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幻]紫鸾宫见习院(006)

[神幻]紫鸾宫见习院(006)_第1张图片
紫鸾宫见习院(006)

小绿听了这话,心里咯噔一下。

它本来就对救不救那根大树没有多大的热忱,它担心更多的还是美希,因为它没能力救美希,所以才不得不听从美希的话,先来找风胡子救那棵大树。

然而,要救美希,谈何容易,就凭这个老和尚吗?小绿将信将疑地看着眼前这个看上去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老和尚。

——不管怎么说,先等等再说吧。

小绿心里想着,稍稍后退了几步,靠着禅房的窗户边站住了。但是它的眼睛自始至终没有再离开过桌子上的丝帕。

老和尚见状,笑而不语,自管自盘起腿子,闭上眼睛。

就这样不知坐了多久,他突然睁开双眼,与此同时,一个清亮的声音由门外传来:

“大和尚,你信上说的可都是真的?”

紧接着,一个年约三十五六岁的男子推门走了进来。只见他皮肤白净,头发乌黑,眉眼细长,体型不胖不瘦,身穿一件花花绿绿不伦不类的长袍子。

紧跟其后进门的就是前去送信的青云小和尚。

青云一进门就看见小绿站在窗边,一脸愣愣怔怔的望着来人。

“你发什么呆哪。”他上前几步推了一把小绿,“这是我师叔,风胡子上人。”

——风胡子,真的是风胡子,正是美希要它找的风胡子!

太出乎意料了!小绿作梦也没想到,自己千辛万苦要找的风胡子,此刻就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师弟,你来了。”老和尚站起身,笑脸相迎。

“不要!不要叫我‘师弟!’”只见风胡子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一脸不悦:“跟你说过多少回了,我不是你师弟,不要叫我‘师弟’!”

“还有你,青云。”他转头又对青云说:“你也不许叫我师叔,叫我胡子上人就可以了。”

“是,遵命,胡子上人。”青云嘴上答应,脸上却嘻嘻笑着,显然并没有真把这当回事。

看来,这只是风胡子一厢情愿的任性胡闹罢了。

老和尚没有理会他的不满,指着小绿说:“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你说的就是它?”风胡子走到小绿跟前,上下一打量,啧啧称赞:“真是一头不可多得的好驴子。”

突然,他猛得一个回头,斜睨着眼睛看着老和尚道:“说!大和尚!这宝贝驴子是从哪里得来的?”

老和尚佯作惊讶道:“原来真的是头宝驴啊,啊呀——我还怕我看走眼了,特意请你过来帮忙长个眼呢,哈……哈哈哈。”

——不说是吧?哼哼,我可不吃这套。

风胡子想着,抬腿就要往外走。

小绿急了,一个箭步冲到门口,前腿以膝触地跪在风胡子面前。

风胡子一怔,老和尚趁机一把拉住风胡子把他往椅子上一按,作了个辑道:“抱歉抱歉,和你开个玩笑。”

接着,他把如何发现驴子,又是如何捡到那块丝帕,以及如何知道驴子奉主人之命前来求助的经过说了一遍。

“可惜驴子不会说话,问不出更多的内容,没办法,所以就想到了你。毕竟,来金峰山的求助的人,十有八九都是来找你的。”老和尚说完,静静地看着风胡子,而风胡子则拿着美希的丝帕反来覆去的把玩着。

这师弟虽然性情古怪,但确实很有一套,这点老和尚也是不得不承认。

——老和尚是个出家人,他的师父却不是出家人。

当年,老和尚的师父老年得子,有了风胡子,自是百般宠爱。风胡子也是极聪慧,听一知十,很快便有了小神童的称号,可他对此根本不屑一顾。

他喜欢郊游,喜欢访友。后来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竟然一连三年没有回家。

三年后,他终于回来了,却再也瞧不上父亲教的本事。

他年少轻狂,不知顾及父亲感受,师父一时气急,说要将他逐出师门,当然最终并没有真正将他逐出师门。然而,他却较上了真,怎么也不肯再与父亲的弟子们互称师兄弟,就连从小看着他长大的老和尚也不例外。

过了良久,风胡子方才幽幽的说了一句:“你说这驴子前来求我是为了救它的主人?”

“我是这么猜的。你也看到了,刚才它都跪在你面前了。”

“不不不,”风胡子连连摇头,指着手上的丝帕,“这上面可不是这么说的。”

“青云,去,给我点个火炉过来。”他吩咐道。

“是!”

不一会儿,青云便提着一个点着的火炉进来了,这是冬日取暖用的,以黄铜铸成,八角形状,炉盖上镂空雕刻着“卍”字形的纹饰,炉身上则是栩栩如生的麒麟神兽和缕缕祥云。

风胡子接过火炉放在桌上,又将美希的丝帕平铺在炉盖上。

接着,风胡子以手掐决,口里念念有词道:“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水流湿,火就燥。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则各从其类也。”

念毕,只见丝帕化为一楼轻烟,袅袅升起,风胡子一手继续掐决,一手以拳抵颌,双目微闭,竟似睡着一般。

青云好奇,抬头望向老和尚。

老和尚冲他摆摆手,示意他安静。

——风胡子这是元神出离,跟着轻烟前往美希所在之地。

与此同时,身在赤鲁人营区木屋里的美希也是心头一震,她知道,这是有人已经读懂自己丝帕中隐藏的求助讯息,正施法以元神出离的方式寻找自己。

鸟羽修罗裳可以限制她的行动,却限制不了她施功作法,在来营房的路上,她已悄悄用隐文传书法把为大树求取解药的信息输入到那个丝帕之中。

——是风胡子吗?小绿找到了风胡子?

——万万不可过来,美希心急如焚。

——这里有陷阱!

原来,皋榷见属下花了整整一夜的时间也没有找到小毛驴,作为师出同门的他隐约猜到那小毛驴八成已逃离九蝶谷去搬救兵了,所以一早便在美希的周围暗暗布了一个斗转星移八门阵。

此阵为九老上人独创,在“封”字决阵法里是首屈一指。被封之人就像是被关在一密不透风的罐子里。不论仙凡人神,是真身还是元神,但凡强行靠近被封之人,便会踏入阵中,因而神气涣散,迷失于阵中,无论法力多强都要花些时日,方能重聚神气,破阵而出。

——当下,事态紧急,没有其他办法可想,只好这样了。

美希当即运功行法,也摆了一个八门阵,这是一个阵上阵,是在皋榷布的暗阵上又布了一个明阵。这样一来,既可以扰乱皋榷的阵法,又可以化暗为明,让风胡子及时发现,尽快离去。

作者:于桂凌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