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

这个周末吴文又出去搞他的什么徒步行走了。

上个月吴文在网上买了本《一个人的朝圣》,花了两天的时间就把书给看完了,逢人便讲书中的情节:一个六十五岁的英国老头花了87天走了627英里,他对我们说一个独行的时候,也许才能看到自己那颗伤痕累累、濒临崩溃的心。

那个周末吴文一个人穿着短袖、长裤和平时穿的运动鞋,钱包手机这些东西都放在家里,随身就带了二十块钱,早上六点从家里出发。

在楼下喝了点粥,买了两个包子,手里拿了瓶水就开始了一天的行程。因为家里住在市中心,他决定一路向北然后绕着这个他居住了二十五年的城市走一圈。

吴文平时比较喜欢锻炼身体,所以他其实觉得自己走一天应该没什么问题的。他对自己的体力和耐力还是不及自信的,可能爆发力不太够吧。

走了三个小时后,吴文看到了北高速收费站,这个时候的他觉得右脚底板有些许肿胀的感觉,全身都汗涔涔的,身上的汗干了以后凝固在皮肤上,像是在身上贴了一层塑料薄膜一样,很是不舒服。

他已经忘了自己是怎么走到这里的了,脑海里总是充斥着各式各样的想法,以往他都是戴着耳机,耳边总是想起那些他熟悉的旋律,随着音乐的节拍,不停地奔跑着。

当真的一个人在宽阔的人行道上行走的时候,他总是感到几分心悸,虽然还不到十点但悬挂在天空的太阳却已经在肆意的释放者它那炙热的光芒。

吴文忽然觉得他仿佛理解了那句“夏日当空,如临深渊”,一阵暖风吹过,但他觉得自己的汗毛都炸起来了,因为他忽然想到了那个他用了十年都没有忘记的人,忽然觉得内心的苦涩如潮水一般涌了上来。

一片叶子从树上飘落到倚着树的吴文身上,看着这片翠绿的梧桐树叶,那清晰的纹络就像是一根根丝线一样慢慢的连在了吴文的脑袋上,穿过了头皮刺进了脑海。那段记忆就这样打开了。

“很抱歉,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想你一定会找到比我跟好的女孩子的,谢谢你的关心,很抱歉。”吴文已经忘了有多久没有梦见韩琦了,是两年还是三年了啊!

有时候想想时间过得还真快啊,转眼两人已经认识快十年了,自己参加工作已经三年了,但两人从高中毕业后便再也没有见过面了,转眼已经六年了。只有通过朋友圈偶尔才能知道对方现在过得怎么样,明明有电话号码却从未拨过,实在是不知道那满肚子的话该从何说起。问问近况么?生活的怎么样?男朋友对你好么?

吴文忽然觉得自己身体上的疲惫和疼痛其实也挺好的,这让他知道自己依然还残存在这个世界上,他越发大步地向前走,狠狠地踏步,用脚底所感受到的痛楚来缓解内心的悲伤。

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总是拿这些话来告诫自己,对生活永远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吴文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个人影,是他的初恋——李梦。

大学期间,特别是大一下学期,吴文从高中同学那得知韩琦谈了个朋友,是高中时候的同学,吴文也认识。那家伙学习又好、长得也帅、打篮球也不错,谁会不喜欢这样的男生呢?可吴文心里总是隐隐有一种被背叛的滋味,我喜欢的人不喜欢也就算了,为什么要喜欢一个我认识的,还是平常一起玩的人呢?

那段时间他特别消沉,虽然是班干部但总是逃课出去上网,要么就是和朋友去喝酒,李梦是在一次吃饭认识的,好像是朋友的闺蜜,两个人没有太多的交流。

好像是有一次KTV唱歌的时候,吴文唱了一首阿妹的《解脱》,他沙哑的嗓音配合着虽然不帅却端正的五官,那张侧脸吸引了李梦,她从朋友那了解到吴文的事情后,就决定陪着吴文,两个人一来二去就熟识了。

记得有一天晚上吴文喝多了,李梦送他回宿舍的路上,吴文看着李梦的侧脸,和那个人一样留着齐肩的长发,突然间身体仿佛不受控制般的抱着李梦,两个人就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紧紧地吻着,再也没有人会干扰他们。

晚上两人没有回宿舍,直接去了宾馆。吴文到现在还忘不了李梦那晚含着泪花因痛苦而有些扭曲的脸,两人在床上紧紧地抱在一起,抵足而眠。

自那以后两人确立了关系,但是吴文的心中不知怎的总是拿李梦和韩琦对比,在一次次的对比中,他一次次的懊恼自己,他通过不断地折磨自己来缓解对韩琦的愧疚感,渐渐地他和李梦之间产生了矛盾,他觉得自己也对不起李梦,他不愿意在抱着她的时候想着另外一个人,这种痛苦让他想过死亡,最后吴文提出了分手。分手那天的李梦没有愤怒也没有憎恨,只是淡淡的对吴文说了一句:很抱歉,没能陪你走下去,希望你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孩。当时吴文记得自己像个孩子一样坐在道边石上哭了好久。

回忆一段一段的从脑海浮现,看着自己家楼下的大门,吴文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好累,只想躺在自己的床上狠狠地睡去。

那一晚他谁都没有梦见,只是又回到了那个校园,那个梦刚开始的地方。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