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呐

我以为,“嗯呐”这个词,是在和我认识、聊天到相互淡忘之后,你身上仅存留我的影子的一个标志。但,就在刚刚看了你所有的留言动态之后,我才明白,“嗯呐”其所赋予的特殊意义,只对于我而言。

偶然中发现了,刚好无聊就下载来解闷。又恰巧,看见了你的文。马頔的《傲寒》,让我深深爱上,也因为这个,我在你的文章发了评论。你也回复了。还记得那时候,我一上来就想给你起一个外号叫搁浅,基于你的名字。你并没有接受,我也就不了了之了。和普通的简友一样,看了你的名字以为是个小姐姐,聊了之后才知道你不是。之后就像普通人一样,关注了一个人,就会看看他的东西。你写了很多不同类型的文,唯独我喜欢的,就是叙述情感的文章。

之后的之后,我们也就依靠零星的评论来互动。恰巧那时我心情不好,只有这样,懒懒的我才会想要通过敲打文字来诉说我的故事。在简单层面上的了解,你好像对写文很有经验,在也有些知名度。写好文章就立马告诉你,还有等着你的评论。毕竟在里,没有任何人在关注着我。看了我的文,你说:“这里没有你的朋友,你可以放心去表达情感”。这句话真的很暖心。通过评论,你叫我X丫头,我叫你XX哥。

再之后,我就淡忘了这一东西。我是一个只有情绪不好时才会想着来记录一下为什么不开心的人,毕竟不开心的时候不会很多。伴随着快乐,我也就将抛之脑后了。你,也因此淡忘于我的记忆之中。

半年后,也就是17年4月,因为心情不好,我又上了。在简信中看到了你的留言,我也就回复了。隔了一天,你也回复了,说是你半年前的留言,我看了看时间节点,的确,这之中,隔了半年。再过了一天,你简信里说想要加我的微信,起初软磨硬泡,我还是没有给你。再聊着,我们就在微信聊了。因为个人原因,我对你防备心极强。一切一切只是作为网友,灵魂伴侣。那天晚上,我们聊了通宵,也不知道聊了什么,就到了早晨8点,你还夸我手机电量很给力。彼此妥协以后也就各自去休息了。那天我就睡了两个半小时,10点多就下床了。你是中午12点多给我的消息。

那几天,我就手机不离手。你还因此说我是网瘾少女。总叫我出去走走,别总玩手机。我也没勇气说出自己的原因,然后就乖乖说自己出去了,其实,我一直看着手机。睡觉也手机握着手机,怕影响舍友还将提示音调成震动,这样你给我信息我就能知道。刚好那段时间是五一,你不用上班,还有因为你的小手术,你需要养伤。就这样,我们彼此聊着。你的细水长流让我感觉到心脏在跳动。很喜欢。偶然中你还说你朋友夸你会撩人,我也就当作笑话听听。

自己各种戒备心让你感到不适,可你还是让着我。叫我语音,我也不肯。你用语音给我读了一篇文,说叫我也读一下。不知怎么的,我也就语音说:“这样语音很尴尬”。就这么简短的一句,你颇多不满。说我普通话不标准,平翘舌不分。其实我还知道,我语音说话很像男生呢!就这样,你,好像,就开始放弃了。你不聊天了,就睡前形式说了句早睡。起初我强迫自己不能那么想,再,你就连睡前形式一下都没有了。我问了你还不承认,我也就假装自己大度,没有去和你较真吵架。不过,很快,你就说了那句我预想的话。就这样,我又假装自己很有气魄很懂事,没有和你说任何一句挽留的话语,回复“很高兴短暂的认识你”!就这样,我叫你换的头像你又变成了原来的那张。那时候竟然可笑得说服自己,心想还好防备心强,没有损失什么。可是我总用你陪我聊了通宵这件事情来推翻我对你的恶意。心中想了很多你的目的,然后又一个个推翻。好无趣。

嗯呐_第1张图片

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就变成了对于任何东西都可有可无的模样。这样的态度,让自己不会有太多负担。总以为毒舌是一种酷到不行的表现,对谁都一样。当认真思考话语的实际意义后,觉得和自己想表达的截然不同。

嗯呐_第2张图片
音乐APP 告诉我有一天我听了39遍的《傲寒》。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