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4

距离上次,有十多天了,怪不得z老师问我,最近怎么不写作业了?

实在是没有时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白天的每一秒,都被占满,大脑永远在运转,却和文学艺术科技创新没有半点关系——接送天天,上班,学习课文还是写作文?各种会议的安排是否完成?快快的米粉该买了,需要给婆婆买个折叠板凳,家里没有菜了………

即使如此,每天晚上,在安抚两个孩子睡去之后,才能想起,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完成。手机里收藏的小说,一个字都没有看过;答应给天天做饭,却也是胡乱应付;又一周过去了,需要的那几块电池,依然没有买到……我总是奔跑在路上,却好像啥都没有做。

嗓子哑了之后,接着又感冒了,到今晚,咳嗽也来凑热闹。听到隔壁不时传来的咳嗽声,我也无法像往常那些沾枕即眠。两个孩子,总是顾此失彼,知道天天感冒了,可是看他能吃能喝,也不肯吃药看医生,就由他去了。到现在,却又咳了起来,哎,没办法,明天还是要注意一下。

快快最近超级难缠。正是什么都不懂,却什么都想动,不会说话就用大喊大叫来表达自己强烈的愿望。再不如意,就哇哇大哭,不肯停歇。要么粘在身上,不肯下地——尤其是跟着我的时候,要么走来走去,连坐带爬,绝不休息。反正我的胳膊从早到晚是酸的,连手都是麻的。

感觉情绪即将崩溃时,跟孩子们一起学习了朱德的《回忆我的母亲》,同时又看了许多关于母亲的文章,譬如张晓风的《母亲在羽衣》三毛的《紫衣》,绮君写母亲的文字就更多了。原来,天下的母亲都是过着一样的生活,再不能回归少女时代的恣意洒脱,把自己禁锢起来的,不是孩子,不是家庭,而是自己那颗无法放下的心。

于是也就释然了。

既然不能摆脱母亲的身份,就这么努力的过下去吧。毕竟再怎么艰难,看到孩子甜甜的笑脸,也是值得的,不是吗?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