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驿站》——我们都是孤独症患者

电影《心灵驿站》里有句台词说,“我早已过了因为别人看法而愤怒的年纪”。

一个侏儒遇到了杂货铺小哥和家庭不幸的人妇,开启了一段关于“倾听”和“和解”的故事。


《心灵驿站》——我们都是孤独症患者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主人公芬患有先天性侏儒症,从小就开始遭受周围人异样的眼光。直到唯一的朋友去世,留给他一座废弃火车站,他决定搬离熟悉的地方,在小镇里重新开始生活。芬遇到了家庭不幸的女画家奥利维亚和欢乐的移动餐车小哥乔,在三人的交流里和互动中,芬从一个人与火车的世界中慢慢走出来,到最后甚至可以给孩子们讲自己与火车的故事。

没有复杂的情节和强烈的感情,就是那么平平淡淡,顺理成章。人总是寻觅一个感情寄托处,而这座废弃火车站正好同时成为芬释放心灵的“出口”和收纳世界的“入口”。


《心灵驿站》——我们都是孤独症患者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习惯思考并渴望与别人深度交流的人会时常感受到孤独。芬习惯了孤独,先天的侏儒症让他逐渐学会了独来独往,他如同蜗牛将柔软的内心包裹在坚硬的壳内,又用细腻的触角探索着外界常被人忽视的美好。看似无懈可击实则一触即发的芬,在奥利维亚和乔闯入他生活后,选择重新包容与接受。是人物与自我之间的冲突与和解,更是有限生命面对无限时间的妥协。


《心灵驿站》——我们都是孤独症患者_第3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影片从不曾以任何方式描述过芬的童年和少年时代,但从开头芬逛超市这样再平常不过的行为却被路人和营业员有意无意地注目嘲笑,我们便可以猜测到,在一个人本该享受全世界善意的童年时代和三观逐渐成熟定型的青少年阶段,芬却遭受到了无法解脱的恶意——哪怕他什么都没做错,或者是说,造物主溜了一会儿神,却让这样的玩笑折磨其一生。芬倾听着,却不为所动,这种无动于衷是让我最触目心惊的,要经过多少次无效的反抗才能冷漠麻木。撕心裂肺的呐喊尚且不是最深沉的悲痛,悲痛之极致,是所有的思绪和言语都被沉默和习惯掩饰,是遭遇过不平等的对待却无法改变的悲凉,是撞得头破血流后又一面高墙挡在面前的无情。


《心灵驿站》——我们都是孤独症患者_第4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太多人都有过逃离现世的念头,摆脱眼下的一切纷扰,到无人识的地方,放逐曾经,不设未来,只活在当下,只是几乎没有人真正能够做到。

芬所刻意营造的孤独被热情的乔和同样失意的奥利维亚打碎。从开始的刻意躲避,再到走在一起,最后主动去融入,芬忘记了曾经追求的孤独。

芬喜欢一个人散步,喜欢坐在能看的到火车的地方看书。有一天他终于接受跟乔和奥利维亚一起散步,他们三人在火车路上如影随形。芬也渐渐地对奥莉维亚产生了好感。


《心灵驿站》——我们都是孤独症患者_第5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奥利维亚送了芬一台相机,鼓励他去追逐火车的身影。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乔开车载着芬,芬拿着相机,记录了火车飞驰而过的全程。


《心灵驿站》——我们都是孤独症患者_第6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拍完后,他们一起到奥利维亚的家里播放影片,共度晚餐。可是第二天早晨,奥利维亚的前夫代维闯进了她家,并与她发生了争执。

自那以后,奥利维亚不愿见任何朋友。芬觉得很伤心,去了他从来不愿去的酒吧喝醉了,躺在铁路上睡了一夜,醒来发现他一直携带的钟表摔碎了。


《心灵驿站》——我们都是孤独症患者_第7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心灵驿站》——我们都是孤独症患者_第8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芬再去找奥利维亚,发现她吞食了药物晕倒在厨房,便将其送去医院。奥利维亚痊愈出院时,芬和乔都前来接她回家。他们又像朋友一样,在奥利维亚的家观影,聚餐。


《心灵驿站》——我们都是孤独症患者_第9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他们三个人的友谊不是靠虚拟网络来维系的,而是想见就去找对方,没有电话的约定,只有行动。至于奥利维亚和芬之间特殊的感情,谁也没有捅破那段隔膜,或许友情能比爱情走的更远。

我不相信这世界上真的能有“感同身受”,但我相信,一定有一种陪伴,是雪中送炭。

有时候我们的愿望很小,开始不再去追求与众不同,只渴求过着平凡的生活。但即使是这样简单的愿望,也或许被往事困扰,成为夜空中飘渺的空想。

对于造物主所给予我们的不平等,我们只有学会知足,学会自我鼓舞,才能安然地度过这一生。

愿你们都能找到,可以相互取暖的感情。愿你们历经过风雨苦楚,下一站 ,就能抵达心灵驿站。


《心灵驿站》——我们都是孤独症患者_第10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