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

   刚开始提笔,或者说打字的时候。我的内心是犹豫的,一是因为胆怯,很久没把心中所想用文字表达。二是,当一件事,美好而又静谧时,最有价值的表达也许不是口头表述,而是一字一标点的,伴着音乐,写出来,防止在某一天记忆力退化的时间,美好的回忆。

   我是一个神经质的女子。用这个词语毫不过分。三十多岁,单身,美貌,独立。之所以觉得自己神经质,竟然是自己奇异到与大多数人思维及处理问题方式不同。但在这里,我想写的这些,只想关于爱情......

   喜欢深夜,不止因为安静,还因为清醒。人,似乎真的可以多变性。用自己的话总结,就是白天夜晚,一个面具。

   这里的第一个故事,写给我至今都放在心底最深处,深爱的男人。

   他小我一岁,我们俩自出生起,在一个大院长大。至今还保留着我俩穿开裆裤勾肩搭背的合照。后来大院拆迁,各奔东西,以为以后便没有了交集。但六年前,一种称为缘分的俗气东西,让我们重新相遇。那天下午,我在家午睡,爸爸叫我起来,说以前的老邻居来访。我慵懒到蓬头垢面起床,看到他和他妈妈坐在我家客厅。那次相见,彼此都没有欣喜,至少我没有。可能是因为自己性格孤傲及寡言的原因,觉得见不见吧。那么久的人,早已淡忘。但某天不经意间,发现他妈妈留在客厅茶几上的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他的电话,也许因为少时的美好回忆在,便主动与他取得了联系。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否认,他在我的生活中,起到了无人可代的作用。这是我一开始没有预知到的东西。

   故事的开始源自一顿礼貌的晚餐,我主动提出的。他欣然赴约。那晚,我们很少话。只是问这么多年各自的状况如何,等等。然后,各自回家。再见面的时候,又隔半年。那天是他的生日,碰巧情人节前夕,又是一顿晚饭。吃完回家,也许是因为那晚的月亮很美,也许是因为当时正放着那首我爱的齐秦的歌曲,我俩在车里,牵起了手。一切都刚刚好。好的那么有默契。

   突然不知道写什么了,再多叙述又觉得自己矫情。如果你恰巧看到这篇文章,请忽略我想表达的自己所有的情绪,请原谅我的神经质,因为,我们的故事,只能化为一句。三十年了,不管你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变成什么样子,我,还是会想你......

   像以前我们之间互通的所有邮件最后留言一样。我安好,希望,你也安好……晚安,我的爱。晚安,这个世界,及体谅我神经质的你们......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