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狗的最后一夜

 一

又一个冬天,一样的冷。

这是老肉独自流浪的第五个年头,五年的时间老肉已经习惯了冬天的冷,也能忍受得了这份孤独,但饥饿却无法忍受得了,饥饿给他带来的感觉是绝望,这种感觉现在尤为强烈,他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

虽然站起来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但老肉还是决定出去找吃的。老肉艰难的支撑起     发抖的身体,舔了舔那条已没知觉的残腿,一瘸一拐的走出废弃厂。

老肉混迹于这一带很久,对于怎么找食物,去哪里找食物已经轻车熟路,不需要费脑子,只需要用体力,有时候还需要一点运气,这次老肉的运气很好,一股喷香的味道钻进他的鼻子里,他的大脑运动神经瞬间被激发了,他跑了起来。

一路艰难,老肉停在不远处,除了气喘吁吁,还有一脸为难。喷香的味道吸引来的不止他一个,还有几只流浪猫,他们正在嘶叫争抢。这些猫的身上沾满了污泥,毛粘结在一起,已分辨不出是什么颜色。

老肉的注意力被旁边一只急的直打转,通体毛色干净的小狗所吸引,老肉猜想这些平时不怎么能碰上的喷香食物或许是这个小狗的主人留给他的,却被这些大花猫给抢了。

犬生在世,莫管猫事。老肉已经没多少力气去争抢了,但他无法抗拒这种陌生而又熟悉的喷香味道,此时内心的正义感也已涌上心头,最后饥饿给了他勇气,老肉全身的力气都汇集到喉咙,大吼一声:汪!

 二

几只流浪猫同时一激灵,抬头齐刷刷的盯着不远处,只见一只浑身颤抖,满身污秽,左后腿悬在空中,瘦弱的狗杵在那里,正龇牙咧嘴恶狠狠地盯着他们。

一只猫龇着牙发出“滋滋”的声音,“喵呜”的叫了一声后,几只流浪猫又开始继续争抢食物。

老肉有些措手不及,他明白,几年的流浪生活,使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面对对手,得到的只是蔑视:一只老弱病残而已。

与五年前的自己相比,现在完全不像一只大型犬,8岁活的像是15岁。以前被照顾和开心撒泼的日子再也没有了,老肉又想起了和小兰相伴的三年美好时光,心里不禁一阵发酸。老肉的肚皮几乎要贴在一起了,饥饿促使他必须有一个决定,老肉不再多想,拖着残腿拼了上去。

几只流浪猫看见“老弱病残”冲了上来,惊的跳到一边,龇着牙“滋滋”的叫着。没等老肉做出反应,一只猫已经跳到了老肉的背上,连抓带咬,老肉哼叫一声,侧身猛的一甩,流浪猫被摔在地,“喵呜”一声逃跑了,其他流浪猫见状纷纷逃窜。

老肉就如此轻松的打败了流浪猫,其实也不轻松,只一甩老肉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了一般,现在感觉背上火辣辣的,疼痛难忍。

 三

老肉定了定神,正要美餐一顿,却发现美餐已落入他狗之口。原来那只黑白色的小狗趁他们掐架之时,将食物占为己有。

老肉“汪汪汪”的冲他叫到(翻译):好小子,我帮你赶走那些流浪猫,你倒趁狗之危,自己独占美食?!

小狗摇着尾巴,喉咙里“呜呜”的叫(翻译)着:我太饿了,一天没吃东西了。

老肉“汪汪。。。”(翻译):快吃,吃完赶紧回家,看着也不像流浪的,别给偷狗贼抓了去,丢了小命。

老肉拖着疲惫的身躯移动到墙角,蜷缩在那里。这样并不能减轻后背的疼痛,但至少可以让自己舒服一点。

小狗很识相,把剩下的食物叼到老肉面前,老肉没有客气,一口吞下,这点食物可以抵挡饥饿,但不足以填饱肚子,虽然如此,老肉也不打算去找食物了,他没有力气了。

小狗显得很活跃,在老肉面前撒欢打岔,问这问那。老肉耷拉着狗眼皮,只想休息一下,但小狗不识趣,接着上蹿下跳,自说自话。

老肉这才知道,这小狗叫做小哈,刚被一个七岁的小姑娘领养,想找同伴玩耍,早上趁家人不注意,偷偷溜了出来,同伴没找到,自己倒迷了路,一天没吃东西了,寻着香味就到了这里。

小哈热火朝天“汪汪”了半天,老肉还是耷拉着狗眼一动不动。

小哈走近嗅嗅老肉背上的伤口,已经流出好多血,小哈伸出舌头想去舔,让他好受一些。老肉明白他的用意,伸出后腿抚了一下小哈的头,示意他:没有用,随它吧。

 四

天渐渐的暗了,也更冷了,天上飘起了雪,小哈蜷缩在老肉怀里,感觉到不一样的温暖。

小哈告诉老肉,自己被领养后,小姑娘陪她玩的时间很少,大部分时间被她妈妈逼着学习,小哈感觉不到爱。也许自己走失,他们也不会来找自己。

老肉听后舔舔小哈的头,想到自己刚被领养时,自己还算是一只幸运的狗,小兰对自己的照顾无微不至,给自己洗澡,陪自己遛弯儿。每次吃饭时,小兰都会大喊:肉肉,你最爱吃的肉肉!但小兰结婚后,她老公对狗过敏,自己就被转送给其他人了。

和小兰相伴的三年美好时光似乎用光了自己所有的好运气,转送给他人后自己的不幸的遭遇就开始了。

小哈认真的瞪着两只大狗眼,两只狗耳朵竖的高高的。老肉缩了缩身子,喘了口气:

自己被送到新家后,经常饿肚子,没人陪自己玩耍,所以和你一样感到很孤独,自己常常想起小兰,打算去找她,可刚走出门没多久,自己的左后腿上就疼了一下,不一会儿就晕了过去。

醒来后,发现自己和其他狗一起被关在了一只铁笼子里,四只脚被绑着,笼子在不停的颠簸,想来应该是在汽车上,不知道被运往哪里。

没多久,车突然停住了,接着“咔嚓”一声响,车玻璃碎了,一个声音骂道:妈了个B的,让你偷,大伙上,打死他们。。。

一阵打砸和哀嚎过后,自己得救了,但左后腿从此就没有知觉了。一位好心人见我没人认领,就把我送到了救助站。

 五

“你的腿就是那时候坏的?虽然坏了一条腿,但你打架还是很厉害呢!”小哈用崇拜的狗眼看着老肉,显得很兴奋。

“几只流浪猫算什么,后来遇到事比这恐怖的多。”老肉忍着背上疼痛,呼呼的喘着气。

进入救助站,我整个狗都惊呆了,满满的到处是狗和猫,关在笼子里的,拴在墙上的,“呜呜”的叫声听着是一种折磨。有的和我一样是残疾,有的上了一些年纪,有的看着是生了病了。

我在那里呆了一段时间后,认识了老皮、老沙等一些好狗友,吃吃喝喝,说说笑笑,日子倒也美。一些狗友福气好,等着了好主人,就被接走了。其他的也盼着能有个好主人把自己接走。

我呢虽然腿残,但模样还算周正,也心存侥幸,不盼望小兰能出现,起码能有个像小兰一样美丽善良的人把自己接走。

正美滋滋的想着,面前的门开了。进来三个人,前面的姑娘,拿我这狗眼一看,还真长得和小兰一样美丽可爱,再一看穿的衣服,才知道是工作人员。

三位工作人员把我和老皮、老沙牵了出去,拐进一间屋子。女孩拿起一个透明的东西,我后来知道叫针筒,放在手里,望着老沙发呆。

后面的人推了她一下,她缓过神来,缓缓蹲下,轻轻抚摸着老沙,慢慢将针筒刺进老沙的身体,我当时想,应该是在给老沙治病吧。

不一会老沙躺在地上不动了,女孩看着一动不动的老沙,眼泪掉了出来。

女孩边擦拭着泪水,边蹲下,和刚才一样的在老皮身上也刺了一下,老皮也躺在地上不动了,女孩的眼泪止不住了,不停的抽泣着。

我看着她哭的样子,就想起了小兰哭的样子,我上前去,拿我的前脚抚了一下她的脸颊,又拿头往她怀里蹭,我每次这样,小兰就不哭了,但这次女孩哭的更厉害了,她嚎啕大哭起来:不行,我下不了手!另一人说:那改天吧。

我的这一招起了反作用,我不知所措。女孩边哭边把我拥入怀里:我不想这样做,其实我很爱你们。她的胸膛和小兰的一样柔软。

后来我看到一堆堆猫猫狗狗安静的躺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明白了,我是等不到有人领走我的,我的狗命最终会和他们一样,也会安静的躺在那里,我逃了出来。

“你怎么逃走的?”小哈瞪着狗眼期盼着。

“是那个女孩帮助我的”老肉喘着粗气。

逃出来后,我就开始了流浪生活。

我用一年的时间找到了小兰原来的地址,但开门迎接我的不是小兰温柔的声音:肉肉,你终于回来啦,跑哪去了?而是粗狂的骂声:哪来的野狗。和随之扔来的拖鞋。

我想小兰应该是搬家了。

 六

雪下的很大很安静,空气似乎被寒冷凝结了,老肉从身体里发出的重重粗气像一个子弹,穿过飘落的雪,在空气里炸开,令人绝望。

老肉的全身已经被覆盖上一层白雪,小哈又往老肉的怀里挤了挤,想多要一些温暖,头靠在老肉的胸膛前,老肉的胸膛一起一伏像只摇篮曲,小哈打个哈欠,闭上了眼睛。

老肉也慢慢闭上了眼睛。

不知多久,小哈突然惊醒,他感到无比的冷。身旁的老肉一动不动,小哈凑上去嗅嗅,“呜呜”的叫起来。

不远处,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这么晚了,下这么大雪,我们回去吧,明天你还得上学呢,明天妈妈替你找”

“不嘛,这么冷的天,找不到小哈它会冻死的,妈妈,求求你,再找找好不好?”一个女孩哀求道。

“那就到前面几只垃圾桶那里再找找,如果还没有就跟我回家。。。女儿,你听,有小狗的声音!”

“一定是小哈,小哈,小哈。。。”

小哈听到熟悉的声音,一下从雪里拱出来。看见女孩朝自己冲了过来,妈妈在后面拿着手电筒提醒她:慢点儿!

小哈摇着尾巴冲着墙角的雪堆嗅嗅,冲着女孩“汪汪”的叫个不停,用脚不停的扒着雪。

“妈妈,小哈怎么了?”

“肯定是饿坏了,我们回家吧。”

女孩把小哈抱在怀里:“妈妈你看,小哈流眼泪了。”

“肯定是冻坏了,我们快走吧。”

小哈“呜呜”的叫着,想挣脱女孩的怀抱。

雪安静的下着,没有停的意思,似乎想覆盖世间所有的不幸。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