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落尽梨花不见君】第五十章 逢花雨

北平下雨了,雨水的季节给干冷的北方又添了一股寒意。血迹顺着雨水流淌在小胡同的石板上,朦胧中,一位长者手持拐杖走进胡同,走路些许不稳,却丝毫没有减弱身上发出的气场。尹月隐约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随后便倒在血泊中。

暖炕化了一身的凉意,尹月醒来,在烛光中渐渐看清了长者的面孔。

“李老拐?”

“我该叫你什么呢?小哑巴,尹月,还是……”李老拐坐在一把太师椅上气定神闲的看着他。

“南宫三月。”他冷冷道。

“噢,换了个小姑娘的名字,听说这两年青帮的一处小堂口出了一位小三爷,今日可算是见着了。说来那小娃子取了个公子哥的名字,你俩可真是绝配,怎么还能搞成这翻下场?老拐我都看不下去了。”

眼前的老拐不似以前那副邋遢的模样,长相也与以前有些许不用,若不是他手里的那根拐杖和说话的语气,尹月也不会认出来。

可他怎么又和她有关系?

“你是谁?”尹月抓起铁扇猛的起身,却忘了身上的伤口,痛得眼前一阵晕眩,只能强撑在床上。

“呦!就这两下子还想吓唬我,也不看看自己在谁的地儿。”

尹月被他一说,看了下这处简朴的屋子,这竟是他儿时同尹云宣一起生活的地方。

尹月讶异的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说来也巧,我本来就是要去见你,走到半路竟就把你捡回来了。”

尹月警惕的质问着:“那你怎么会在这?这里不是卖了吗?”

李老拐点点头,“是有人买了,现在是那小娃子的。”

“她……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李老拐沏了壶热茶,悠悠的说着:“你可知道她有两名师父?”

尹月不禁回想起来,“一个教她唱戏,一个教她习武,难道……是你?”

“没错,教她唱戏的就是我,教她练武的……是我胞兄。”

“你也是地浮殇!”

“是啊……一直都是。”李老拐的声音显得有些沧桑。

“当年八大禁军偷袭地浮殇的时候,大哥让我们兄弟俩带着地浮殇的孩子逃命,不料途中又遭到追杀,我丢了条腿,捡了条命。兄长为保我周全,对外宣布我死了,他自己一人扛起了地浮殇,到死为止……”

尹月不屑的嘲讽道:“哼!说得如此有情有义,反而都是铁石心肠的人,尹云宣快死的时候也没见你们来看他一眼!”

李老拐缓缓的喝了口茶,“这可怪不得别人,二哥的身子是在当年坏掉的,能保命已经很不容易了。小贝勒英年早逝,没有留下子嗣,本来地浮殇应该交给二哥的,可是他从那以后就不愿再参与事端,我们便不再打扰他。对我们这种人来说,做个普通人也不容易。”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来打扰我的生活!”

李老拐看他那愤怒的样子,反倒是笑了。“只能算你倒霉,摊上了那小娃子。当年报仇后,小娃子偷偷去看过二哥一次,回来什么也不说,倒有板有眼的学起戏来。我年少时最喜跟着二哥唱戏,便把从二哥那学的都教给她。那孩子自小是块习武的好料,学起戏来竟也跟二哥如出一辙。虽然脾气不好却又惹人疼爱,可就是死心眼,老爱瞎折腾,非得让我带你去上海,你以为我愿意看着仇家的孩子长大?”

尹月轻嘲了嘲,“这么多年,看着我这么活着,你们也该高兴了吧!”

“你可别全赖我身上,我对你算是够意思了,我可没像你亲爹那么不留情面,连孩子都不放过。在园子里受苦总比在外头受苦强,你不过就是被董家小子耍耍罢了,那小娃子受的苦可比你惨多了……说来地浮殇的遗孤也只有他们俩了。”

“他俩?”

尹月心中正疑惑着,小院里传来一阵脚步声,李老拐抿了口茶,“这不,说曹操曹操到。”

屋外的人推门而入,尹月心中一惊,没想到进来的人竟是落颜。

“药都买好了?”

“恩。”落颜提着一袋草药进了门,拍了拍身上的雨水,与床上的人对视一眼。

李老拐将茶壶递给落颜,“喝点热茶,待会把药熬了给这小子喝下。”

尹月强撑着掀开被褥,硬气的说着:“不劳费心了,我的命不需要旁人插手。”

李老拐正经的对他说道:“小子,我今日是有正经事找你。”

“可我不想再与你们有半点关系!”

“你同我们自然是没有关系,可你同她……”

“更不要跟我提她!”尹月猛的起身,“她对我做过什么,你们再清楚不过!事到如今还有何可说!”

落颜坐在一旁喝了口茶,嘴里闷闷的说着:“还不是因为你那乖徒弟!”

屋里突然静了静,尹月迟迟的开口问道:“你说什么?”

“啪!”落颜沉沉的放下茶杯,冷眼看向尹月。“怎么?跟她过了两年你还不知道?也对,做了那种事哪敢讲啊!”

“咳咳!”尹月顿时感到胸口发闷,脑子里嗡嗡作响。“你说清楚!”

落颜十分不甘的说着:“当年若不是你徒弟告密,事情也不会闹成如此。”

“不可能!”尹月跌坐在床边,“是她亲口承认利用了我……”

李老拐忍不住插了个嘴,“是不是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都被骗了几回了?能不能长点脑子!”

“可她说过君邪死了!为什么他还能活着站在我面前?”

李老拐顿时冷漠的说道:“那畜生欺师灭祖,她既杀不了他,便当他死了!”

雨水砸落在小院里,屋子里又陷入一片安静,尹月的耳边却是一阵嘈杂。他注视着桌上轻晃的青灯,眼中微微晃动。

“都怪我。”一阵微微的哽咽扰乱了屋里的氛围,落颜双手捂着脸懊悔的说着:“若不是我当年与她说的是‘情报者’,她也不至于贸然行事。”

“你哭个什么劲?要怪也轮不上你!”李老拐从太师椅上缓缓起身,走到窗边望着小院,无奈的叹了叹。“要怪就怪我,是我让你瞒着她。当年我怕她知道君邪回来会一时冲动,本想等我回去再告诉她,没想到反而更害了她……”

尹月锁紧眉头盯着李老拐的背影,李老拐回身对上他茫然的双眼。“没错,就连她也不知道君邪在上海,她从未骗你,更没有害你。”

“咳……咳咳……!”尹月捂着嘴巴,胸口越发难受,几滴鲜血从他指缝溢出,越发咳得直不起腰来。

“去把药熬了。”李老拐示意落颜,落颜闷闷的起身。

“不必了。”尹月强忍着不适,一把抹掉嘴边的鲜血,微晃着走进湿冷的雨中。

昨日偷闲看花了,今朝多雨奈人何。

人间尽似逢花雨,莫爱芳菲湿绮罗。

【连载|落尽梨花不见君】第五十章 逢花雨_第1张图片
落尽梨花不见君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