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躺白云上

       灰白的天空,灰白的四周,我依旧躺在“白云”上。

       滴瓶的液滴快速的坠下,可心情仿佛寂寥,四周一片沉静。

       向前远眺,全然不见阳光的温情,也不见掠过天际的飞鸟,依旧只能见到摇摆的一片青绿,这些青绿也算是为灰白的天穹增添了一丝生气。偶尔我会瞥见两三辆汽车从无神的双眸前飞驰而过,留下一缕青烟,伴着幽风慢慢模糊。半空中晃动的电线,如五线谱,只是缺少了音符,黯淡了许多。

        视线转移到滴瓶上,静望数分钟,滴液好像并未减少,无奈的我又将目光转到身旁的白墙上,呆望了几分钟,当视线再次转移到滴瓶时,发现液滴似乎还停留在原先的位置,丝毫没有降退之意。此刻我的心有些烦躁,心跳也急剧加速。

        调整心态,深呼吸三次,我闻见药品味道,久而不散。近视的双眼朝着白墙上的牌匾望去,依稀见到的是几行模糊的字迹,仿佛双眼蒙上一层朦胧。

       静闭双目,聆听医生在旁的闲谈,也算是驱遣苦闷吧。大约两个钟头后,滴液已所剩无几。生活中,看似烦躁的事情,精心去回味,换种心境,或许会豁然开朗。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