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我是“强迫症+抑郁症”病人家属 (34)爸爸住院

【心理】我是“强迫症+抑郁症”病人家属 (34)爸爸住院_第1张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前一章|住院

目录|我是“强迫症+抑郁症”病人家属


【爸爸住院】

爸病了,虽不至于危及生命,但长年的压抑和疲惫,加上过年这次给爸爸的刺激,他还是病了。

在送走姐姐后,家里的一切都交给妈妈,哥哥就带着爸爸去看病了。

爸爸是公务员退休,自己有医保,在当地医院看病的话可以报销大半。但哥哥工作忙,没法陪着爸爸在老家看病,只能带他回自己工作的城市看病,一切自费。

直到今年,我才知道,异地的话可以挂急诊,也是可以报销的。那时候,大家心中无比忙乱,没人有那个心思去研究医保的政策。

哥哥在自己工作的城市找到一家不错的医院,又一次带爸爸做了全身检查。严重的问题还是来自于脑血管。

哥哥给爸爸办了入院手续,因为医院离哥哥家较近,在经历最初全天住院后,开始两头跑。爸爸只在扎点滴的时候去,扎完哥哥再把他送回自己家,然后哥哥去上班。

这么多年,爸爸居然没去过哥哥的小家,一次都没有。

他行动已不太利索,所以每天从医院回家,只是在屋子里坐着。嫂子怕侄子眼睛坏掉,家里连电视都没安。爸爸不会用智能手机,也没有带收音机去,每天一个人在家,只是听着时钟的滴答声,感受着时间的流逝。这样的空荡感对于一个担心女儿的老人来说非常不利,但哥哥嫂子工作忙,孩子要上学,哥哥也只能做到这样了。

爸爸感受着孤独,担心着姐姐,思绪纷乱。他没有力气出去走走,没有心情去晒晒太阳,就只是那样在沙发上孤单地坐着。

这一次看病,他不用跟姐请假,不用赶在天黑前回家,不用想着给姐看门,不用给姐买吃的。终于可以不用那么火急火燎地往家奔了。

就是回去,姐姐也已经不在家了。

对他来说,能安心地住回院,极度奢侈。但这份安心也只是相对的。

他在医院里调理了好一阵子才最终出院。他的身体有了病灶,无所谓痊愈,只是会比以前好一点而已。

爸爸终于有了自由,他可以想几点起就几点起,想几点睡就几点睡,想出去看看老朋友就出去看看,想去自己的弟弟家吃点饭、话话家常也随便。

但他却并不快乐。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依照姐姐的要求为她打点一切,照顾她,呵护她。姐姐这一入院,他突然失掉了生活的方向感,疲惫至极,完全没了力气。

每天除了扎针吃药,唯一做的就是担心姐姐。

起初,姑姑经常去看姐姐,姑姑对姐姐说:你爸病了,特别严重,去市里看病了,你在住院,你爸也住院了,他没法照顾你了。

姑姑说:你好好养病,好好配合医生治疗,治好了咱们还要嫁人呢。到时候,再找个工作,像你小妹一样,多好。

姑姑说:你爸岁数大了,等你治好了,你爸的养老可就得你负责了。

姑姑说:你看现在大家都爱玩手机,等你出院了,让你家也给你买一个,这玩意可好玩了。(姐姐不接触新事物,我曾说要给她买,她说她害怕,不敢用。)

必须承认,在姐姐入院的初期,姑姑做了许多家人该做的事情。经常去帮姐姐洗洗头,整理整理床铺,三天两头去看望,做姐姐的心理疏导。我离得远,又刻意逃避,是做不到的;哥哥在照顾爸爸,且工作繁忙,也做不到;姐姐恨妈妈,不见妈妈,妈妈只在幕后,做很多事,但也无法去看她;爸爸在生病,也不行。

家人每每去看姐姐,跟爸爸讲述姐姐在医院的情况,好的我们会着力渲染,不好的我们尽量少说。每次听到姐姐的状态好些,爸都会开心地笑笑,然后如姐姐一般多次确认。多确认一次,仿佛担心就会少一分。

但他自己没去看过姐姐,我们家人也不建议他去看。若果真见到时,姐姐一定会痛哭着求爸接她回来,那姐姐的这次治疗就宣告失败了,我们好不容易下的决心就都白下了。爸爸熬不住姐姐的要求,自她病后,爸从未违拗过她。姐姐如果求他,他一定会答应的。

身体稍好些时,爸多次去姐姐的医院。但只是去找医生问情况,姐姐并不知情。

姐姐在身边时,爸日夜操劳;姐姐不在身边时,他日夜担心。

他把自己钉在十字架上,心里戴上镣铐,不论姐姐在与不在,他都不允许自己幸福地活着。他想:女儿在受苦,我哪有资格幸福?

就像我想的:爸妈在受苦,我又如何幸福?

于是,他的心永远是游离的,他如我一般感觉不到现世的美好,一颗心总是悬着,时刻担心姐姐,担心到精神继续消沉。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