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面上的瞭望人》

        【一】

        不知道在这片大海上漂了多久。一场突如其来的台风摧毁了我们的船。

          我费力地睁开眼,模糊地看到一圈轮廓:“船长,快要到陆地了吗?”

          “快了。”昏昏沉沉的声音。

          数不清第几百次这样问,我也不知道第几百次听到这样的回答。只有无尽的海水与长夜相伴。

          【二】

        “醒醒,醒醒!”

        有人在拍打我的脸。我费力地想从困着我的意识中走出来,却依旧没有成功。

        “醒醒,醒醒!”

          还在打。我突然无名火起,又不是我不愿醒,总打我算什么?我拼命挣扎,终于睁开了眼睛。土著人鲜艳的色彩与着装模糊映入眼帘。灼热的太阳,黝黑的皮肤。

          谁?我?这是哪?

          我捂着头坐起,感觉胃里一阵绞痛。偏头看,赫然见到船长巴萨边吃烤肉边与当地美人聊的风生水起。揉了揉眼睛,没错是船长,还撒了一些孜然。

          默默凑过去,头还是昏沉。

          “哟呵,醒了啊小伙子身板不错嘛,来来来,吃烤肉。”船长不客气地弄了一大块肉给我,旁边土著美人含笑对我点了点头。默默接过,心里吐槽症大起:“到底谁身板不错啊船长您这撩妹吃肉谈吐像四天五夜没吃没喝在海上漂的人吗  excuse  me?”

        心里虽然想,但我一句话也没说。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识相。无心听两人插科打诨,我四处张望。这毒辣的太阳,宽大的树叶植物特征,细碎的沙滩,是热带无疑。不过我们被冲到哪个爪哇国来了呢??

        “艾伦!走了出发了跟上跟上!”

        一愣神的功夫,船长已经走出去好远。

        撒开脚丫子追上。

        “去哪?”

          “这儿的最繁华的地方——首都呗。”

        “这哪?”

          “不知道。”船长一脸凝重,“这应该是未被发现的国家,这儿有天然磁场,屏蔽了外界。不特意来这个地方是找不到这个地方的。”

          “我们去首都干嘛?”

            “撩妹呗。”

            “……”

            “好了好了,去看看国王知不知道外界,把我们送回去,或者送我们一艘船也行。”

            “嗯。”

            “这儿说不定有食人族哦。”

            “…………”

          【三】

        首都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它把一个聚集人群的特征表露得淋漓尽致。我预想到这个地方并没有现代这样发达,但落后得仍让人难以置信。

          我们很有礼貌的向人打听了这个国家的收入来源,据说是与邻国海岛交换必需的物资足以生存。 

        “船长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地方很奇怪啊……”

          “有什么奇怪的。”

          “哦好吧。”

            “休息完我们去宫殿找国王,我们是航海人!探险和好奇是我们的天性!”船长作呼吁状。

            “船长……你放下烤肉呼吁会更有感染力……”

            “是吧。”

             

              深夜。万籁俱寂。

            “船长,我们为什么……”

              巴萨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我了然地低了低头,往船长旁边凑了凑。

              船长往前点了点下巴,示意我看前面。

            还好啊,是一个挺大的后花园。

            “国王的后花园。”船长轻声对我说。

        “所以我们为什么晚上来还要爬上这么高的墙……”

          “看一下防卫如何,明天不顺利也好脱身。”巴萨说完从墙头一跃而下,我无奈,也只好跟上。

          “谁在那里?”一个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巴萨悄然伏下。

          “谁在那里?”声音继续。

          “只有一人。”巴萨低声。我往后方指了指,做了手刀动作。巴萨点了点头。

        “再不出来我就要找到你们了喔。”

          来人好像预知了我们的动作,声音忽然变得慵懒有趣,不慌不忙,仿佛他后面就是千军万马。

        【四】

          巴萨猫着腰,盯着来人。我偷瞄一眼,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中年人好像笃定我们在这儿躲着,一步步紧逼过来。最后犹豫了一下,转了身。巴萨犹如猛虎下山捂住中年人的口鼻翻滚在地。中年人一早有准备,也没想到巴萨力气如此之大。瞬间发力,肘击巴萨腹部。巴萨一声闷声,“看什么呢!快帮忙!”

          我连忙扑过去摁住中年人。一番手忙脚乱总算制住了他。

        “你们是什么人?”丝毫不见这人慌张。

        “要见国王的人。”

        “为什么深夜潜入?”

        “随便看看行不行?”

        “你们当这儿是什么地方呢?你们想要的明天来了再说吧。”中年人微微发力,绑着的绳子寸断。

        【五】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