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洗手的女儿,我该拿你怎么办?

愁绪难平的母亲

菲菲的母亲在接待室里等了很久。等李青的上一个来访者走了后,赶紧进来了。菲菲的母亲告诉李青,菲菲正在上高一。一年多前开始,每天要洗手上百次,每次都停不下来。自己非常怜惜她,看到她洗得双手发白、皮肤浮肿,忍不住自己就伤心地哭了。

后来两人谈过几次,好一点了。没过多久,菲菲又频繁地洗手了,被自己发现,又气又怒,忍不住打了她。她强忍了一段时间,次数少了许多,后来洗手次数又多了起来。去医院看了医生,检查身体上没有问题,自己便安排她去看心理医生。这一年多,换了几个心理医生,反反复复,现在越发严重了,菲菲也不想去了。

这次是自己跪下求她来的。菲菲的母亲说着说着就哭了,她说看到菲菲有这样的怪习惯,自己焦虑得无法入睡。有时候菲菲会因为控制不住而自残,手上好几个伤疤。自己就这么一个女儿,不忍看到她受苦。

菲菲的母亲穿着精美的裙子,挽着的头发一丝不苟,说话语速很快。谈到菲菲的时候双眉不展,愁绪难平。

说完后,李青示意菲菲的母亲出去,让菲菲进来。菲菲的母亲坚持要陪着咨询。李青再次申明她不可以在场,将她请了出去。她便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直直地盯着咨询师的门,一动不动地等着。

我可以不做咨询吗?

菲菲进来了。夏天,她穿着长袖的衣服。有点倔强,头发有点乱,咬着嘴唇。

“随便坐吧。”

“老师,我觉得咨询对我没有用。”

“嗯,咨询对有些人是没有用的。”

“那我可以不做咨询吗?”

“当然可以。你可以选择留下来,也可以现在就走的。”

菲菲站起来,往外走。她把手放在门把上,悄悄往后看了李青一眼,看到李青正在收拾咨询记录表,好像也要走的样子。

“你不想给我做咨询吗?”

“没有啊,我说了,你决定。”

菲菲有点失望,她慢慢地又回来了。

“我不想跟你聊洗手的事情。”

“可以啊,你决定。那你想聊什么?”

“还是聊洗手吧。”菲菲沉默了一会儿,她在观察李青的反应。看李青没有任何的反应,她便说道。

“好啊。你什么时候最想洗手?”

“每当我觉得气愤的时候。”

李青笑着说:“原来洗手有这个作用啊,我希望我也可以这么做呢。”

菲菲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我觉得到处都很脏。洗了手才觉得勉强好一些。”

“嗯。”

“我觉得并不想跟你说这个,我跟太多的咨询师聊过了,没有用。”

“不聊,也可以啊。那你想怎么样呢?”

“还可以怎么样呢?”

“你看到沙盘没有?可以在沙盘里编一个故事。也可以用画笔将你的故事画出来,还可以靠想象。”

“靠想象?”

“是啊。你看到那张躺椅子了吗?可以躺在上面。你想用想像的方法吗?”

强迫洗手的女儿,我该拿你怎么办?_第1张图片
来自网络

打扫房子的游戏

菲菲走过去,躺了下来,她调整一下自己的姿势,躺得舒服些了。

“我们来打扫房子。你可以跟着我的引导来做,你可以完全地信任我。当你想要停下来的时候,你可以决定停下,好吗?”

“好。”

李青引导她进行了几次深呼吸,然后是全身的放松。

“现在,你的身体完完全全地放松了,已经非常非常的放松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放松了。你觉得全身非常的轻,非常非常的轻,就像你睡在一片云上,软软的,非常舒服。”

李青观察到菲菲的身体放松了,眉头也展开了,正在均匀地呼吸着。

“现在,想象一座房子,你看见了一座房子,看到房子了吗?是什么样的?”

“有点模糊。”

“现在呢,现在还模糊吗?”

“现在清楚多了。”

“好的,现在告诉我这栋房子是什么样子的?”

“这是一座有点破旧的房子。门是木头的,门上的木头,还有刺。”

“好,可以进到房子里去看一看吗?”

“推开门,呀,灰尘好大。里面乱七八糟,很久没有打扫,东西堆得乱七八的。房子里面很黑。”

“可以走进去吗?”

“有点不想去。”

“嗯,这么脏乱,不想进去也可以理解。不过,可以进去打开窗子,把房子看得更清楚一些吗?”

“可以,拉开窗子了,那灰尘在空中扬起,我觉得我该戴个口罩。”

“这么多灰尘啊,我们现在把房子打扫一下,好吗?”

“没有打扫的工具啊?”

“你找一下。”

“我找到了抹布,怎么打扫?”

“你决定吧。”

……

“现在怎么样了?”

“桌椅抹干净了,地上也拖了,还有倒在地上的东西收拾一下。我丢了一堆垃圾,有一条紫色的条纹的围巾,还有好些不知道是谁的东西。”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嗯,已经干净多了,不过角落里还是脏脏的。”

“嗯,今天已经有很大的成果了。今天要不就先打扫到这里?”

“好。下次我想打扫得更干净些。”

“好。”

李青唤醒菲菲,她睁着迷糊的眼睛,像是做了一个梦。

“我们今天的咨询就到这里吧。”

“结束了?”

“嗯。”

“就这样?”

“是啊!”

“你都没有跟我说很多频繁洗手的伤害,不要让妈妈着急,还要自控,吧啦吧啦,我都可以背出来了。你不说这些?”

“嗯,这些你都懂,我就不用说了。”

“好吧,那我走了。”

“好。”李青微微笑。

这是第一次,菲菲又来了几次。每次她们都玩打扫房子的游戏。大概七八次之后,房子已经是比较干净了。这期间,菲菲的母亲也反映菲菲洗手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到后来,几乎正常了。

源头在哪里?

李青约菲菲的母亲谈了一次。菲菲的母亲戴着一条紫色条纹的围巾。

“老师,太感谢了。菲菲有了非常大的转变。”

“菲菲的情况我也观察到了,但是还没有根除。我想,也许根源在你那里。”

“在我这里?”菲菲的母亲目瞪口呆。

“菲菲已经长大了,你过分的参与了她的世界,爱她,替她做决定。这是爱,也是控制。这种控制带来压力,她心里很愤怒,但因为爱你,不能表达。用强迫洗手的方式表达出来了。我们应该庆幸菲菲用这种方式表达了,不然,可能产生其他更严重的问题。”

李青接着说:“这是一个家庭系统的问题,所以,源头在于你这里。你如果不做调整,菲菲是不可能根除她的症状。可能强迫洗手没有了,又会出现其他症状。”

菲菲的母亲哭了。她想,菲菲的父亲常年在外,自己照顾女儿事无巨细,绝对不容有失。一直以为自己是很成功的母亲,因为菲菲都允许自己阅读她的日记。没想到,却害了女儿。自己真需要好好调整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