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反常的就是她了

        一个远方朋友出嫁,我去参加婚礼。

        这是她一生中最美丽的一天。

        这一天全场所有的祝福都是送给这对新人的。

        伴郎伴娘团,这对新人此生最要好的朋友们,也都盛装出席。她们为让这对新人此生的今天唯一且永恒,使尽了浑身解数。

        我当然属外围二三线的朋友,远远地祝福着。

        伴娘团是我一直很关注的一个角色,我知道新娘这一生中最重要的朋友一定在这里。

        今天的伴娘团有四位伴娘,分别是新娘不同阶段认识但挚交至今的好友。四位姑娘行事风格迥异,但看出来相互熟识的程度绝对不是在这几天之内行成的。

        叽叽喳喳当然是未婚姑娘的特性,不管面对外界是什么身份,在最要好的朋友面前一定活脱脱是个话痨和戏精的结合体。

        婚礼前奏的游戏里,其她几位姑娘们叽叽喳喳的出谋划策,要在抱走自己心爱朋友的新郎面前硬气一把。

        但其中一位今天却反常了,行为变得异常安静,她的眼神只轻轻落在了新娘一个人身上。她只看到新娘的裙摆有点歪,安静地上前细细摆放;她只看到新娘的妆容有点花,焦急的去找化妆师交待些什么;她只看到有一刻新娘眼里满是眼泪,她突然开口讲了个笑话。

        很久以前,新娘曾经拿着自己从前的毕业照指给我,她的好友里面一个疯疯癫癫专业搞笑的姑娘,她说任何场面几乎无她不欢。

        今天反常的就是她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