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十年|十年茫茫修仙路

楔子

十年一轮回,十年一生劫。

魔踪频现,杀人食脑残酷无情毁城池,天怒、人怨!

妖影重重,牲畜难活嗜血好腥灭人道,天怒、人怨!

十年一轮回,十年一生劫。

虔诚焚香,为保性命,求天、求地、求仙、求佛。

渺无回应,万分绝望,恨天、恨地、恨仙、恨佛。

十年一轮回,十年一生劫。

人有人难,仙有仙劫。自保尚难,何谈保佑。

既仙不救,佛也不理,得道成仙便是人类自救的唯一出路!

[01]

我是一名修士,大乘期,与成仙仅一步之遥。自踏上修仙路以来,早已看破生死,得道成仙将妖魔斩尽杀绝是我的毕生目标。

然而,一日不成仙,终究为蝼蚁;不成仙,总有一天会皮囊消除、枯骨化尘;不成仙,人间将化炼狱,而人就成了被圈养的牛羊。

一个月前,修仙队伍遭内奸出卖,惨遭妖魔联军的屠戮,成功逃生者仅我一人而已!

作为最后的修士,人类最后的希望,我倍感惭愧。大乘实力又如何?杀得了一百妖,屠得了一千魔,终究无法改变大局呀!

不知道是方法不当,亦或是资质限制,我始终无法堪破成仙的奥义。不甘心!却也不敢放弃!茫茫修仙路,我向何处行?

时辰快到了。

我暂收所有迷惘的思绪,因为我马上即将只身独闯龙潭虎穴。

前日我本在好汉坡闭关疗伤,发现有一只蟹妖和一只影魔经过我开辟的临时洞府,它们好像在讨论着妖魔联军最近会有的行动。于是,我捉住它们,逼完口供后顺手送他们上了天。

它们抓了三千人族壮丁关于杨家堡,打算用大锅和文火将他们熬煎七七四十九日。届时怨气冲天,最终引动天哭地泣,魔王和妖后得以君临人间,这时便是人类灭族之日。

此刻,我早已在杨家堡外围隐匿多时,静等最佳动手时机。

“魔王君临,千秋万代;妖后降世,千秋万代。”

“魔王君临,千秋万代;妖后降世,千秋万代。”

“魔王君临,千秋万代;妖后降世,千秋万代。”

……

杨家堡内,阵阵高亢刺耳的口号响起,整齐划一,震动环宇。“真是一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我在心里鄙视不已。

不多时,杨家堡里四处亮起火把,整片天都被照得通明火红。“救命啊……”“我还不想死……”“爹……娘……”“神仙啊,救救我们吧……”

悲恸的呼救声、嘶哑的哭喊声连绵不绝,从里面顺风传来。

听在心里是那么的让人愤慨!我不知不觉间握紧了双拳。我强忍着冲过去的冲动,现在还不是最好的动手时间。那两个俘虏说过对方有两名大乘级妖魔,它们每晚都会离开杨家堡去寻欢作乐。

我等的就是这个时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仍然不见那两货离开。其实我心里也没底,不敢确信它们今晚是否会出门。

随着里面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不断传来,心越来越焦急,每根柔草扎在身上都宛如钢针一般。

当我正准备不顾一切冲进去时,杨家堡大门开了,三四个妖魔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然后坐上一辆龙马宝銮疾驰远去。

时间刚刚好,相必就是你们去寻欢作乐了吧!我知道再不动手就没机会了。

我想着要速战速决,所以一出手便是杀招。杨家堡厚厚的院墙被我一拳轰出了一个大洞,然后迅速接上一个“草木皆兵”的范围法术,妖兵魔将像冬瓜豆腐般不堪一击。

“这么容易就被我攻了进来?该不会是个圈套吧?”想到这我心里一紧,浓浓的危机感,脊梁陡然升起一股凉意!

“哈哈哈哈……鸿钧圣君,我这一出戏排得怎么样?”一个牛头怪得意忘形说道。

眼前哪有什么人质?只不过是幻术制造的声音罢了!一切都是阴谋,我命危矣!

“真是人至焦急则头脑不清不明。”

“同胞手足之情就是你的软肋。”

“你心中太多牵挂,还妄想得道成仙逍遥于天地,驰骋于四海九洲,你就做梦吧!”

……

一句句诛心言语钻进心房,难道我真是因为受太多束缚才无法悟得仙之真谛?心中惊涛骇浪,表面雷雨不惊。输人不输阵,这是我一直秉持的选择!

“你们,今天还要不了我的命。”我不得不使用最后的保命宝物——乾坤纽,只要使用便能裂开虚空出现在百万里之外。这是我偶然从一处古遗迹中得来的,一共只有两颗,上一次用了一颗保住了性命,没想到这次它又要救我一名。

说时迟那时快,暗中捏碎乾坤纽,我身形渐渐变得虚幻,最终消散在这片天地,留下一干妖魔大眼瞪小眼。

[02]

乾坤纽是个逃命神器,可是其弊端也是非常明显的,那就是着陆点你无法选择或控制。这不,我又不知道身在何处。

这是个典型的仙人掌沙漠,遍地都是硕大的巨柱仙人掌、令人望而生畏的结节仙人掌,还有雄赳赳的强刺仙人球。错落有致,各展英姿。

莫非真是心中有太多放不下才无法成仙?

若是什么都能如同过眼云烟,成仙又何趣之有?

若是真断了七情六欲,成不成仙又何妨?

零时的夜晚,冰冻的时分;

往事就像流星刹那划过心房。

纷扰的思绪剪不断理还乱,静坐在这片沙漠中,抬头是满天繁星狡黠地眨着眼睛,低头是柔软的细沙,周围是英姿绰约的仙人掌,无风,静悄悄的。眼里千千世界,心里万法皆空。

灰暗的夜晚,寂寞的世界;

感觉一点点苏醒、一点点撒野。

如今就像迷失方向的游荡灵魂,彷徨、迷茫。

当第一缕曙光划破天际,我已然有了决定。

我选择在日月下被遗忘,我选择忘却所有厮守承诺,我选择远离所有甜蜜的梦乡,我选择孤单地踏上永恒大道……

法刀当头落,斩去红尘锁。斩断俗世七情六欲,灵魂非常虚弱疲惫,但我得迅速远离这里,因为我知道刚刚的大动作肯定会吸引来妖魔查看。

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出现一座城池。我赶紧加快步伐,整天面对着黄橙橙的沙子,实在是遭罪。

很快就到了城门,只见其上刻着三个苍劲有力的三个字——舌歇国。这里有很多的人,也对,妖魔目前还没进攻过沙漠,逃难者来到这避难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我决定留在此地疗伤。

舌歇国的城门处立有块大石碑,上面是进入此地的种种规矩,其中有一条就是外来人若想留下就必须去掏金矿,通过劳作的方式换取食物。

入乡随俗,更何况目前实力还在恢复当中,掏金矿又何妨?三天过后,舌歇国迎来了妖魔的第一次践踏。所有本土国民和外来旷工都被抓到中央广场,我也在内。

“这位大人,舌歇国所有的人都到齐了,看看有没有您想要找的人?”一个长得矮矮小小的头戴皇冠的老头子对一名鹏妖卑躬屈膝,卑微至极!

妖魔来军并不多,一两百而已。面对成千上万的人,感觉他们并没有一个个辨别的意思,而是想采取简单粗暴的方法。

“鸿钧圣君,我知道你在这里,现在我数三声,如果你不乖乖出来,前面这一百人将被我投进这口大油锅里油炸!”鹏妖幽绿的双眼在人群里扫来扫去。

“一”

“二”

“三。下锅!”

“啊!!!”惨叫声不绝于耳,焦味也随风传来,有点难闻。

我心情很平静,一点波澜也没被掀起。干脆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地为遇难者念往生经。现在站出来无异于以卵击石,这么愚蠢的事我可不会干,待我伤势恢复再为尔等报仇雪恨!

“滋滋”的滚油声和哀嚎一波又一波想起,那口锅已经吞噬了好几大千的生命了吧,真是我为鱼肉任人宰割,没有实力就什么都不是。

“老大,按照鸿钧圣君的脾性,看到如此场面肯定早已忍耐不住要跳出来杀咱们,可是直到现在都没见到他,说明他不在此!况且舌歇国国王刚刚答应成为咱们的奴隶,我们需要给他们留点人口做我们的眼线。”一只狐狸精在给鹏妖出谋献计。

“呼”我也暗中松了一口气,如果继续下去我肯定是要暴露行踪的,一场恶战也少不了。

它们离开舌歇国前,在大街小巷贴满了抓捕我的通缉令。看来我要易容才能继续留在舌歇国了。

[03]

三个月过去了,我的伤势完全好了。自从斩断七情六欲后,明显感受得到的实力精进,隐约间触摸到了成仙的奥义。

离开了舌歇国,也顺手灭了国王。我一路上放开气势,吸引来一批又一批妖魔,我也灭了一批又一批。我要让它们知道,荧光之火也能照亮黑夜。我要通过不断地战斗去加深领悟,成仙指日可待!

一年又一年过去,我杀得妖魔联军丢盔弃甲,却也惹得魔王妖后化身前来追杀。渐渐的,我跟它们形成了鼎足之势,不得已签下和平共处条约。

我重新开宗立派,宗名曰:“道”。凭我一人之力肯定是无法肃清妖魔,它们也肯定是在想尽办法让魔王妖后君临人界。成仙,依然是人类唯一出路!

我闭关了。

我重新领悟功法、战技,全力突破临界点。一次次的突破,一次次失落,我已能看到那扇大门,却如何也无法推开!难道是哪里不对?

咦?我的思绪怎么又来到了几年前这片仙人掌沙漠?我不明所以,干脆彻底放开心神,任其自由翱翔。

天空上的星辰看似静止不动,事实上却是在自由地运行。一阵风吹抚过我每寸肌肤,是那般的舒适舒服。

我看到了舌歇国多了很多孩童,他们在无忧无虑地嘻戏玩耍,完全没看到那即将到来的沙尘暴。童心也无锁,故能亲近天地!我抓住了成仙的核心所在了!

几年前你给我提供了落脚地,今日我助你免城毁人亡之灾,我们自此两清!我抬手一挥,那滚滚的沙尘暴突然就平息了下去。

我紧收心神,陷入了顿悟。

自由?随心?没错,这两样正是我急迫需要的东西!我走过了两段修仙路,第一段是心中满是包袱,这也舍不得那也弃不掉;第二段我斩却七情六欲,修为达到半仙,但我总觉得这还不是真正的自由。

如今,我真正明了,随心而动不逾矩,顺意而为真逍遥。念及此,我突然大喝一声:“顺心意,今后为吾之道!”

从顿悟中醒来,发现自己的身躯已被漫天雷劫轰击过、洗礼过。毫无疑问,我已渡劫成仙。

看着脚下焦土腾着黑气,毫无生机,此地的生灵因我受连累了!我抬手一挥,用大神通让生机再现。

红色的吊钟柳、黄色的雏菊、橙色的罂粟、紫色的亚麻,在满布石砾的地面上一齐绽放,随风舞动,像是一片从山顶延伸到旱谷的旗海,多彩多姿有如喜悦的化身。

[04]

成仙后第一件事就是将所有来范妖魔斩尽杀绝,我一口气便能让它们灰飞烟灭。然而,有两个妖魔主动拦我去路。它们是魔王和妖后的化身。

“恭喜鸿钧道友修至仙籍!”妖后道。

“凭两位的化身似乎还拦不住在下?”

“我们并非要拦你,而是要告诉你,只要我和妖后还在,即使你能杀光它们,我们还是可以派遣新的子民前来。”魔王道。

“我们意思是,不如我们达成协议,放它们一条生路,用作你的教徒提升实力的试炼对象,况且有你坐镇也闹不出啥大风浪。如何?”妖后补充道。

我觉得妖后这个提议说得确实在理,与其让人类无忧无虑地生活,还不如留下危机,让他们居安思危,磨练方能使人强大。

于是,我同意了它们的提议。

慢慢地,我发现我被这片天地所排斥,是我的修为已经超过了它的负荷吧。虽然早有预料,却没想到这天这么快就到来。

再次来到那片仙人掌沙漠,这里能让我静。是去是留,我早有主意。这方天地是我的根,饮水思源,我的心不愿离开!故我顺心意。

我深吸一口气,让五极化作五帝镇守五方;灵魂一分为三化作三清,让他们传道授业,教化世人;筋骨血肉化作结界守护人间;那颗心……就让它留在那个叫做花果山的岛上吧。

修道至今,已有十年。真是十年茫茫修仙路,一朝从心便是仙。

随心而动不逾矩,顺意而为真逍遥。

武侠江湖

琅琊令之十年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