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最近老失眠,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早上顶俩熊猫眼显丑。与他睡在一起的妈可是忍不了他的闹腾劲,每逢睡觉必搬去我的床上。

          而我一为了治好爸的失眠,二为了少一点妈的埋怨,三为了多一点伸展空间,专门买了安眠药搁在家里。爸可好,倔脾气上来不肯吃是一,吵吵嚷嚷说我嫌他没用是二。

          还大言不惭地说道我:“爸只是失眠而已,你就给我整出一个安眠药,那我要是摔着磕着了,你还不得抓紧送我上医院去?”他也是嘴上厉害,还是一个不肯服老在作怪。

            也不知道妈跟他吵了多少回,为我说了多少的好话。搁在他那里,再多的话也能用俩字简单概括了:不孝。

            唉!摊上这么个爸,也是苦了我和我妈。但是再苦也不能看他一天天地精神萎靡不振吧?好歹也是我爸,闹脾气就哄一哄,大小也能过得去。

              “好话不要说多,你爸不吃这一套。”临了,爸还是乖乖吃下了安眠药,可嘴上还是硬,我也是哭笑不得。怎办?哄吧,越老越像一个孩子似的。

              但是,这么像孩子的爸还是走了……

              爸走的当天,妈也没怎么哭,只是喃喃地说:“你爸走得好,总算能睡上一个安稳觉了。”当时爸的身体已然差得不行,吞吃安眠药的数量也是逐日增加。估计他的走与逐日衰老退化的身体也有一定的关系。

                当然这话要是当着妈的面,我是绝对不说的。当初妈是赞成我买安眠药的,她自然既是为了她好,也是为了爸好。

                  “妈,走吧。”

                  “好……”

                  我扶着妈,一步一步往家走。现在想想,还挺庆幸我扶了妈,要是我俩一前一后地走,指定就让我看见了。

                    妈那瘦小单薄的背影……

                    “这些天跟我睡吧。”我由衷地劝妈,但妈像爸一样闹了脾气:“你妈没那么脆弱,身边少了你爸,照样睡得踏实。”结果,我每每夜里起身去看妈,摸一摸枕头,总有一片是湿的。

            不过近日,妈的卧室总能传出一些声响,当我起身想看一看究竟,声响就突然没了。问妈,她只是摇头,嘴角可是挂着笑呢。

              这下我急了,妈显然有事在瞒我。几经追问,妈总算招了:“声响是你爸弄出来的,他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说罢,还压低了一点声音,“你去看看还有没有安眠药了,没有再给你爸买点,好让他消停消停。”

            起初,我还不把妈的话当回事,只是觉得她是想爸了,故意这么说的。但声响没日没夜地闹,我也是忍不了。正好家里的安眠药已经没了,干脆买了一瓶搁妈那里。结果当夜果然没有了声响,妈好似也睡了一个踏实觉。

            我虽有些疑心,可是没多想。有一天心血来潮拿了安眠药过来一看,满满一瓶的药竟然少去了一大半。

              莫非……是爸吃的?!他……还在家里的床上睡着吗?

                我的泪当时就下来了。看安眠药的事没跟妈说,怕她担心我。但家里的安眠药一旦没了,我马上就去买一瓶。

                怎么也得让爸踏踏实实地睡一个安稳觉吧?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