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断

《喜乐的香槟》里讲到判断,这对我来说实在是一个很困难的功课。要有正确的判断,何其不易呢?

我常在忙碌中不知道放手,也在厌弃照片后仍在延续着颓废的生活方式。或者不知,或者不肯,或者举棋不定,我仍然在判断中模糊,在模糊中埋没了判断的动力。

只是上帝永不耽延。

在我婚姻失败不得不独立出行时,我总是哭着,埋怨着,伤心地自我疗伤,不愿意走出去。在回家和看孩子的逼迫中,我这个超级路痴不得不独自徘徊在陌生的火车中转站里,迷茫地寻找着下一趟火车。经历过许多次夜半求宿、失窃、露宿火车站,我终于在满满的泪水中知道了何时该出发。

我也曾在焦虑中拼命的服侍,想用忙碌的稻草填补心灵死亡的恐惧。只是每一次我在黑夜中划下自己活着的痕迹,撒旦就在我的脸上心里吹口死亡的气息。上帝必不让我如此。我便病倒,不得不休息。

当我不愿意作出判断的时候,上帝就替我做出了判断。

省视我余下的岁月,如迷雾般空白。在明丽的蓝天白云下,我该如何走我的人生路呢?我仍然记得小时候被同学们欺负的样子,他们大喊着:“石滚,推一下,滚一下!”在他们的哄笑中,我咽着屈辱的泪水。

如今,我不正过着石滚般的日子吗?在上帝的鞭子中不情愿地滚动。我该如何拥有主动的生命,在主动的判断中主动的行出来?

所幸我生活在有主爱的阳光里,只要在七彩的阳光里静静地聆听,用密密的反省编织理性的网,上帝定会把智慧的判断放在我们的心里,又给我们披上瑰丽的彩衣,让我们在欢笑中自由呼吸,装点出自然美丽的风景。

判断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