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之心可以歹毒到什么程度?

“家人”之心可以歹毒到什么程度?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01

关于这个题目,其实我原本打算写为《跟没有素质的人聊天,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我本来想去知乎提问的,可是最后因为懒,我便没有去了。闲暇之余,写一篇文章,来表示一下我内心的感受。

事情的起因和结果我不太清楚,在我拿起了手机无意间翻到某个群聊时,突然间,头皮一麻。

老一辈的人在因为邻里之间的一点小事争论不休,作为后辈的我们,可以不参与进去劝架,也可以选择不出声,但是完全没有必要去火上浇油。

然而,在那个群里战火纷飞的时候,我竟然看到了跟我同辈的一个表表表表姐,抱歉,我真的难以启齿叫她姐,可是血缘上来说,的确如此。在这里,称她为B。

另一个表姐暂且称她为A,两个人在争吵的战队中,不属于同一方,其实这个争吵与她们关系也不大,尤其是与B的关系。

但是B在群里发了这样一句话,针对A和A的家人,聊天记录我直接贴截图吧,如下:

“家人”之心可以歹毒到什么程度?_第2张图片
真实的群聊天截图

B说的第一句话,是针对A的某个家人,因为那个家人在一场意外中导致了残疾,得到了一笔赔偿金。这是B的第一次发言,直接戳人痛处,满是尖酸刻薄。

后面A的回复也在,在我看来,在当时的情景中,是没有很大的问题的,但是再看看B的第二句反击,可以称得上“歹毒”了。

A的亲生母亲在几十年前生A的时候,难产去世,后来父亲八年远赴他乡,另娶他人,可以说算是对A不闻不问。

中间的曲曲折折艰辛不易,不足为外人道也。

所以,看看B的那句回复,是不是毒辣到让人揪心。

至少在我看到那句话时,心仿佛被绞到一起一般。

可能很多人会说,对于A而言,这几十年也这样过来了,B随口一句话,她可能根本没放在心上,因为已经习惯了,别人说的也没差。

可是,B是A有血缘关系的“家人”啊。

02

因为这个事情,我突然想到了我和堂姐很小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那一年我三岁或者大一点。

南方雨季过后,河水涨潮,翻腾不息,形成洪。

我和大我五岁的堂姐一同在河边玩耍,堂姐在过独木桥的时候,不小心被汹涌而至的洪水卷了下去。我吓得崩溃到只会大哭着叫:“姐姐,姐姐!”

姐姐在洪水里起起伏伏,脆弱的生命眼看着就要毁于一旦,就在那一刻,我充满希望的看向了在距离几十米的地方做农活的一个家人,铁铮铮的家人,一个中年男人,即使是现在,我们每年的大年初一都要去给他拜年和敬蛋的家人。

他就拄着锄头,站得笔直的看着指向河里大哭的我,纹丝不动,冰冷如铁。

然后,几分钟前来河里游完泳的一个同村大叔,听到了我的呼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扔下毛巾,从很高的河岸上,直接跳下去,奋力的游向了我堂姐。

在那个极速漩涡面前,如果他再晚一秒钟,堂姐就被湍急的河水卷去深渊,再也救不上来。

幸好,幸好,救上来了,在不远处其他地方做农活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们全部吓得惊魂不定的奔过来,对着那个大叔道谢。

只有那个明明离我们这里最近,却还是见死不救的男人,沉默着,继续低头干活,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之后,他甚至没有过来看一眼。

怪我天生记性太好,那么遥远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年的事情,也还是刻骨铭心。

堂姐在水中,至亲在很远的地方,那个时候,那个男人就是年幼的我救上堂姐全部的希望。可是他仅仅给了我一个冷漠的表情,午夜梦回,我都可以清楚的回忆起那种感觉。

太无助了。

03

人们常说:血浓于水。

因为有了一层血缘关系的牵绊,似乎就被世俗和言论控制住了。二十年如一日,即使我把当年的事实告诉了我的长辈们,他们也只是一笑而过,甚至说我看错了,或者说我太记仇。或者在我对那个男人冷眼相待的时候,他们说我不孝顺。

我很明白,为什么今天他们可以站在长辈的立场来指责我。

因为我堂姐活了下来,被好心大叔救了下来。

可是万一呢?万一当年,真的没有被救。最后被千夫所指的人,是谁?我估计会是我。

他们在悲伤之余,只会怪我和堂姐贪玩,怪我和堂姐自作自受,把他们自己所有的伤痛全部推脱到我一个三岁孩子的身上。

而那个时候的我,依附于他们生存的我,甚至根本无法辩驳。我可能会带着失去堂姐的这种罪责,活二十年或者更久。

想一想,真可怕。

04

所以“血缘关系”和“家人”这种词语,赋予我们更多的是什么呢?

是枷锁。

真正的家人,是不会在争吵的时候口不择言和专门挑痛处踩的。

真正的家人,是愤怒的时候出去买刀子想杀了你,却在买刀的路上看到你爱喝的甜豆浆,然后给你买了回来的人。

真正的家人,是我可以打你骂你,外人不允许动你一根头发丝的。

真正的家人,是无论发生过多少次争吵,只要你有事情,我永远无条件的站在你这边的。

真正的家人,是打不散骂不散的,是白天吵完架晚上你不舒服,我赶紧担心的去照顾你的。

但是在这个世界里,我们遇到的亲戚和家人,都是什么样子的呢?

大多数,或许都是我前面两个故事里的吧。

每个人都是一个孤独的个体,我们太渴望温暖和温情,可是在别人触碰你一下的时候,便跟刺猬一样的扎过去了。

世间哪有轮回?即使有轮回,你喝完了孟婆汤,今生之事便全然忘却了。所以,既生为家人,请对得起这两个字。

这两个在我看来无比神圣的字。

05

而那些打着“亲人”的幌子,嫌贫爱富刻薄毒辣心思诡秘的人,我只能说,我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跟你流着一样的血,我引以为耻。

但是今生已经没有办法改变这个既定事实了,如有来世,还请你远离我。

家和万事兴。

我很怀念年幼时候,每到过年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的走亲访友,我坐在爸爸的脖子上看世界。每年的团年饭都要吃三处地方,外婆那边一次,奶奶这边一次,自己家一次。

可是现在呢?

人聚不齐,心,更加聚不齐。

你不知道,在吃着饭的时候,谁的酒会泼到谁脸上。

你也不知道,原本是他用来给他削苹果皮的刀子,什么时候会扎进他体内。

你更不知道,这一秒好好的,下一秒怎么突然间就爆炸了。

亲情,变成了一个快速消费品。

虽然我觉得90这一辈的孩子,独生子女居多,堂表兄弟姐妹们原本应该无比亲密才是。可是偏偏,我们被上一辈的恩恩怨怨所束缚,我们无法决定任何事情,我无力去反抗这个事实。

所以我只能逃避。

我厌倦拜年,厌倦走亲访友,厌倦笑脸相迎,厌倦那一张张虚假面孔下恶心的嘴脸。

我只想要一份简简单单的亲情。

不过是“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不过是“你爱谈天我爱笑,梦里花落知多少”,不过是“每逢佳节倍思亲”。

不过是万年修得一家人。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