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小军师(5)

三国之小军师(5)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贝爸-西土瓦大神作品 


三国之小军师(5)怒鞭督邮

  这一天,有上差前来送信,信上曰:不日督邮大人将会巡视此地,令平原县令做好准备到时率众迎接等等。

  刘备接到来信十分重视,当下把关羽张飞简雍和韩飞找在一起,把此事说了一遍。其他人没做他想,既然是督邮巡视,那大家照常安排便好了!唯独韩飞一脸古怪,心中暗想:这督邮不会就是被打的那位吧!

  两日后,适督邮行部至县,刘备出郭迎接,见督邮施礼。督邮坐于马上,惟微以鞭指回答。关、张二公俱怒。及到馆驿,督邮南面高坐,刘备侍立阶下。良久,督邮问曰:“刘县令是何出身?”玄德曰:“备乃中山靖王之后;自涿郡剿戮黄巾,大小三十余战,颇有微功,因得除今职。”督邮大喝曰:“汝诈称皇亲,虚报功绩!目今朝廷降诏,正要沙汰这等滥官污吏!”刘备喏喏连声而退。

  回到县衙,刘备招来众人商议,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韩飞笑道:“这督邮如此做派,无非是索要贿赂耳。”刘备生气道:“吾来此地与民秋毫无犯,哪里有财物与他。罢了,明日我自去求见与他!”只是刘备并不知道,当晚督邮就让人掳走了县吏,并让他出面诬告刘备。县吏并不答应,于是督邮一怒之下让人把他绑在树上鞭笞了一顿,然后关进柴房不给他饭吃。

  第二天,刘备多次被求见,俱被门役所阻,竟连大门都进不得了。傍晚时分,三将军张飞张益德为刘备之事烦心,饮了几杯闷酒,骑着马由打驿馆门前经过。他看到有五六个老人跪在驿馆的门前。于是下马询问,不问还好,这一问只把张飞气的七窍生烟。原来众老人答曰:“督邮逼勒县吏,欲害刘公;我等皆来苦告,不得放入,反遭把门人赶打!”

  这张飞听完之后大怒,睁圆环眼,咬碎钢牙,径入馆驿,把门人那里阻挡得住,直奔后堂,见督邮正坐厅上,将县吏绑倒在地。飞大喝:“害民贼!可认得你家三爷吗?”督邮未及开言,早被张飞揪住头发,扯出馆驿,直到县前马桩上缚住;攀下柳条,去督邮两腿上着力鞭打,一连打折柳条十数枝。

  刘备此时正纳闷间,听得县前喧闹,问左右,答曰:“张将军绑一人在驿馆门前痛打。”刘备赶忙出去观之,见绑缚者乃是督邮也。刘备惊问其故。张飞曰:“此等害民贼。不打死他等甚!”督邮告曰:“玄德公救快我性命!”刘备乃是仁慈的人,急喝张飞住手,这才就下了督邮的性命。

  出了这等事督邮自然不敢久留,不顾身上的伤痛带着手下连滚带爬的逃出了平原县城,直奔南皮城而去。关羽此时在一旁道:“大哥,你放此贼走脱,他必归告州牧,州牧听他一面之词降罪我等又该如何?”

  “扑哧”一声笑,韩飞在刘备身后开口说道:“二将军不必担忧,刚才我已安排妥当。此贼怕是见不到太守大人了!”

  “哦?子聪又有何谋划?”关羽好奇道。

  “二将军莫不是忘了张疑了吧!这督邮为祸一方,其勒索的全是民脂民膏,合该归还于民才是。”韩飞说完便不再言语。周围几人听了也是一脸了然之色,唯独张飞张三爷瞪着眼睛盯着韩飞问道:“飞小子,你绕来绕去说的是什么?究竟是要怎么办才好啊!”

  “三弟不必多言,随我进屋说话!”刘备斥责了张飞一句,当下安抚了县吏几句,又给了他一些银钱让他前去看伤,这才招呼众人一起进了县衙。

  来到后堂,众人落座张飞又迫不及待的叫道:“飞小子你快说啊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个贼督邮可不能轻易放过他了。”

  “哈哈哈!三将军你少安毋躁,你放心那个督邮是跑不了的。”韩飞大笑着说道。他说完众人也是一阵的大笑,唯独张飞还是一脸的纠结,他实在搞不懂韩飞要怎样处置那督邮。刘备此时心情舒畅了起来,吩咐手下制备酒宴。

  直至酒宴结束张飞依旧没弄明白,韩飞做了什么安排。最后还是关羽,对他道破了玄机。原来在刘备让张飞住手之前,韩飞已经让人给张疑下了一道命令让他,出兵劫杀督邮一行。现在这个时辰怕是督邮已经丧命在张疑手中了。

  “读书的果然没有好人,别看飞小子岁数不大做事竟然如此狠辣!”张飞跟关羽嘀咕道。关羽凤眼微眯赞同的点了点头。

  转过天来,张疑让人送来了一个锦盒,还有一车的财物。刘备把众人叫来,示意张飞打开锦盒。张飞上前把盒盖拿开一看,里面竟是一颗人头。仔细端详可不就是那督邮嘛!

  众人此时对于韩飞不由得佩服起来,小军师出手果然不凡,不但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了督邮,还连带着到手了这一车的财物。韩飞感受的大家的目光,心中不自觉的也飘飘然起来。他琢磨着是不是也弄一把鹅毛扇才好,这个形象才更像是军师的装扮。

  后来州牧果然派人来询问督邮的下落,刘备装模作样的派出人马四处寻找。结果是在两界山下发现了督邮一行人的尸骨,而且他们的财物均被洗劫一空。州牧韩馥得知消息后,急令南皮城中出兵剿匪!务必要把两界山上盘踞的黄巾余孽剿灭干净。这是后话暂且不提,单说刘备现在要粮有粮要钱有钱。于是暗影的建设便加大了起来,不但在青州、徐州都设立了分支,就连苦寒的幽州也没放过。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之间已到了秋末,眼看着年关将近了。这已是中平五年末了,如果不出意外大汉灵帝将在明年驾崩。然后接下来就该是董卓乱政了,不行一定要在灵帝驾崩之前把刘老大的后方安顿好了才行。韩飞一边想着一边快步出了流民营,紧了紧披风上马直奔县衙而去。韩飞这小半年也没有闲着,骑马便是他新学会的技能。

无戒21天训练营第5天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