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伶泪(32)

莲子人生中不是没经过生死考验,十几岁的那场洪水中,险些丧命的是她,吓破胆的,却是丹姐。

李丹之所以坚决反对儿子去地震重灾区,爱子心切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在她未满二十岁的妙龄时期,在乡下插队时的那场致使莲子家地窑庄基灌水的暴雨,于她而言,已成为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乃至一场如影随形的噩梦!

每每午夜梦回,她几乎都是大汗淋漓地挣扎在一片汪洋中,伸不出头,喘不了气,最后在险些“淹死了”的恶梦中惊醒。

所以,她不愿儿子在青少年时期也有这样危险绝望的处境和经历,唯愿儿子能平安、健康、阳光、开朗、快乐的长大成人。

全国各地迅速掀起了一股抗震救灾捐助的热潮,兄弟省市从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到民间组织、民营企业,一辆辆挂着救灾标语、装满救灾物资的重卡,援援不断地运往灾区,凡挂着救灾横幅的车辆在运输过程中一律免征路桥费,据说有个别不良商贩也打着救灾的旗号逃避路桥费呢。

莲子的公司也捐了数十万的救灾物资,她主要针对的是孩子,灾区许多学校停课了,更多的帐篷学校却搭起来了,她至今都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新闻中的一个镜头:在一所夷为平地的小学教学楼的废墟上,我们的国家总理捡起一个粉色的书包,沉痛地一时间哽咽失语,旁边随行之人无不眼泛泪花。

莲子似乎看到了儿时的自己,那个坐在做功课的栓儿旁边纳鞋垫的小女孩,那个那么渴望拥有书本拥有课堂的小女孩,却终究是没有走进课堂没能捧起书本,这是她此生的一件憾事。

莲子迄今为止最大的憾事,则是痴恋了栓儿那么多年,白白耽误了青春,在该嫁的年纪未嫁,在该生养的年纪未享受做人母的喜悦和烦恼。

在工厂上班那几年,要换了别人,长得那么招人,即使你再心中有人肯定要惹事,但省委大院那道护身符唬得从领导到职工,除了正儿八经介绍对象,没人敢对她有非分之想。

后来做生意,直至开公司,没人敢为难她,更没人非礼她,可是,也是因此,她将自己拖成了老姑娘。

虽然在感情面前将自己尘封了起来,内心深处,她其实是渴盼被宠溺被爱的,也期冀着能有个自己的孩子,好让她陪他(她)成长,伴他(她)共享天伦。

日子一天天过去,灾区的地下生命已无生还可能,这个国家又多出了许多失独的家庭,更多出了许多失去双亲的孤儿,莲子心动了,她自己就是娘抱养来的,是个被亲生父母抛弃的弃婴,她想收养一个地震中的孤儿。

莲子随省里的救灾志愿者去了地震灾区,但她没能如愿抱或领回一个孩子,灾难的确让许多孩子成了孤儿,可当前的中国早已不是莲子小时候的中国了,收养孩子,也不再是简简单单地抱回家养着就行了,要确认孩子的身份及监护人无法实现抚养教育义务的事实,要办理符合法律和政策要求的相关手续,而灾区孤儿的领养,政府把关更严,从利于孩子身心健康发展的角度,对有意愿者的审查条件更科学更严谨也更切合实际。

莲子虽然经济条件无虞,但她文化程度、单身这两条均不符合领养条件,她竟连娘的福份都不如,甚至抱养孩子都变成了奢望。

可是,娘又有多少福份呢?抱养了一个女儿,仅为了听她喊十几年妈么?对娘而言,她这个养女,将娘遗弃在家,没尽过一天孝,她就是个不孝女!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