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花(4)

一直都想要整理出来无意遇到的这两个女孩子,又怕自己写不出她们特有的美。

(一)不知道从那开始,只是突然想起了那小女孩这感情不是怜悯是羡慕,不知道我的红豆女孩,是不是还会在那个街头唱着《红豆》,有没有人被她的声音吸引驻足聆听。差点被她嗓音骗到那声音像极了王菲,终是在“相聚离开都有时候”被听出来这声音不是从街边店里传出来的。在闹市的一个角落里,站在破旧音响旁边拿着麦克风边唱边看着眼前的行人。娇小的身子、孤单影子与这里不符。想知道她在想什么,想知道她的下一站在那个地方,想知道她是怎么理解梦想的而她的又是什么;想知道她喜不喜流浪。每当听到“流浪是天生的梦想”脑海中总会浮现一个人一包一憔悴小道上看斜阳残照的场景,可碰到真正的流浪者才发那只不过是逃避和无病呻吟。你说你想要走遍每个角落,可是你敢不想明天的跟着心去海角天涯,因为有牵绊流浪终究只是梦想。但还是会想象会不会有那么一个人愿陪我走遍。­耳机里再美的音乐也抵不过路旁传来的一曲二胡独奏更让人悸动。

《二》那年还是D开头的车都少的年头,火车不晚点都觉得不正常的时候。离火车到站还有三个多小时 ,考虑到经常失信的中铁和嘈杂的候车区还是选择了拉着箱子在火车站附近来回溜达。凭记忆转了几圈找到可以坐下休息的地方,旁边店里音响溜出来歌还凑合,就允许自己边听边得意边想事情。头一晚基本没睡眼一直不听使唤闭闭合合,似乎有个女孩子坐在了对面,礼貌的对她点头笑了一下打算继续眯着。一定是我长的太无害了,她竟然主动搭讪问我是不是在等人。出于李式礼貌揉走了眼的睡意微笑着回答说在等火车。然后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不是个善谈的人特别是和陌生的人。不知道该找什么话题又不想冷场就随便问了句:“你现在读高中了吧”。我是一个不喜欢观察细节的人但还是看到了一丝转瞬即逝的失落。她笑了笑说不上学了。不知为什么我们两个都不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她突然说:“姐,我特别羡慕你们我很想上学,初中毕业我妈知道我很想读高中,可我爸怎么也不让”。都什么世纪竟然还有这样的爸爸,她又接着说了下去:“他们天天为了上学的事吵架,不想再让妈妈和他吵就说去同学家玩几天跑了出来。我妈以前给的零花钱我都攒着,就拿着这些钱一个人偷偷买了张去北京的火车票去找我叔让他帮忙找份工作。爸爸没了妈妈改嫁,我现在的爸爸是妈妈改嫁后的。其实叔叔也基本上没有再问过我的事情,到了北京又怕他骂我不管我就没去找他”。

看到她眼睛里的执拗不忍打断她,可能她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倾听着,听她继续说“我就顺着一条街走,看到门前贴招聘的就进去应聘,我也不知道进了多少家,最后终于有一家要我了”。

小女孩声音开始有点颤抖:“姐,你知道吗,尽管他们都欺负我小把最累的都留给我还不给我加工资奖金,但是我真的很感谢这份工作。我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哭过,在别人面前哭的人都是懦弱的。半年后我才联系我妈,我不想他难过,这次回来看看她,也想让她知道我现在很好能照顾好自己”。

十五岁的时候我在做什么?泪水在眼里打转还说不会哭的小女孩姐姐祝你幸福这感情不是怜悯是佩服,和你比姐姐只不过是爸妈宠坏的孩子,有人爱有人记挂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拥有的越多就会越觉得太少,开始去和周围比较幸福却忘了在比较的时候幸福就开始一点点丢掉。­

喜欢一个人慢悠悠的走,看不同的风景,遭遇不同的陌生人。有些人只是遇见,匆匆的行程里眼光的一次对视。有些人会在心上驻留一些时间,带给彼此温暖。那是最美的一种际遇,留待余生去不断重复地去想起.....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