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在别的男人面前把自己灌醉

别在别的男人面前把自己灌醉_第1张图片

“张西,你跟你妈一样都有精神病是吧?”冯渺渺气不过,抄起床上的枕头就朝男朋友张西砸了过去。

“冯渺渺,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们俩吵架不要骂对方的父母。”张西身手敏捷的一把接住冯渺渺砸向自己的枕头并顺势仍在了地板上。

“我就骂了怎么的吧?我有说错吗?你妈不是精神病吗?”

冯渺渺就是这样,明明知道张西介意别人说他妈,可每次两人一发生争吵冯渺渺准提张西他妈。因为人在吵架的时候,嘴巴就不受大脑控制的想去揭人家的短,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对方痛苦,而对方越是痛苦自己心里就越是痛快。

“冯渺渺,你,你。。。。。。”张西气得浑身颤抖的用手指着冯渺渺,他想说点什么,也许是想骂她点什么,可最终他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两人5年的感情他真的说不出伤她的话。

“每次都这样,有劲没劲啊?”话一说完,冯渺渺就冲向张西,后者以为自己的女朋友又会像以前一样跑过来抓他的脸揪他的头发,可没想到冯渺渺直接越过他打开了衣柜门,拉出行李箱开始收拾起衣服来。

张西就这么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冯渺渺把她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往行李箱里放。

“我们冷静冷静吧,我先搬出去住。”冯渺渺甩下这句话就走了。

张西在冯渺渺走后半天都没缓过来,他觉得今日这事明明就是冯渺渺的错啊,怎么她还离家出走了?

下楼后,冯渺渺就走到了街道对面的公示栏前,这个公示栏上什么都有,什么招聘啊,出租门市啊,住房出租啊,就连找对象的都有,反正就是各类小广告的聚集地。冯渺渺东看西看的总算是找到了一家离自己工作地方近的房源。

快速的掏出手机给对方打过去,很幸运,房子还没租出去。约好房主看房后,冯渺渺就打了个车到租房的小区。房主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女人,对人很热情。

房子是个两居室的,听房主说另一间已经租出去了,房子很敞亮,收拾得也干净,房间里东西也很齐全,冯渺渺问了价格也还算合理,当即就租了下来。

中年女人看见冯渺渺这么爽快自是很高兴,两人把合同签了,冯渺渺先付了3个月的房租,她已经想好了要是房子到期张西还不来跟自己道歉的话,那她就再续签一年的合同再也不等他了,彻底跟他拜拜。

晚上,冯渺渺出去吃了个晚饭,正卷在床上玩手机,突然听到对面的出租屋开门的声音,心想着定是另一个租客回来了,冯渺渺走出房间准备去打个招呼,毕竟住在同一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是搞好关系比较好。

冯渺渺刚一走出房间就看见一个男人正在开另一间的房门,吓得冯渺渺连忙转身跑进了自己房间。

“怎么会是个男的?另一个房间里怎么会住的一个男人?”冯渺渺自言自语到。

想了半天,冯渺渺决定打电话给房主问个清楚。

“喂,姐,你能告诉我另一个房间住的是什么人吗?”冯渺渺小心翼翼的问到,她多希望刚刚那是自己的错觉。

“哦,是个在附近公司上班的小伙子啊。”

“大姐,你怎么也没告诉我一声对面租的个男的啊?你觉得你把两个房间租给两个单身男女好吗?有你这样的吗?”冯渺渺觉得哪怕是对方有个女朋友一起住也好啊,可偏偏是个单身狗,整个房间就一个厕所,冲凉什么的都在里边,这孤男寡女的真是越想越觉得不方便。

“姑娘啊,你不是也没问我对面的是男是女吗?哦~你现在怪我了。你怪得着吗?”这翻脸速度冯渺渺算是领教了,她真不知道下午自己脑袋是进了多少水才会觉得这个中年女人还不错的。

冯渺渺也懒得跟她再争论了,因为她知道自己争也争不过,毕竟合同签了,钱也给了,她只能认栽。

后面的日子,冯渺渺跟对门的那个租客倒也碰了几次面,但两人也都是彼此打个招呼就各自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天,冯渺渺下班比较早,就去买了菜准备自己做饭。以前跟张西在一起时,冯渺渺也经常做饭,想到张西,她就气不打一处来,除了刚出来的那天张西给她发了条短信让她回去外,在那之后张西就再也没有跟她联系过了。

简单的做了几个菜,刚准备吃对门的那个男租客就回来了。

“今天自己做的饭啊?”男人微笑着跟冯渺渺打着招呼。

“嗯,简单做了点,你吃了吗?要不要吃点?”

“不了,我吃过了,谢谢!”

后来,冯渺渺只要有时间就自己回家做饭,也会经常遇到男租客回来,时间长了两人也算熟悉了,冯渺渺知道他叫王伟。王伟是四川人,有个上海本地的女朋友,两人是大学同学,在上海奋斗了几年后,两人打算结婚,王伟的父母把所有积蓄都拿了出来给他付了婚房的首付,可丈母娘说要结婚最少要给十万块彩礼,王伟觉得丈母娘是在故意为难自己,可偏偏女朋友帮着他妈妈说话,一点都不为王伟考虑。就因为这事,他跟女朋友吵了一架就搬了出来。

冯渺渺觉得王伟人还不错,彬彬有礼,长相也斯文。

四月十五是冯渺渺的生日,一整天她都魂不守舍的,动不动就看手机,她盼着张西能记得自己的生日,盼着张西能突然出现在办公楼下给她一个惊喜,可是她盼了一整天连张西的一个短信都没盼到。下班后,冯渺渺跟往常一样去超市买了菜,她还特意买了一瓶红酒跟蛋糕,她觉得哪怕是自己一个人过生日她也要把它过得“轰轰烈烈”。

冯渺渺忙活了半天,待她把饭菜全都摆上桌时,王伟开门回来了。

“诶,你今天生日啊?”王伟一进屋便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蛋糕。

“啊?对手。你吃了吗?要不过来一起吃点?”刚开始对王伟的邀请可能是出于客气,可问完后,冯渺渺突然打心底里希望王伟能答应,也许是不想一个人过生日吧,那样她会觉得自己特别孤单。

“不了,不了,你肯定还有朋友会来给你过生日吧。我在反而会打扰你们。”王伟想当然的以为过生日有朋友陪着是天经地义的。

“呵呵~~如果我说就我一个人过,你会不会觉得很悲凉啊?”冯渺渺自嘲的笑了笑,王伟估计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听了冯渺渺的话愣是连句安慰的话都没说出来。“坐下来吃吧,反正我菜做得多。”

王伟也没好意思在推迟,只得走到餐桌前拉开凳子坐下。

两人刚开始还没怎么说话,后来喝了点酒话匣子也就打开了,你一言我一语的东聊西聊,桌上的菜没见二人吃多少,可一瓶红酒却被喝了个底朝天。

可能是喝醉了,冯渺渺开始趴在桌上用手指着王伟哭诉:“你说,我男朋友是不是巴不得我离开?他是不是早就厌烦我了?我自己主动走肯定正合他意吧?男的都没有好东西”

“诶~~你不能这么说啊,我觉得我就是好男人,可现在女的不喜欢好男人,她们喜欢钱,在她们心里有钱的就是好男人。我就是个穷光蛋。”这王伟也比冯渺渺清醒不了多少,醉了也开始满嘴的抱怨。

“不跟你说了,我头晕,得去躺会儿。”说罢,冯渺渺就双手撑着桌子起身,然后就踉踉跄跄的开始往卧室走。

嘀嘀嘀......闹钟的声音打破了早晨的宁静,冯渺渺一边艰难的睁开自己的眼睛一边伸手去关闹钟,好不容易把这烦人的吵闹声给关掉。冯渺渺准备起身下床,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穿衣服,身体与床单那真实的触感告诉她:此刻她正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

转头看向身旁没有悬念的躺着一个男人,再仔细看了看,这个男人竟是王伟。

“啊!!!”的一声尖叫,冯渺渺气急败坏的爬起来一脚把王伟踹下了床“你怎么在我床上?”

王伟起身揉了揉被踹了的腰,一脸的茫然,他惊慌失措的看了看全身赤裸的自己,在看了看床上的冯渺渺。

“我,我不知道啊?”王伟盯着冯渺渺裹在身上的被子,在环视了一圈房间“这不是我的房间吗?”

听了王伟的话,冯渺渺才发现这确实不是她自己的房间,但两人都一丝不挂的,不管在谁的房间,冯渺渺觉得自己的被眼前的这个男人占便宜了这都是事实,想到这里的冯渺渺是越想越委屈,带着哭腔问道王伟“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嗨,你别哭啊。我真不记得怎么回事了,我就知道昨天你过生日,然后我们一起喝了很多酒,再然后我就不记得了。”

什么叫不记得了啊?感情自己跟他糊里糊涂的就这么了?冯渺渺虽然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可她对待感情可是很专一的,在一段感情结束前她是绝对不会做出背叛对方的事情的。她现在唯一想到的就是太对不起男朋友张西了。

“那个,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我可以对你负责的。”王伟吞吞吐吐的说完这句话,眼睛就紧盯着冯渺渺想看看她的反应。

“鬼才要你负责呐?我告诉你昨晚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出去,我要穿衣服。”

王伟听话的走了出去,还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也许是不想在王伟的房间多呆吧,没过一会儿,冯渺渺就穿戴整齐走了出来。开门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王伟,冯渺渺则身避开他,然后径直进了自己的房间。

进屋刚一坐下,冯渺渺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张西的电话,看着手中的手机,她不敢接电话,因为这个电话让冯渺渺有一种被张西捉奸在床的慌张感。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现的名字,冯渺渺嚎啕大哭起来。也不知哭了多久,她听见门外传来关门的声音,她知道一定是王伟出去了。

打电话去公司请了病假后,冯渺渺洗了她有生以来最长时间的一个澡,可再怎么洗他的脑袋里还是跟浆糊似的一团糟,最后她得出个结论:她跟王伟纯粹是酒后轮性,她觉得这事不能完全怪王伟。

打开手机,上面有三个未接来电全是张西打的,还有条短信“渺渺,我妈病情加重了,最近我都在照顾她,所以没有跟你联系,你可以原谅我吗?回来吧!我不能没有你!”

看了这条短信,冯渺渺疯了似的开始收拾行李,她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她要回去,回到张西身边,一刻一秒都不想耽搁,因为张西说不能没有她。

冯渺渺回到自己跟张西共同租的房子里,张西在公司还没回家。接下来就是一通忙活,她把张西丢在家里的脏衣服洗了,把屋子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见时间还早,她又去买了好多张西爱吃的菜。晚上张西回到家时,看见满桌子的菜,冯渺渺就坐在桌子边等他。就在吃时冯渺渺也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张西,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彼此,然后笑了。

“别傻站着了,洗手吃饭。”

“好!”

一个“好”字张西回答得特别有力,算是一种对这个跟他在一起5年的女人的肯定,也是他在心底认定了这个女人一辈子。

时间过得很快,冯渺渺搬回去已经一年了,因为今天又是她的生日,张西早早的下班在冯渺渺的公司楼下等她说是要带她出去吃饭。

“渺渺,听说尚阳百货的四楼有家特别好吃的西餐厅,我们今天就去那里吃饭怎么样?”

“听你的。”

“今天是你的生日,当然得你喜欢才行啊。”不知怎么的张西觉得自己的女友自一年前赌气出去一趟整个人都变了,变温柔了,变得善解人意了,张西喜欢这样的冯渺渺。

张西两人一路有说有笑的,两人谁都没有发现正在一楼陪老婆购物的王伟正看着他们,张伟看着那个阳光下开心得大笑的女人,回想起一年前的那个夜晚。

那天冯渺渺是喝醉了,可王伟没有。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