性情相似。后来徐题客果然坎坷不顺,替人家料理些音乐丝竹的事,以诸生的身份终其一生。作《自嘲》诗:“文章声价由来贱,风月因缘到处新。”意思:文章名声身价从来低贱,风月场合因缘报应到处有新故事。这句话,徐题客亲口对我说的。

       张廷玉(1672年10月29日—1755年4月30日),字衡臣,号砚斋,安徽桐城人。清朝杰出政治家,大学士张英次子。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进士,改庶吉士,授检讨,入值南书房,进入权力中枢。康熙朝,官至刑部左侍郎,整饬吏治。雍正帝即位后,历任礼部尚书、户部尚书、吏部尚书,拜保和殿大学士(内阁首辅)、首席军机大臣等职,完善了军机处制度。乾隆帝即位后,君臣渐生嫌疑,晚景凄凉,致仕归家。乾隆二十年(1755年),卒于家中,年八十四,谥号“文和”,配享太庙,是整个清朝唯一一个配享太庙的汉臣。

       张玉书,字素存,号润浦,又称京江,明崇祯十五年六月二十六日出生于镇江。顺治十四年丁酉科举人,十八年辛丑科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开始踏入仕途。后授编修,充任日讲起居注官,接受康熙帝的询问。因其所答为帝赞赏,遂加詹事衔。康熙二十年,擢内阁学士,充经筵讲官。次年二月平定吴三桂叛乱后,康熙帝前往盛京祭陵,张玉书奉命随侍。不久升任礼部侍郎兼翰林院掌院学士。康熙二十三年,其父张九征谢世,奔丧回原籍服孝,康熙派内阁学士王鸿绪至邸赐奠。服孝满,擢任刑部尚书。其时,河道总督靳辅主持的治理黄河工程被人弹劾,并说靳辅与纳兰明珠结党营私,私分河银。康熙帝责成张玉书调查此事。他深入下层,多方取证核实,秉公陈奏,终于使靳辅治河功过得以澄清。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