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灵音乐里 寻一个自己

1月26日,晚饭时分,期待着更新后的播放曲目,一股清脆音调进入耳朵。嗯,是钢琴,前奏不错。正当我准备在某个音符停止处听见歌者的声音时,才发现我错了。响起的,不过又是钢琴的优雅,是一场钢琴的独奏吗?

没错,轻柔的钢琴曲和着这轻柔的夜敲开了我的心扉。我暗自陶醉,许久不曾在校园里听得一曲这样的轻灵之音了。不知是谁,还会在如此一个浮躁的世界里点播一曲妙音,让我以及其他对轻灵乐音有共鸣的人感到一丝慰藉。那些听惯了重节奏轻旋律的耳朵,会不会被这突然的改变而选择快步逃离。只是我,慢悠悠地,任这钢琴弹奏的音符在我四周跳动,将一颗心置于黑白键上流淌。静静地聆听,只这几分钟的陶醉即可。

喜欢音乐,也并非有天生的成分。只是一个人久了,音乐便成了丰盈我世界的选择。

最初爱上了交响的繁华,体会着管与弦的美妙和谐。听得第一首交响乐,是格什温的《蓝色狂想曲》,那是竟不知一首曲子会长达十几分钟。悠扬的单簧管拉开狂想的序幕,到了顶峰合上眼,脑海里浮现的是金碧辉煌的宫殿。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纯正的音乐所带给我的精神享受,那是任何歌曲都无法达到的魅力,是人与乐的融合,升华。至今也无法忘记那种感觉。从那以后,便疯狂地爱上了交响。虽不懂,却喜欢这最和谐的声音。

渐渐的,青春的故事愈演愈烈,少年灌满了心事。我再也没有闲情去品读交响乐那繁华中的他人的悲伤与快乐,那繁弦急管所营造出的乐音使我无法静下心来。我开始发现,我不过是被交响乐那表面的繁华所迷惑。我需要新的音乐,一种离心灵最近的音乐来使我陶醉。而这时,“班得瑞”像是命中注定一样,不早不晚,走进我的世界。它是一个乐团,却奏的是自然之音。他们的音乐时长不过三四分钟,却每首都是经典。

于是,我便在一种新的音乐——轻音乐中,开始了一场寻找之旅,在宁静幽美的心灵深处,在浮躁落魄的心灵深处,我在寻找,寻找被我遗忘的“自己”。我开始写字,写给那个自己。这给这,深深浅浅的流年时光。终于,我活的越来越像我自己,我也越来越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几曲轻灵之音,淌漾在我的心湖。那些羁绊着我的心事,也便不再那么令人心乱,反教我愈来愈懂得安然。

后来啊!我偏偏喜欢上了独奏。而在所有独奏的演绎中,古筝,萧笛,二胡这些民族器乐的古典颇能让我沉醉。我可以一下午都沉浸在这悠扬的国乐声中,让一首一首的经典在我耳边回环往复地飘荡而不厌倦。或许骨子里就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因了这片千年的黄土,才会对国乐如此沉醉。或许,这才是最真的我。

如今,歌曲也在听,只是习惯于轻音,古典的耳朵,对于一些靠伴奏上炫技立足一时的歌曲开始拒绝,偏爱那些风格散漫,编曲轻柔的作品。其中作者的声音,似乎本身就是音乐。听他们的声音,仿佛像是有人在对你倾诉,无需你回复,只是听着就好,那是来自心灵的声音,随着优雅的伴奏,一并缓缓流入你的耳朵,在脑海深处回荡,再回荡,如同轻音乐中的某种乐器,幻化成这种声音,变成了能教你懂的语言。

也许,是音乐改变了我。也许,使我又回到曾经。只是在这样一个快节奏的时代,我却做了一个慢慢前行的人。不追,不赶,只是存在于当下,便要享受当下。做一个听得轻灵妙音的人,让心慢慢洗去铅尘,安然,静默,这便是我,一个最真,最清的我……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