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图片发自App

一个人去电影院看了芳华。

从头哭到尾,哭到电影落幕,演播厅里只剩我一个人傻傻地呆坐在那里哭到身体颤抖,我想了很多,也准备写很多字,但又已删除说不出。从电影院出来,我站在万象城中央,看着金色的灯球,一点点变模糊,等到一个个小灯泡的灯光模糊无限延伸,变成四角星星的时候,才想起擦去满脸的泪水,但眼泪还是止不住。我一路哭着回来,脸上的妆也哭得金光闪闪。一个电影是如何把人性里的复杂展现地如此鲜血淋漓。

刘峰是活雷锋,被歌颂被赞叹,但也有落井的一天,而且投石之人毫不手软。何小萍被欺凌从不被善待,识得刘峰善良,但最终也在刘峰被赶出那个集体时对那个集体寒心,一心想着逃离。电影里有一句话,”一个始终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别善良,也最能珍视善良”。我看到很多人在微博朋友圈里发过这句话,我不知道他们怎么理解这句话,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能体会这句话。只知道电影里出现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泣不成声,我哭了好久好久,无数件往事在脑海中交织着,撕扯着,导致了入戏太深而无法走出的,大概是我从何小萍身上看到了太多当初自己的影子,想起那些在一次次转学周折里,一次次被欺凌不被善待的经历,想起那些被心理老师告知有心理障碍的日子,想起那些无助孤独又绝望寒心的日子。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别善良,是因为,在绝望又黑暗的境地里,哪怕是一丁点好,都是绝地之人坚持下去的勇气。因为太明白这种感受,所以太能体会这句话。有的时候,雪中送炭不只是解决了燃眉之急,而是拯救了一颗孤独而又绝望的灵魂。

但人性复杂,那些丑恶里夹杂着善意。让你爱不起,也恨不得。那个在何小萍被欺凌事后帮她说话的萧穗子,也是在背后嘲笑地最大声的人;那个看到刘峰被联防队打,义愤填膺地说着:“操你妈的,你敢打残疾军人,战斗英雄,我要报警”的郝淑雯,也是在刘峰转身走开后跟萧穗子嬉笑说着“你说他现在还想摸吗”的人,他们从来没有相信过刘峰的清白,也没有珍视过他的善良.........好像没有人是十足的恶人,在这个人性的泥潭里,我们都在挣扎着,一边满腔热血,一边残酷冷漠。那些嘲笑你伤害你的人,可能在某些心中善意被激发的时候又想来温暖你,所以最大的悲哀就是这个世界让你不敢爱,也恨不起。

电影最后,何小萍对刘峰说出那句“能抱抱我吗”,刘峰伸手抱着何小萍,我的视线已经模糊,哭到不能自已,善良不被识别的刘峰和从不被善待的何小萍,最后相互依偎,是该让人欣慰。

但我心中的压抑之感,却久久不能散去。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