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森林》和《千与千寻》

这两天看了这两部影片,一部导演是王家卫,一部导演是宫崎骏,都带有强烈导演风格的作品,但在看的过程中,突然有种感觉,一部伟大的电影一定是关于人的,因为观众是人本身,人本身就有特性,一只蚂蚁不会评论一部人类的电影,更不会体会出一部电影的经典,电影的对象是人,人与电影构成了一个圈子,他们的和谐共生,共同促进电影的膨胀。资本不会,资本只是逐利的,分析问题一定要从大的,宏观的层面着手,中间的曲曲折折拐拐弯弯并从中得出的局部结论,不可以蒙蔽你的双眼。冯小刚的观众垃圾论,也就是局部的发牢骚。

这两部电影,一部生活性强,一部想象类强,但这两类都不会让人内心感到非常的突兀,准确的说你不会觉得他们在炫技,反而是对一个故事娓娓道来,甚至不会让你觉得聒噪,画面可能是经过精心处理过的,但你不会觉得有问题,反而天然的觉得这个好,就像是一部电影,你看到了那么多穿帮镜头,那么多不符合历史的东西,你看的过程中都是在批判,你在看到电影字幕播放的时候,你还会称赞吗?很明显是不会的,就像是一部文学作品,翻两页就发现有几个错别字,你还会看下去吗?吴老师的原则是不出现错别字,他把这个当作是一种态度,可能审查论文的人不会觉得有什么,但心里那种微妙的感觉会有,说出来都会是正常的,但感觉不会欺骗你。

好与不好,同意与不同意,很多时候就差那么一点点,这是在时间极其微小的时候,一点微弱的因素可能就变得影响巨大,当然,放在时间的长河里可能又是另外一种感受,但此时此刻,Very important。

音乐是锦上添花的东西,恰当好处的响起,会让你瞬间触碰到天堂,我在黄昏的时候,又听到了赵雷的《成都》,突然觉得一个人在这个城市,也没那么糟糕,反而可以自由的做很多很多的事情,我今天又给自己买了一本书,韩松落《我口袋里的星辰》,准确的说,我喜欢这样的书名,可能甚于对书本身的喜爱。口袋与星辰,这两个意象的结合,都足够让人遐想万千。

我最近写字越来越找不到感觉,我想我也遗忘了很多很多的字,很多优秀的句子,我没有拥有过,文学是需要下死功夫的,靠一时的兴起,靠每天的写日记,我是不可能提高的,就是人一辈子习武,没有武功秘籍,最成功也只是一介莽夫,只会下一些笨功夫,这没什么不好,但就怕自己把自己感动。

明天我会去其他地方吗?没想好,不过现在确实困了,愿世界晚安,愿明天效率高效。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