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流年(1)--纪念那些挥斥方遒的三年时光

我愿意用我的目光站在你的世界了解你--关于老师。

老胡,是我的高中第一个班主任,很理解我。老胡有时候有些忧伤,或许是因为自己沒带个好班而难过,其实我觉得吧,沒有不好的班,只有个性不同时班罢了。老旷,我的第二位班主任,我尊重,我看好。印象中的他很负责,很努力,但太严格,不过自古以来严师出高徒。高考前多亏了老旷,我们班才考得这么好。

汤老师,能把高中数学教得一流,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的老骨干。一看她现在的面相,就知道她年轻时是杠杠的大美女。老武,面相如松鼠一般可爱,喜欢笑,喜欢卖萌。不要以为他就只会卖萌,他可是二中的物理骨干教师。老武平生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抢课讲物理,巴不得每天都给我们上物理课。让我这个以前最讨厌物理的人儿不讨厌物理了,跑去书店特特意买了本厚厚的三五规划,但实在是不会做,大多是空白页,也因此高考时物理考得一塌糊涂。或许命中注定学不好物理。

智慧,一个大孩子般的老师,去办公室时老喜欢拿东西给我吃。唯一的遗憾是沒能留下你漂亮的英文祝福。当了两年的课代表,觉得自己有很多方面都沒做好。以后我不会忘记学习英语的。对,学习英语。(PS:现在对英语一脸懵逼,真对不住四年前的自己)。陈老师,我觉得他实在,语文不错,有耐心。遗憾的是语文沒发挥好。一直都挺喜欢语文,博大精深。大学生时没学成汉语言文学,不过我会时常记得多读书,多写字,平淡的生活因为有书中的世界而精彩。

我愿意陪伴着你一起哭,一起笑--关于朋友。

我不是个外向的人,不擅长与人搭讪,因此,高中的朋友不算多,但都是很好的人。伤心时,朋友们开导我,讲些开心的事,让我忘记悲伤。我快乐时,我也会拉朋友们一起笑。我偶尔会卖萌下,装装淑女。谢谢你们看穿我但依然让我装下去。

最讨厌的便是分别,一但分别我们可能不再是谁的谁了。各安天涯,有了新的朋友。我想,即使不在在一起,只要想起青春的日子,快乐单纯,聊聊八卦,我们的心还是在一起的。以前期待与担心的原来也不过如此,预见不如不见。--关于高考与分别。

高考前一晚,莫名其妙的失眠了,然后是歇斯底里的恐惧,看着漫漫黑夜,两个小时。无休止的想念与紧张。高考第一天,第一场,语文,狗血的选择与现代文见证了我的败笔。第二场,数学,第二卷,量力而为。书写着十二年的细心与警惕。第二天,紧张的面对最不擅长但却也最无情的理综。一考完,一大群人都是想去碰墙。最后的礼物,英语,无比的平静。十二年的日日夜夜,就为这两天。落幕了。晚上,班上聚会。从不喝酒的我像个猛女般喝醉了。悲催的发现原来我酒精过敏,从此决定不喝酒。通红的脸映衬着是伤感的心。而后,一大群醉鬼去唱歌。本想与颖子合唱朋友,但一大堆人对着话筒哄,我也哄唱着。一首又一首。人醉了,心却清醒着。心知肚明,明天就是分别的日子。不知道明天是什么颜色。

我愿意牵着你们长满皱纹的手,去看明月与听清风--关于亲情。

为了我们的梦想,爸妈在这座繁华背后依然映衬着某些人的贫苦的地方落脚。快乐并着汗水。在学校里累了,回到家里借着放松的理由心安理得的看着肥皂剧,什么事都不做,还硬喊着累。其实爸妈不知道比我们累多少,他们既心累又身累。听哥哥说阿爸在我高考的时候特紧张,天天看新闻。貌似他以前从来没有看过新闻。他怕我一紧张在考场上昏睡过去。还好,我够强大,虽说失眠了,幸运的是沒有出现意外事故。考完了精华板的“鬼卷”。

一考完,有的家长都哭了。不知道爸爸是否也落泪了。这仅仅是第一步,填志愿是最让人痛苦的事。我是个懒人,最讨厌找资料。还好有老哥出马,一切都好办。12年的时候家里没有网络没有电脑,只能去网吧找资料填志愿。记得那几天,他天天泡在网吧里,八小时。眼睛都痛了,不过为了我他沒喊一声苦。他还发动他的各路朋友帮我审定学校,有他们真好。

虽然老哥既不富也不帅,可是他是好哥哥。帮他去挑衣服,我真觉得他还好小,像高中生,可是他已不是,他为了自己,为了这个家要去工作了。他的选择是对的。爸爸很伟大。就算有苦有伤,我们一家人都会很团结。为了我们的最初梦想,我们会努力的。当你们老了,我愿意牵着你们的手,我是家长,你们是小孩,我带你们看风景。那就是幸福。

我愿意等候着你,我愿意陪伴着你看细水长流--关于爱情。

不知道为什么越长大会越孤单。曾经无话不谈的朋友变得有点神秘了,不是他或她不把你当朋友了,而是他或她的世界多了一个人。他将是她的中心。周围很多人都恋爱了。有时候我在想,要是我也恋上了,岂不是也不错。其实他们是幸福的。他们的爱情是纯粹的,没有很多社会上的因素,猜忌或是欺骗。简单而又淡淡的幸福。早恋也没什么,只要遇上了对的人,一起努力,一起进步。做为旁观者,见证过很多小眼神,什么暧昧,什么关心,什么生气之类。我的同桌,其实你挺幸福的,你家LN对你那么好,珍惜吧,傻女人。邓幽帅,贤慧,等等,你们都一样,会幸福的。(PS:只可惜后来这几对都分手了)虽说早开的花大多夭折,但是花开的过程很美。从中或可明白一些东西,或可收获一些东西。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谁把你的长发攀起,谁给你做的嫁衣--关于同桌。

三年,同桌换了一批又一批,每个人都不同。高一残留的记忆很浅,都有点记不清了。邓媛菁,小巧玲珑,爱吃零食。曾晨璐,大气。郭瑛,有点霸气,人很好,大美女。吴悦,只记得她的名字。高一淡去,高二分科,很多人都散了淡了,很多人又聚了识了。丁珺,短头发时,帅气得像男孩,长头发时就是美女。一首歌就把全场hold住,又有艺术细胞,还记得你给我和罗子猪的画的大头漫画。罗子猪,外表像小孩内在是大妈极人物,要是我衣服穿少了,就会唠唠叨叨,不过谢谢你的唠叨。以后没有你的唠叨还真是不习惯。天真无邪没有烦恼的小朋友,读书认真,不过看起小说来也挺疯狂。拖拉机,我至今还记得我偷看过你上课的睡姿。让我忘不了的还有你拖拉式的笑容,老同桌,又一大美女。最后一任同桌,彦洁狗和罗子猪。彦洁嘛,小女人一个。在LN的呵护下,越发的有趣。文静乖顺,偶尔也闹闹脾气。(可是后来你们分开了)同桌的你们,无论你们在哪个角落读书,都要快乐。再见了,相互嫌弃的老同学。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