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里·乡亲·乡情【原创】__________又名《逃离喧嚣 回家十天》

    图 文/亦珺­

乡里·乡亲·乡情【原创】__________又名《逃离喧嚣 回家十天》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第一天)­                                                                                            一­

        那天,回老家经过村头李大娘的家,她在喂鸡喂鸭,她的孙子调皮,想抓鸡鸭玩,结果把鸡鸭吓得满院飞跑,老大娘气得骂着想抓住孙子打他屁股,可老人家追不上小调皮蛋。­

        正想跟老人家打个招呼,她的儿子和媳妇从屋里走了出来。­

        她儿子对她媳妇说:“我走了,带你一起进城去,去不去?”­

      “算了吧!家里有老有少,我留下来帮你守好我们的家,农忙时记得回来帮一下。”媳妇笑呵呵的说。­

      我犹豫着要不要打个招呼,愣了一会儿,看着他们走出去走远了。­

      “哦,你是老五家的闺女吧?”大娘出来问。­

      “哦、哦,是的。大娘你身子还这么硬朗,好久不见还是老样子,一点不显老。”我回过神来,赶紧应道。­

      “不行咯,老了,农活都干不了咯。”大娘乐呵呵的叹说。“进来坐会儿吧,陪大娘聊聊”。­

        “不了,先回家看看我爸妈。”我边说边从行李包里掏出一盒点心递过去,“大娘,你尝尝。”­

        “有心了,还是拿回去给你爸妈吧。”大娘边接边说:“你爸好像干活去了,不在家,你妈在商店。回去好好劝劝你爸,六十几岁的人了,拿哪么高的退休金,家里开着店还有商铺出租,没必要再去种地。”­

      “ 哦,是吗?好的。”我应道。­                                                                  ­                                                                        二­

      “老妈,我回来了。”我大嚷着走进店里时,妈妈正和几个邻居在聊天。­

      “回来就回来呗,大呼小叫的,都老大不小了,还是死性子,没个大人样。”妈妈满脸笑意地嗔道。­

      “老啥,我八十岁站你跟前还是你的孩子,嫂嫂、婶婶们,你们说是不是?”我将行李放沙发上,嬉皮笑脸的打哈哈。­

      “一年多没回来,模样变了,就嘴巴没变。”叔婆拍了一下我屁股。她就爱拍我屁股,从我有记忆起就这样,都给她养成习惯了,早该反抗她,现在说啥也晚了。­

      “就是,白了、胖了,变靓了,就是这嘻哩哈啦的大嘴巴没变。”七婶盯着我的脸说。­

      “怎么还是一个人回来?还没找着对象啊?”二嫂满脸好奇的问。­

      怕啥来啥!我皱了一下眉赶紧笑呵呵地瞎掰道:“就是,我这张讨人厌的臭嘴,把男人都给吓跑完了,你外家有没有合适的,帮我介绍个喂。”­

      “你书读得多,在大城市里见识广,乡下人哪有入得你眼的,我是关心你,你却拿我开玩笑,真是的!”二嫂有点不高兴。­

      “嫂子,别气,开开玩笑,乐呵乐呵。”我赔笑脸。­

      “妈,我带了些好吃的,在包包里,你帮我拿给大家,我老爸呢?”这种场合,赶紧撤为妙。­

      “你爸那贱骨头,你哥叫他去帮忙不去,偏要整天去刨泥巴,这会儿可能在对面山坡种花生。”老妈子有点不满,嘟嚷着告诉我。­

      “那我帮老爸去,好让他快点回来。家里还有没有锋利点的铁铲?”我说。­

      “你这孩子,真是随了你老爸的根,坐了大半天的车,就不知道饿,不知到累啊?!”妈妈摇头叹气道。­

      “我下车后,在县城吃了一大碗凉拌粉,好吃极了,外面的就是弄不出咱家乡这么好吃的味道来。”我吧唧着嘴巴说。­

      “哪你有没有去你哥那?”­

      “没,想你们了,填饱肚子就赶紧搭车回来。”­

      “想还这么久才回来一次?没良心的。”­

      “我怕你逼我嫁人。”­

      “你都二十五、六了,还小啊?你看看,村上跟你一起长大的,还有谁没嫁?七婶家的燕子和你同年,人家小孩都可以打酱油咯。”妈越说越不高兴。­

      再不走老妈的啰嗦炮弹非把我的耳膜轰穿不可,赶紧进里屋找工具劳动去。

                              三­

        走在熟悉的乡间小路,闻着芬芳的泥土气息,看刚插下去的秧苗在阳光下冲我摇头晃脑,大城市里那种让人窒息的压郁和紧张感被我彻底的抛在了脑后。采几朵野花,放在鼻子,使劲的闻着那很熟悉又很遥远的味道,我忘掉了那些不愉快和烦恼,想起了儿时那个野丫头般的我,我忍不住浅笑。­

          一路上,偶尔碰见些乡里邻居,我热情地跟他(她)打着招呼,他(她)都说好久不见,你变了。可我觉得自己没变,一切都那么亲切那么熟悉,其实我从不曾远离,至少我的心不曾离开这熟悉的土地,梦里常在这里跑着、跳着、欢笑着。­

          再过一条河就快到了,我脱掉鞋子,卷起裤腿,下了水。清澈的河水浸泡和冲洗着我的脚,痒痒的、凉滋滋的,好舒服。我放下铁铲,我掬起河水轻轻嘬了一小口,呸,赶紧吐,怎么是这味?儿时清甜的河水怎么变得又涩又腥。水还是那么清那么凉,但仔细看,河底原来那厚厚的沙石不见了,游动的小鱼小虾也不见了,河底沉淀着厚厚的淤泥和枯叶。我叹了一口气,拿好东西赶紧过河。­

        爬上山坡,坡顶很平整很宽阔,是细细的沙土,非常适合种植瓜、豆和薯类,有不少人在劳作。仔细看看,好奇怪,都是些老人小孩,有些老人背驼得都下巴快碰上膝盖了还在挖着土,种着农作物,而有些小孩才一两岁在玩着沙土或调皮捣蛋着。想想,刚才在路上碰见的好像也没什么年轻人。­    ­

                              四­

        老爸看到我时,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我笑嘻嘻地说:“爸爸,别揉了,是我,是你女儿小灵。”­

      “ 回来不在家好好歇着,跑来这干啥?”­

      “想你呗,再说久不摸泥巴,手痒,所有我就跑来了。”­

      “那就别走了。”­

      “我想啊!可我怕你脸上挂不住,到时大家都笑你,说你养个女儿白读那么多书,跟个文盲一样面朝黄土背朝蓝天侍候泥巴。”­

        “臭丫头,连你老爸你也消遣,我看你欠揍。”­

        “姑姑。”­

        “哟,是你这小鬼,想姑姑没?姑姑给你买了特棒的遥控赛车,呆会回家拿给你。”刚顾着和老爸说话,没注意到小侄子也在。这小家伙一年多没见,长高了,结实了,不过也黑了不少。­

        小家伙点点头,歪着脑袋冲我调皮狡黠的笑。­

        “爸爸,干嘛这坡地上都是些老人在干活?”我边翻地边问。­

        “唉!”爸爸长长的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现在的年青人都进城打工去了,中年人不进城的也四处流动帮人建房子,家中就剩下老人了,爱侍候这片土地的也就只有我们这帮老家伙咯!你看看,那些长满荒草的就是家里已经没老人或老人实在是已经干不了的。现在,坡地和水田长草的是越来越多,真不知道,等我们这帮老家伙都走了,这片养育你们的土地会变成啥样?!”­

        抬眼看看,还真是,我的心顿时也像瞬间长草了似的有种荒凉感。 

乡里·乡亲·乡情【原创】__________又名《逃离喧嚣 回家十天》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未完待续)­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