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花(4)

【悬疑】花(4)_第1张图片

【悬疑】花 目录

织田刚。

这个世界上重名重姓的人很多,但是藤田几乎可以在一瞬间断定这就“那个”织田刚:拥有着极高的威望和社会地位,既是演员,也是导演,既是作家,也是编剧,既是综艺主持,也是搞笑艺人…这就是被称为“千面师匠“,闻名全国却长期隐居在京都的鬼才织田刚。

也是藤田雄一和汤也鹤翔的老师。

藤田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但是一切又是那么合情合理。藤田初次认识织田刚的时候,刚满23岁,还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愣头小子。由于有亲戚在电视台工作,年轻的藤田很幸运地进入了当时很火爆的电视剧《东京情话》剧组担任副导演助理。那时织田是男主角,有着教科书一般的演技,对角色的驾驭游刃有余。当时剧组在拍摄一个片段,讲的是男主角听女主角在喷泉旁唱歌,月光照在女主角身上,让男主角看的着迷。演到一半时,织田突然停了下来,说:

     “导演!我觉得这个片段非常不自然,女主角这么快乐活泼的性格,唱这么抒情的歌明显不对路!”

“可是,唱轻快欢乐的歌曲和月光下的浪漫气氛更加不相符,不是吗?”导演有些不耐烦地说,“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片段,赶紧过了,我们好拍接下来的重头戏!”

“完美的剧不应放过任何一个轻微的细节,我对您的导演能力表示质疑!”织田大声说,“换个让我满意的歌曲,或者你们另请高明!”

现场的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导演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他愤怒地推开递来的水杯,恶狠狠地盯着在另一侧点起烟的织田。

“那个,为什么一定要唱歌呢?”一个年轻的声音小声地说,“为什么不能让女主角穿着纯白色的连衣裙,赤着脚,欢快地在月光下,在喷着水的喷泉上快乐地玩耍,跳舞呢?”

导演转过头,像看路边的流浪狗一样看着刚刚说话藤田雄一,这时织田走了过来,他叼着烟,俯视着藤田,然后伸出手使劲揉了揉藤田的头发,他的笑容和善温柔,有着成熟男人特殊的魅力,他笑着对藤田说,“滚出去。”

然而最后剧组真的采用了藤田的建议,效果意外的好,那个片段

成为了日本电视剧史上的经典,至今还常常被人提起,就像人们提起被风吹起裙子的玛丽莲梦露。那之后,突然宣布退出娱乐圈,转行做起编剧的织田刚找到了藤田,希望收他为徒,做自己的助理。那一年,藤田24岁。

和织田在京都学习的日子,藤田过的很快乐。和他一起学习的还有师兄汤也鹤翔,他们一起研究剧本,学习表演技巧,讨论未来日本影视业的发展趋势。老师经常向他们提起自己唠叨的妻子和上大学二年级的儿子,他的儿子酷爱写作,希望能写出惊世骇俗的伟大剧本。然而老师并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走进这个圈子,他希望儿子可以顺利从商学院毕业,从事经济行业,成为商界精英。“演艺这一行,稍有不慎,”老师说,“就会把人心彻底腐蚀。”

老师还常常提起自己在乡下的养女,那是个可怜的孤儿,父母在车祸中丧生,她很漂亮,有点像当红小明星深田恭子。他很爱她,她也很爱他,他有一次在喝多了酒时说,“她就像我的小小情人。”

到今天为止,藤田终于明白老师的那一句“稍有不慎,就会把人心彻底腐蚀”是什么意思了。

织田刚最后一次变换角色是在他儿子自杀之后,那一年藤田刚满30岁。那是个闷热的夏天,织田的儿子智昭在家里点燃了煤气,随着震耳欲聋的轰爆声一起消失的,还有智昭年轻的新婚妻子。

藤田至今还清晰的记得老师那时候的样子,那时他第一次明白什么叫“一夜白头”,53岁的织田刚仿佛变成了一个80岁的老人,他不停地喝酒,不停地哭,有几次甚至晕了过去,然后醒来继续喝。他不再写作,不再专研剧本和表演,他在一个飘着大雪的冬天离开了工作室,没有留下只字片语。汤也和藤田在之后的两年里拼命打听老师的踪迹,都没有消息。直到他们在东京电视台最新的综艺节目《美食大暴走》里看到了主持风格诙谐幽默,笑容满面的织田刚。

除了他们,没人知道老师到底封闭了心里的几道大门。

“藤田先生?您还好吧?”温柔如水的声音传进藤田的耳朵,把他瞬间拉回现实,清水初浅蓝色的眼睛望着他,透着担忧的神色。

“啊,没什么,小初,”藤田揉了揉太阳穴,喝了一口酒,“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如果您愿意的话…”

“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你的经历,我…”藤田努力寻找合适的句子,他有点头晕,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回忆和现实切换的太快。

“没关系,藤田先生,”初微微笑了,“当我讲起这些故事时,心里已经不那么痛了,但我仍是厄运之人,爸爸,妈妈,甚至是那个魔鬼织田,他的儿子…”初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知道,他那个自杀的儿子。”藤田面无表情,又喝了一口酒。

“您知道!?您认识他!?”初瞪大了眼睛。

“织田刚是我的老师。”

“唔…”初的表情无比惊讶,在喊出来之前用一只手捂住了嘴,她惊恐地盯着藤田。

“啊,没关系,我和他已经没有联系了。我虽然知道他现在住在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始终没有勇气再去见他,我一直觉得,他始终没法放下自己的儿子。”藤田苦笑着,“现在听了你的遭遇,我更不能去见他了。”

仿佛是写小说的收尾一样,藤田叹了一口气,轻轻握住了初的手,说,“我的老师对你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但是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我会代他向你道歉,如果你接受的话。”藤田握着初的手紧了紧,“他已经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我想不会再找你麻烦了,当然,如果他再次出现在你面前,我会保护你,所以,你可以不用继续逃离了。”

初的眼里噙满了泪水,蓝色眸子的颜色更加深邃,她放下手,仿佛马上就要哭出来,她带着哭腔说,“可是,我是厄运之…”

藤田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他举起酒杯,像是找人敬酒一样,“没关系”,他说,“我愿意为你付出生命。”(未完待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