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他们多N份的关怀

     慧是我的为数不多的闺蜜,我们彼此兴趣相投,三观合拍,相似的家庭及求学经历,因此即使现在分开在不同的城市工作、生活,我们还会经常联系,隔三差五一通电话或一段微信视频诉说身边所发生的事,吐槽生活的烦恼、分享开心的段子。

 只是近来,联系多次,她都显得非常忙碌,电话也打不通,发的微信只回复现在比较忙,有空再给你电话。恰好我工作也忙的昏天暗地,就没有再联系过她。

     今天周日,上午睡饱了懒觉,下午躺着床上百无聊赖地刷朋友圈、看百度新闻,突然很想打个电话给慧,不知道这段时间她在忙什么 ,想着今天是周末,她应该会有空接我电话。我迅速点开手机拨号键,出来一批最近打过的号码,一直下拉,找到了她,拨通,电话那头响了嘟嘟几声后,传来了“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她拒接了我的来电。紧接着微信上收到她的消息 ,我现在在医院,不方便接电话,回头给你打电话。我问,你生病了? 几分钟后再次收到她消息,是我爸,得了脑瘤。我望着最后两个字,一瞬间,惊愕、悲痛充斥着我的内心,像一只强有劲的手紧紧扼住我的喉咙,我找不到一句话甚至一个词去安慰她。良久,我只是发过去两个拥抱的表情。

     我迅速跳下床,拉开紧闭的窗帘,推开窗户,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冰凉的夹杂着雨水的空气。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听到身边的人突然检查出种种骇人听闻的疾病,尤其是听到年龄相仿朋友的父母,更让我感同身受。我会联想到自己远在外地打工的父母,我真怕有一天命运居高临下地带着威严的判决书,将我一直恐惧、担心的裁决高声在我面前宣读。那时候,我该怎么办?为人子女,将近而立之年,我却一直地奔波流离 ,至今都不曾拿钱给过父母,无法让即将六十岁的他们免于工厂的辛苦劳作,在家安度晚年 。我真怕,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这是一种何其悔恨何其悲凉的情境 。如果真是那样,父母这辈子予我的厚重恩情,将如沉重的枷锁般紧紧锁住我的内心,让终身我无法卸下。

     我心里无比愤恨,觉得我和我的朋友们都是平平凡凡的人,没有什么大富大贵的愿望,只想着父母亲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好,可为何如此卑微的念想却成了最难实现的奢望? 无常像是生命里最神秘的访客,你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敲开你家的房门,打断你们幸福的吵闹声,送给你们一个只能接受不能拒绝的黑色礼盒,里面精心包裹的礼物有疾病有意外有天灾有人祸。

     我望着窗外嫩绿的小草,高高低低的小树铺满了小河道的两岸,新的生命即使在今日这样的阴霾阵雨天气里也彰显地熠熠生辉。渐渐地,我内心趋向平静,或许正是由于生命的无常,才让经历过、看到过、听到过的人反省自我,活在当下,抓紧时间好好珍惜眼前所拥有的。

     细细想来,除了被动接受意外,在这之前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很多。忙碌中,经常抽空打电话回家,听听父母的唠叨,跟他们说说身边的趣事。大小长假多多回家陪父母,买些他们喜欢吃的东西、穿的衣服,感兴趣的书等等。父母节省了一辈子,对自己总是分外节约,如果我们留心观察他们的生活所缺及喜好,即使买回去他们免不了数落几句,可心里终究还是开心的。 在家时候,不妨放下你手里的手机、小说、电视、游戏,主动帮忙一些家务,即便是心疼你的父母不让你参与,你也不要立马走开,呆在他们身边多和他们拉拉家常,等到有机会帮忙时候,不要错过。比如烧饭前准备菜蔬时,有好多道工序是可以同步进行的,像有人削土豆皮有人就可以洗青菜。找机会带上父母一起去旅游,给他们看看这辈子没看过的风景,让他们尝尝不曾吃过的小吃,拍很多纪念照片,这些将是你以后回忆里宝贵的财富。

     长久以来,在父母面前,我们习惯了甩手掌柜的生活,不曾细细观察父母年轻高大的身形是如何日渐佝偻,他们明亮有神的眼睛在何时已慢慢浑浊,我们总是只顾着自己拼命前跑,忙于求学忙于工作,却没有回头望望身后的他们。所以从今天开始,从现在开始,请给他们多一份,不,是多N份的关怀,不要让你我的人生爬满遗憾。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