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红颜——意之篇(三十二)

  我叫王意之,是个侠士,因为我总是带着一个笛子,江湖人称我是‘玉笛公子’。我是从君山老人,我娘也是大侠,我爹,在我十岁之前,我不知道我的爹爹是谁,只是每晚都看见娘拿着一块玉佩,用手帕爱惜的擦了又擦,我无数次看到娘拿着玉佩偷偷流泪。我猜想那是我爹留下的,只是我娘不提,我也从来不问。我恨我的爹爹,是他让我娘如此的伤心难过,我甚至还暗暗发誓要杀了他,让娘开心。在我十岁那年,我娘得了重病,临走时告诉了我的身世。

  我的娘是江湖人,身在江湖,难免被是是非非所缠绕。一次我娘被仇家追杀,伸手重伤,被一个将军所救,这个将军就是我的爹爹。我娘当时伤的太重,都快不行了,那个将军就亲自上山采药,令最好的军医为我娘救治,我娘命大,活了下来。在那个将军的悉心照料下,我娘渐渐地康复了,也渐渐地爱上了那个将军。可是那个将军已经成过婚了,他坚决不接受我娘,哪怕我娘愿意做小,等我娘的身体一好,他就将娘赶了出去。即使这样,我娘还是不死心,甚至自残,然后再找那个将军治伤,可是那个将军还是不肯接受娘。娘是个心高气傲的女人,能做到这份上了,还是没有得到那个将军的心,就决定离开了,可是,她想要那个将军永远记得她,就把将军骗了出来,给他下了药,那个将军迷迷糊糊的与娘有了夫妻之实。

  娘说,爹大概不知道有我的存在。娘把爹的一对玉佩拿走了一块,娘说,她只当是个念想,从此之后,永别天涯。等战事结束后,我爹就回去了。娘曾经偷偷地抱着我到爹的家里去看过,爹家中的那位夫人美丽贤惠,端庄大方,对爹爹更是相敬如宾,便会去了。

  娘说:“你的爹爹曾经抱过你,还逗你玩呢,还给你买了拨浪鼓。可惜当时在他眼里我只是个需要帮助的弱女子。你说,要是我当时没有易容,他看到我会不会高兴?”再后来,西北战事又起,爹爹奉命出征,战死在岐山,她的夫人也随她而去,只留下了一个年幼的女儿。

  “娘本想把她抱回来的,她是你爹的骨血,她的娘也是个好女人,娘敬佩她。她有江湖人的血性。可是当今的皇后把她接进了宫照料,也好,宫里锦衣玉食总比跟着我粗衣淡食的好,意之,日后若你能在见到你妹妹,务必要保护好她,把她的画像烧在娘的坟前,她的生辰,娘每次都回去看她,以后再也见不到了,他和你爹长得真像。”娘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意之,娘不后悔爱上了你爹,你爹是个……”。娘去了,我遵从我娘遗愿,把她葬在了离京城的最近的山上,我知道娘的意思,她想离我爹近一些,那座山可以看到我爹的坟。

  娘去世后,我就跟着君山老人学剑,君山老人还有有一个女徒弟,叫颜紫凝。她很活泼,古灵精怪的,胆子也很大,总是喜欢戏弄师傅,但每次都是我替她受罚。我们每天一起练剑,一起玩耍,渐渐地我爱上了她,可是她似乎对我无意。她长大了,美丽的面容,让她一出江湖就名声大振,甚至得到了一个美丽的雅号‘夜未眠’。 

     也许是从小就过着众星捧月的生活,把她给惯坏了,她总是戏弄那些痴迷与她的人,看着他们为她伤心,每次我都会劝她,说她不应该如此对待别人的感情。“我又没有叫他们,是他们自愿的。”就这么的她的美丽令江湖的青年才俊折服,也让他们心酸。阿凝知道我对她的心,但是阿凝告诉我说,她只会是我的师妹,不会是其他。她说:“师兄,我不是一个好女人的,我不值得你为上心,在我心里,你只能是我的师兄。你该找一个好女人的,我不会做任何人的妻子的。因为我喜欢这样的纸醉金迷的日子,我不会爱任何人的。”我总以为阿凝只是贪玩,等到她玩够了,就会回到我身边,我一直在等着。

  阿凝说的话终于还是食言了,她爱上了一个侍卫,可是那个侍卫却不爱她。我开始以为她只是像从前一样,只是短暂的喜欢而已,后来却发现她真的陷入了其中。她为那个侍卫疗伤,为他做饭,熬药,从未见过她如此开心过,哪怕那个侍卫从未给过她笑脸。我想杀了那个侍卫,可是却发现那个侍卫爱上的是我从未见过面的妹妹。我认出了那块玉佩,和我的一模一样。我小心地询问着玉佩的来由,更加确定了她是我的妹妹。只是我不能和她相认,这是我的秘密。我的妹妹萧阳,美丽活泼,善良单纯,她有着王者的高贵,又有着娇蛮的小脾气。我玩笑之中让她喊我哥哥,她真的喊了我哥哥,娘,我找到妹妹了,您知道吗?在阿凝,妹妹,我,萧誉之间,我小心地平衡者,我希望阿凝能够幸福,可她为什么偏偏爱上了那个侍卫,那个侍卫为什么偏偏看上的是我的妹妹。我试探着妹妹的心,看她是否也看上了那个侍卫,如果没有,那么至少阿凝还有机会,她会幸福的,可是我发现我的妹妹也爱上了那个侍卫,这样也好,至少我妹妹是幸福的。等阿凝伤心过后,也许会看到我的存在。

  我的妹妹还是要走了,她是公主,注定不属于民间,我本想带她去我娘的坟前祭拜,让我娘看看她心爱之人的女儿,终究是没有去成。

  我把妹妹的画像带到我娘的坟前,告诉了娘,我看到妹妹了,她很幸福,她是受人宠爱的公主。可是这时候,阿凝来了,她告诉我我的妹妹要远嫁北靖国的消息。我找到了萧誉,问他什么不去争取,至少可以把她抢出来。萧誉告诉我说他已经试过了,我的妹妹不肯跟他走。“那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放弃吗?”我气恼这个男人的软弱。“不,我要在半道上把她劫出来。”我看着他手里的包袱,告诉他我是来帮他的,告诉他我和妹妹的关系,他点了点头,“怪不得公主说每次见到你都觉得亲切,好像见到失散已久的亲人一样。”我和他详细的计划了一切,便开始着手准备,他临走的时候告诉我:“她不叫萧阳,她叫杳杳,苍苍竹林寺,杳杳钟声晚的杳杳。”杳杳,我的妹妹叫杳杳。临行之前,我潜进了皇宫,看到我的妹妹,她瘦了很多,她劝说着太后让她远嫁,她说不想太后与皇上因为她而起嫌隙,她说她不嫁给皇上,在大梁就不能再嫁人,只有这样是最好的结局。她说……。我的妹妹,为什么现在你还要为别人考虑。我答应过娘要保护你,就一定会做到。

  我再去北靖国的路上遇到了阿凝,阿凝告诉我说她也要去。“我知道你要去帮助他,我就知道他不会就这么的放弃,我看上的男人绝不会错。”阿凝仍旧一脸的骄傲,只是这些骄傲深处是满满的悲伤,“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帮助他,可我知道我要帮助他。让我加入你们吧!”“值吗?”我问阿凝,“他不会因为你帮了他而对你另眼相待的。”“值,我不为他,只为我的心。”阿凝笑着说,“师兄,我不要让他知道我帮他,我不想他对我有愧疚,我希望在他心里我永远是那个风华绝代的夜未眠。”我点了点头。

  我在北靖国的一座靠近边境的都城里做了‘采花大盗’,帮助那些被强娶的女子重回自由,帮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那些达官贵人个个都惧怕不已,每次办完事情,阿凝就会在桌子上放一朵阿芙蓉,阿凝说这花是仙子,也是恶魔,就像我们现在做的事情。三个月过去了,‘采花大盗’名声大振,我的妹妹杳杳也来到了这个都城。萧誉找到我,说一切都安排完毕,就等今晚动手了。“我把杳杳送到安全的地方,就回来帮你!”我谢绝了,“我会请一个江湖朋友帮忙,你带杳杳离开,一定要确保他的安全。好好对我的妹妹!”萧誉临走的时候说:“你知道吗,杳杳在京城外有一个家,她以前会经常去那,她说只有在那里她才会感到真正的宁静,感觉到家的存在。藏玉山庄,你要是想看的话,就去看看吧!我想这大概杳杳最惦念的地方了。可惜再也不能去了!”

  那一晚,我和阿凝奋力拼杀,为萧誉争取时间。可是低估了北靖国得守备能力,阿凝也受了重伤,我带着阿凝突出重围,可还是没能救得了阿凝,阿凝临死的时候说:“师兄,对不起,我一直笑你傻,只知道付出不知道回报,我现在终于也傻了一会了。师兄,对不起,师兄,我以前只知道是那些男人自作自受,现在终于轮到我自己了,这种滋味让我痛,让我难过,可我还是忍不住的去感受。师兄,你知道吗?我会看上萧誉,只是因为他当时看着那片竹林,说如有来生,我愿为树,一叶之灵,窥尽四季。我以为他是在说揭语,这一句话不知怎么了让我忽然不想在漂泊了。我以为他只是在说这句话,我没想到他是在对竹林深处的人说的。师兄,来世我想做一棵树,安安静静的生长,就长在他的门前。他一进门就能看到我,一出门也能看到我。师兄,你把我葬在离开最近的地方,好不好?不管是今生还是来世,我都想离他近点!”我抱着阿凝,阿凝是在我的怀里死的,我看着阿凝离开这个世界,闭上了那双美丽的眼睛,从此,她的美丽就只能留在心里了。

  萧誉和杳杳来到了君山,我和杳杳相认了,主持了他们的婚礼,我把阿凝葬在君山,葬在了萧誉了要经常经过的路上,也许这是对阿凝最好的选择。我离开了君山,想去外面走走。一晃几年过去了,这天,我来了京郊,正好遇到琪王世子回家探亲,他连年在边关守卫,已被封为了上将军,只是还没有娶亲,我看见他的爹娘在城外迎接,涕泪纵流。边关苦寒,谁愿意自己的孩子到这样的地方去呢!自顾英雄一怒为红颜,不知他的红颜是否依旧?忽然想起藏玉山庄,就去了。我敲开了门,看见了另一个等待中的女子。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