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与枷锁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

01

上大学的时候,暑假经常跑到表姐的学校玩。

她比我大六岁,有一帮闺蜜,都是典型的文青+愤青,她们的口号“爱自己,哪怕没有男人又怎样!”

毕业以后三年,一直没机会见面。直到五一假期,结婚前两个月,我去拜访她。

还是当初的单身宿舍,还是熟悉的闺蜜,几个人除了眼角新添的几缕鱼尾纹,书架上多了几本书,哪怕家具摆放位置都不曾变过。

晚上,两人在河边散步。

“还是...找不到合适的人吗?”我问。

“是啊,现在的人,很难有共同语言。。。” 她回答。

“”小潘呢,她还是觉得单身万岁?” ----

“她爸妈都快跪下来求她了,她比我们都大”---

那晚我还知道,小潘在半年前割了双眼皮,理由是有个男生嫌她眼睛小,显老。于是从前只活在古筝与芭蕾世界里的清丽女子,为了赶在35岁之前找到男人,硬是把自己逼成了活在手术台与相亲路上,还被人挑三拣四的大龄剩女。

几年前看的潇洒与脱俗,只觉自己谈情说爱是俗人,到如今这般光景,反倒庆幸自己早入红尘,下手为强了。

所以你看,哪有绝对的自由,即便有,也只是短暂的透支的,最后要以几倍的代价去补偿回来,身心俱疲。

02

和闺蜜小飞,资深单身者聊起这件事。

她的见解是:假若下不定做单身贵族的决心,一开始就别装模作样矫情扮清心寡欲,免得后面上杆子追男人叫人看笑话。

情,最怕剪不断理还乱,藕断丝连;

人,最怕嘴拒绝心惦记,扭捏作态。

自然而然的东西,该追求的年纪,跟随自己的心,就放心大胆的去追求,这天性使然。

束缚天性等于给自己脑子套上了一副枷锁。

我问她:你就完全自由吗?一点伽锁都没有?

她笑笑:昨天我还和男生吃饭了。。。我没到饥渴的上杆子追,但是我也不拒绝,该吃吃,该玩玩,我跟我爸爸都约好了,哪怕50岁没结婚,他也不能催我。

她的话,我完全相信,更相信即便真如她所说,50岁才结婚,在此期间,飞爸爸能把他照顾的比任何一个男人都好。

双11,给她清空购物篮;

年底,给她发双薪;

生日,超值大礼包。

不定时惊喜,不间断福利。爱看的漫画,书籍,首饰,男朋友该想到的他都能想到;不能想到的他也能做到。

我们曾开玩笑地说,你看爸爸做得这么好,恐怕很难有男人能比得过他了,还会看得上别的男人吗?

的确,拍拖前飞爸爸是我们所与人的理想类型,满足我们对于男人所有的幻想;结婚后,才发现没有一个人的老公能做的像他那样好。

所以,在我们心中,小飞才是自由的,他爸爸也是自由的。

反过来看,表姐和她的闺蜜们,似水年华时固然有骄傲的资本,也有对抗父母的底气,欲赋新词强说愁的矫情,但归根到底,无论她们自己,或者她们的父母,本质上都没有接受或者放弃他们成为单身贵族的心理准备,随着年龄的增长再耗不起,才都急眼了。

在我们心中,这就是枷锁。

没有绝对的自由,也没有绝对的禁锢,跟随天性率性而为,不矫情不粉饰,不伤害别人,如此,足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