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鹅》阅读笔记 | 第十七章 洛克的疯子

这一张重点讲钟形曲线尤其不适用于金融和经济领域。简单的说,钟形曲线的前提是事件之间彼此不联系,而且任何一个事件对整体影响不大。 但是金融领域恰恰不是这样,比如过去美国股市50年时间里,最极端的10天代表了一半的收益,这个特点更符合幂律分布而非正态分布。问题是现在的经济学和金融学研究一旦走向建立数学模型,则几乎都是采用了正态分布,这样的模型在塔勒布看来完全无法用来指导实践,属于洛克说的那种对错误的事情进行正确的归因的精神病疯子。

塔勒布有几个有趣的结论:

我宁愿在大的范围内做得正确,而不愿在精确的地方犯错 。

理论的简洁,有时是诱使你为了简洁而简洁。

理论就像药:经常无用,有时必要,总能自愈,偶尔致命。

貌似这章讲的主要和从事金融行业的人相关,离我们普通的打工者距离较远,其实不然。

最近华为的大于34岁的员工主动裁员,以及头两年闹的沸沸扬扬汤的40以后的外企人员在干什么,更不用说未来人工智能真正崛起以后对现有工作的替代(年轻人还有机会 ,一旦中年被替代几乎就没有翻盘的机会了),其实背后都说明了两件事:

靠打工是不可能财富自由的,对于很多人来说能不能赚到可以养活自己到死的钱都不好说。有人说如果现在在北京退休能养到死的最低条件是:三套房加500万现金。

越早的建立被动收入,甚至是睡后收入,抗打击能力越强。这个税后收入要么是创业,要么是投资。一旦谈到投资,则就和塔勒布的主业相关了。

我甚至在工作中观察到一个现象 ,大学里的优秀学生,成绩特别好的,一般在职场上,尤其大公司也更容易脱颖而出,他们工作上也会表现的非常勤奋和出色。但是,往往这些人很少在过去十多年里在房产上投入很多,最后的个人或者家庭净资产反而不如那些学校里吊儿郎当,考试整天抄袭的人却把大部分钱都买了房子的人。当然这个有很多解释,比如工作上出色的人业余时间更少,比如工作好的人工资高,有时就忽视了投资收益,再比如索性就是过去中国房地产市场太变态了,正常的人不应该抓得住这个机会。

上述这些解释或许都有道理。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看看日韩台湾香港的历史,一国经济快速发展期时房地产大发展是大概率事件,错过这个机会实在不能算是智者,尤其那些高收入者。看完这章,我忽然有个想法,学校里成绩好的人,往往更追求精确,大公司里打工打的好的也往往是做事更符合公司流程的,所谓的工作出色也体现在精确上,这些人的特长就是把事情搞精确,或者按照精确的预测来,他们修炼的已经不擅长在模糊的环境里处理模糊的事情了。

公司给一个年度目标,经理把它分解成具体的任务,制定计划,不断的监督团队执行,这基本就是大公司白领的工作。当面临要投入大部分积蓄,甚至还要贷款去买房还要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时,他们反而退缩了,这并不是他们所擅长的,往好里说,他们不擅长赌博,往差里说,他们还不是第一流的人才,不擅长处理不确定性。

所有的投资,不管是股票、黄金、比特币、古玩还是房地产,本质上都是预测未来一段时间卖出时价格比现在买入时更高。所有的预测都是概率,都有不确定性,只是时间长短而已。你无法面对不确定性,无法建立一个有效的方法论去处理不确定性,你就不可能在投资上取得成功,甚至你都不会放很多的金钱甚至精力在投资上,那你的收入就会只有工作这一条路。除非你的运气足够好 ,能力足够强,否则你总会碰到打工打不下去时,钱还不够养到死的窘境 。

从这个意义上说,投资,的确越早越好。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