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冬日飞临之金翅雀

文字:若木菡

摄影:庄生晓M

认识这个活泼、可爱的小家伙完全不是有意的,就像初识普通翠鸟和红嘴蓝鹊一样,是他们自己飞入了我的镜头。

初识冬日飞临之金翅雀_第1张图片
摄影庄生晓M


去冬刚学观鸟不久,一个周末的午后,冬日暖融融的阳光照耀着大地,山林更显凋敝、萧索,各种灌木早已枯萎,蒿草更是焦黄萎地,就连常绿桉树与柏树也似快进入冬眠,苍绿的密叶无精打采。我抱着望远镜沿着一条很少行车的公路边走边寻鸟。左边是浅浅的麦苗,右边山坡上是稀疏的树林,林中掩映着一块块刚整理出来的土地和相隔很远的人家。

突然,前面路边光秃秃的黄荆枝条上站着一只我从未见过的鸟儿,是金翅雀!美丽的金翅雀!他翅膀上那抹鲜艳的黄色太醒目了,那是他作为“金”翅雀的标志;他的整个翅膀美极了,就像一首流动的小夜曲,那贴着下背的每一根覆羽外沿都是浅白色与黑色相间着,一层一层地向黑色的尾羽滑下,律动而韵美;翅下的背部与尾根亦呈鲜黄色,只是栖息着的时候完全被翅膀覆住了,当他飞翔时,这黄色呼应着翅上展开的大片黄色,在蓝天下是多么美啊!

他那灰绿色的头部犹似少女头上一帘瀑布也似的秀发倾泻而下,直至颈部;褐色的上背犹如少年披着一袭华美的披风;就连黄绿色的腹部也那么吸人眼球。

他那又短又粗、极富特色的淡红色嘴唇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泽。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初识冬日飞临之金翅雀_第2张图片
摄影庄生晓M


他停在树枝上,很安静,像斑鸠一样。你要看,就让你看个够呗,只可惜他太小,我又不敢得寸进尺太多,只能一点一点的往前侵。我清楚地看见他黄绿色的腹部正中有一条深深的羽沟,就像非洲大裂谷纵贯整个非洲大陆。他的尾下臀部也是醉人的鲜黄色,尾羽则过度成了灰黄色。

他在树枝上走起路来就像鹦鹉那般极快地平行滑动,又滑稽又可爱。他那样子真有点像缩小版的鹦鹉。

我这才看清他们是一大群,应该有几十只吧,地上、桉树上、灌丛上和早已折断的蒿草上,到处都是。有的在地上啄食草籽、小麦、油菜等植物种子,有的在黄荆枝条上啄食黄荆籽(后来知道他们还爱吃其他植物的果实),有的东张西望,有的梳理羽毛,有的安静地呆在树枝上不知在想什么心事,有的望着远方发呆。

初识冬日飞临之金翅雀_第3张图片
摄影庄生晓M


我悄悄地向前靠近又靠近,这里只有我和他们,雪太郎——我家的中华田园犬在前面等我,每次我出来观鸟,它都一路陪着,它总是一路向前,走远了,发现主人没跟上,马上又返回找我,看见我正在悄无声息地观鸟,它就安心而不动声色地站在原地等我。其他鸟儿的叽喳声已消失不见,此时此刻,我只想把他们看得清楚一点、再清楚一点。

终于,一只正在地上啄食的金翅雀转过头来赫然发现了后面的“庞然大物”,“蛐”地一声惊叫,“嗖”地一下子飞到桉树上去了。灌丛上面是一大片桉树林,这些桉树又高又密,灰绿色的叶子在树顶上更显茂密,受到惊吓的鸟儿们藏在这些树叶之间,一只也看不见了。

第二天上午,我又去那里看他们。我悄悄地向目标靠近,可是,已经到了灌丛的面前也没有一只金翅雀的影子,只听见细细的、小小的蝈蝈似的鸣叫从树上传来,抬头一望,才看见那些小小的身影在树枝间剑一般的“嗖”射过来,又“嗖”的射过去,极是活泼,极是好动。只有一只飞到了离我很近的树枝上栖息着,我还来不及看清,他很快就射到另一棵更高的树上去了。

初识冬日飞临之金翅雀_第4张图片
摄影庄生晓M


他们这样爱在桉树上活动,以至于我以为他们只喜欢桉树,第二个周末,我又去那里寻找,结果却再也没在那里看见过他们了。后来,在水边的大树上,电线上,树林里,特别是富乐山公园里,到处都能看见他们大群的身影以及细声细气的蛐蛐声。

作为小型雀形目(13厘米)的林鸟,他们只喜欢栖息于西伯利亚东南部、蒙古、日本、中国东部及越南的灌丛、旷野、人工林、园林及林缘地带,最高可上至2400米,从不到城市里生活。看来,他们也只喜欢广阔的乡野和林间清新的空气。

初识冬日飞临之金翅雀_第5张图片
摄影庄生晓M


金翅雀,亦是我们一年四季都能看见的留鸟。筑巢于针叶林、阔叶林和竹丛中,巢成碗状。夫妻分工明确,鸟爸爸负责收集、运输材料,鸟妈妈负责建造,一星期完成。一年可繁殖2—3窝,每窝4—5枚卵,夫妻共同孵育幼雏。

     2017年4月7日

参考资料:《中国野生鸟类手册》;

《西羌神韵—绵阳野鸟》王昌大编著、摄影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