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末的夜·失眠日记

听着窗外的风声却是睡不着。对着墙一直咳嗽不止,想忍着不愿打扰室友睡觉却没办法忍住,只能说一声抱歉。

已经快一周了。躺在床上咳得后腰疼最后从朋友那儿抢了几贴膏药。脆弱得要死,像一条废狗,

记忆中只有三年前胃肠感冒有过这么难受的经历。那时候的室友真是令人怀念,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凯歌真是个中国好室友。情不自禁回忆起了过去,那是我忽然泛起了想念的旧时光。走在开满玉兰花的路上,看着人来人往。那时候从北院走到南院要30分钟,那时候总不愿意在南院的食堂吃饭,那时候会逃课打球上网,那时候会在宿舍里拿着双截棍挨个宿舍敲门装13然后被虐,那时候心情好了或者心情低落找哥们小摊或者买酒回来喝点,那时候偶尔闲谈还会说起哪个系哪个女孩子真漂亮……那个时候真好。

就好像一觉醒来做了一个美梦。

现在没有了凯歌喊我一起吃饭;喊我干仗上网的二哥大贺哥六哥斗哥等十来个兄弟也都各奔天涯,辽师外院第一男团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解散了。还有你,最后连道别都没来得及,也许我的漫不经心早就让你的小鹿乱撞撞死在了我身上。现在还能想起六月十九号的晚上,我大学生涯的最后一刻。到了最后的瞬间我才发现,我最无聊最厌倦的大学时光竟然让我如此的心心念念难以释怀。

迁客骚人,多易伤春悲秋。我也不例外,尽管是个考试专用铅笔型号的青年,也总会偶尔想起往事而叹。

有过后悔和遗憾,也有过喜悦与欢乐;经历过背叛,也伤过人心;坚持了一些,也放弃过很多。我于芸芸众生而言只是沧海一粟,可我的经历却足够精彩得独一无二。然,谁有没有故事呢?

咳死我了。该死的,气得我直跳脚。也不是跟谁生气,只是气这个病来得不是时候。这种感觉太令人讨厌。国内的药和俄罗斯的药吃了个遍,总算有点起色了。

在这边其实也不孤独,我的生活过得舒心。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可以自己赚生活费,也能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

也许一个成熟的男人应该是少言寡语的。而我却一直是一个喋喋不休的吵闹的大男孩,不愿把一切尽压在心底。我会因为一本书全神贯注,会因为一个笑话开怀大笑,会因为切菜切到手痛得龇牙咧嘴,也会因为一碗冰糖雪梨而感动得差点流泪。我一直想做的不过是一个真实的自己,仅此而已。可能总有一天,我也会变得沉默不语,用世俗的眼光看这个现实的世界。

忽然想起近十年前十五六岁时,正年轻气盛。总跟父亲对着干,然后父子冷战。后来想想,自己也真够幼稚的。其实父母也很不容易,多理解理解他们有那么难吗?后来想通了,再也没跟父母吵过架。可能这是长大了,而并不是成熟。后来十九岁失恋了,我打电话给母亲哭着说我不想念大学了我想回家。她怎么问我我也不说,然后母亲着急地想连夜赶过来看我。那时发现,真的太不成熟了。从那之后,我依旧嘻嘻哈哈,再也没有任何事能够打击到我让我伤心。有什么事我都自己抗下,只是不愿再让爱你的人为你牵挂。直到现在。也许再过几年之后我也会变成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吧,然后孤独地望着这个世界。

不知不觉絮絮叨叨了这么多,可能大概因为生病了就忍不住废话。希望自己能快点好起来,一切步入正轨。晚安。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