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外星人日记(3)

【科幻】外星人日记(3)_第1张图片

“你这是物化女性,是扭曲的价值观,你这个直男癌!”

节目中女嘉宾怒斥男嘉宾,被称作“直男癌”的男嘉宾百口莫辩,手足无措。

标签是个好东西,可以简单归类,随用随取;贴标签是个粗暴的行为,把自己的观点一股脑打包丢出去。

“直男癌”这个标签可以把人打得体无完肤,跌入政治不正确的悬崖万劫不复,而且作为标签它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个定义是一个空集,也可以包含无穷大的信息量,装下任何言者想装进去的东西。

三个M星人此时一边看着相亲综艺节目,一边各自注册着相亲交友网站,由于这些中介机构还提供线下服务,一会郑梓轩和李航会分头去试试,而Mary Zhang则在网上搜索着其他相亲会员的信息自己决定约会对象。

Mary Zhang在引用网络的舆论信息,她给郑梓轩和李航介绍目前至少在该地区通过倡导激进甚至无厘头的女权主义,可以博得更多的关注度和点击率,因此很多自媒体都在发类似的文章,虽然逻辑是没有什么经得住推敲的,但居然很流行。

这类的观点充斥这些煽动女权博点击率的自媒体,其中最著名的一个是:你知不知道目前我国适婚年龄男性比女性多出近3000万?女少男多自然是女人挑男人。

这不是典型的无用数据嘛,郑梓轩和李航同时说道,写这个的人知不知道目前这3000万人的分布并不平均?要知道还有很多数据反映了其他事实,例如有个数据是该国女性过半数生活在城市里,而且女性更期望生活在城市里,那么城市中男女比例又是怎样的呢?并不是男多女少,这3000万多出来的男性大多数并不生活在城市里,而且既然无论如何女性不会选择因为条件差而找不到对象的这些光棍,实际上他们对于婚恋供需是否平衡市场没有影响,别说是3000万,就是再多点又能怎样呢?。

现在这些生活在城市里使用相亲网站的女人们,用这种数据怎么能支撑她们女性少而拥有择偶优势的观点呢?符合她们要求的男性并不比她们数量多,说不定还少呢。我们要拿到地球人这类数据,这将左右这个星球文明的发展。

地球人自己统计的数据倒是没有什么太大偏差,但是他们对真实数据的理解为什么又这么大的谬误。

李航插了一句:虽说这些自媒体鼓吹,但该地区女性不至于相信这些歪理吧。

Mary Zhang继续引用了另一个有代表性的观点:“剩女”往往是因为女性优秀,不肯迁就而主动选择单身,但男性则往往是被动的剩下。

“剩女”这个概念你们也知道,Mary Zhang对其他两位M星人说,现在根据流行的这些说法,“优秀”已经成为剩女的标签,这不是数据乱用,这是逻辑混淆了,这两者没有构成任何必然联系。尽管他们生搬硬套了很多论据,实际上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选择单身的人,其优秀与否的标准很难统计,比例上也没有与参照的其他群体有什么差异。剩女没有更优秀,也没有更糟。虽然按照地球人的标准,无论男女都有少数是优秀的,他们其中也的确有一定比例是单身,但这不意味着单身的女性都优秀。

地球人喜欢臆想来满足自己,自欺欺人的观点特别符合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的需要。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选择对如此荒唐的论点信以为真的原因。地球人天生在与他们的智慧作斗争,抵抗理性和现实。

当大众传媒在20世纪兴起之后,尤其是地球人在21世纪迎来了互联网媒体大爆发,突然有了话语权和传播渠道的大众,这个如此广泛的群体是参差不齐的,并没有与之匹配的智慧来驾驭自己面对的互联网,说什么的都有,说什么都有人信。

所以我们通过现有途径最重要的是要去寻找那些具备智慧的地球人,显然他们是少数,比较难找,Mary Zhang总结道。

而且地球文明的发展轨迹很独特,在拥有了正常的探索现实的能力并不断加强的同时,地球人并不像其他星球文明那样尽可能去探索所有的未知现实,而是拼命的远离事实,去追求背离客观情况的价值观,这样推演一下未来地球文明的存在概览并不乐观,也许跟地球人的两性繁殖方式导致的内在矛盾有关。这也是我们要探索的,这种模式的星球还真罕见呐,要是把他们灭了,还真不好找第二个样本,郑梓轩补充道。

郑梓轩和李航一块来到婚恋网站的线下服务机构,李航停好车,两人从停车场电梯直达10楼,这家网站品牌布满整个电梯:玫瑰佳缘网,帮您勇敢爱!下面红色一排大字:已帮着1200万人觅得另一半。电梯里屏幕上滚动着网站广告:一个新娘面带幸福,正在跟伴娘们晒新郎的银行卡和房产证,去掉片头片尾跟办理抵押贷款广告差不多,一个婚恋网站广告怎么跟婚恋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懂不懂客户需求啊。

电梯门一打开,一位职业套装女顾问等候在门前,见面打招呼:“您好李先生,我是您的顾问Lisa,两位里面请。李先生您本人跟照片比还要帅。”

李航手往郑梓轩身上一摆:“我朋友一块来看看,如果有合适的给推荐一下。”

“好的李先生,我待会会安排专人接待,这位先生您贵姓,有没有注册过我们玫瑰佳缘。”

“我姓郑,注册过了。”

“好的,因为李先生已经成为玫瑰佳缘的终身VIP会员,推荐的朋友我们也会安排此次一对一服务。”

顾问Lisa带李航走去另一个房间,顺便把另一位顾问介绍给郑梓轩。

“您好郑先生,我是顾问琳达,我们玫瑰佳缘提供全程一对一服务,您要不要跟李先生一样体验一下呢……”

一番介绍以后,郑梓轩选了个1799的金牌会员套餐,由于李航从一开始就选择了终身VIP套餐,所以顾问琳达对他推荐的朋友郑梓轩期待比较高,这个金牌套餐只是她推荐给他的最低配置,M星人对钱无所谓,李航的选择和郑梓轩的选择只不过为了做更多对照,因为他的地球人设定本身就很普通,符合他的人设才是最重要的信息搜集基础。

“郑先生我根据您网上注册的信息和个人偏好给您提供合适的有缘人,不过还希望能当面交流增加一些了解,以便更准确的为您推荐。”琳达边说边在笔记本电脑上对照着。仔细看来郑梓轩的情况,琳达轻叹一声,开始做配对推荐。

两个人泛泛的聊了十几分钟,兴趣爱好个人发展之类的套路,重点的资产类目下郑梓轩有一辆车,但为了匹配他的定位车辆信息已经换成了一辆十来万的普通家用车。无房,租住,月收入就是该地区中位数偏上一些。

“系统会给您推荐一些匹配的女士,同时今天我这里正好也有一位女士刚注册会员不久,来报名相亲团,你们双方情况还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不妨见一面。说不定会有助于您综合评估接下来的选择。”琳达说。

首次线下相亲就被琳达安排在楼下咖啡馆,咖啡馆是写字楼的标配,虽然写字楼的出租率不高,办公的人也不多,但咖啡馆的生意还不错。更多人愿意在这种非正式的办公环境里工作或者打发工作时间。

郑梓轩坐在靠里的沙发上,因为靠窗的未知都被各路商务精英搬着电脑占据了,晒着太阳玩手机是一件惬意的事情。阳光可以照到M星人的裤脚,与地球人直接沟通的次数不多,算上剐蹭、碰瓷和考试作弊的大学生、琳达,接下来的相亲是他来到地球的第五次。

琳达帮着约好的女士姗姗来迟。容貌按地球人标准对比分析的话,属于中等偏上,也不太突出。不过与照片上还是有较大差别,圆脸细腰,裙子好像包裹的有些偏紧。按照地球人的标准,腰臀比的数值区间还蛮好,属于受欢迎程度尚可的类型。

“你好,我是朱姗姗”。

“你好,我叫郑梓轩”。

点了饮料,按照姗姗女士的要求不加糖。

在学业、工作之类的话题之后,朱姗姗女士问起郑梓轩对城市发展的看法。

“你觉得新城区发展的未来发展会怎样?”

“哦?这倒是个专业的话题,你对这个感兴趣啊。我是这么认为,首先这座城市的产业结构一般,经济活跃度一般,但有较好的教育和医疗资源,人口增速类比同类城市,环比去年都还在提升。其次新区目前配套在逐步完善,也的确是规划的新产业集群及配套服务业落地的主要区域,随着轨道交通……”

“那么人多了是不是要建更多的房子?”姗姗女士打断了郑梓轩继续问。

“目前看新区规划建设的住宅、商业面积尚基本满足未来承接这些功能规划的要求,不过还有很大提升空间,我认为……”,因为掌握全部数据,郑梓轩很清晰的分析着,同时他也在分析为什么对方如此关注城市规划这个较为宏观的问题,她资料显示是师范类中文专业,看来兴趣挺宽泛。

正在此时姗姗女士挥手打断了他的回答,说:“我的意思是你怎么看新区的房价。”

“呃,这个需要区分位置和开发进度。不过房价近两年持续上涨,新区一直领涨整个本地市场,价格是最高的。”

“哇,我都不了解哎,现在新区房价到多少了?”朱姗姗满眼意外。

郑梓轩迟疑了一下,他的数据太精确了,别说这个城市,这个地区所有城市房价具体信息他都可以通过互联网信手拈来,但作为普通人的人设如果说的太清晰怕是有些不好,对聊天也没什么意义,于是他随口答道:“总体大约在一万八九吧,未来半年过两万二是肯定的趋势,好一点的楼盘目前均价大概都在两万五左右吧。”

“没想到你这么了解啊,我都不太知道,正好请教一下。”姗姗殷切的说。

“你怎么看华府一号公馆啊,我觉得那个项目蛮不错的。”姗姗又接着说。

“哦,这个,这个项目还是很高端的”,郑梓轩一边读取该项目数据,一边在下对方问的这么具体的用意何在,她是个教师,又不是做房地产的,应该不会为了给项目推销吧。“不过项目价格是不便宜,在这个区域数一数二了,都是平层大户型……”。

“哎,我觉得他们项目户型真不错哎,尤其是155平米的四房两厅,而且这个户型所在的楼前面就是整个小区最大的绿化花园。”说着姗姗握着手机转给郑梓轩看,“你看看他们的规划,这里的房子肯定很抢手。”

郑梓轩不由得再一次看了一下朱姗姗的资料,确认她的确不是做房产销售的,看着朱姗姗一边滑动手机屏幕一边介绍着小区规划、户型图,她俯下身子仔细的一页页说着,比较低的领口略敞开,饱满和深邃一览无余,还好郑梓轩虽然表面上模拟成地球男人,但内在还是是M星人,对这种诱人之处领会不到。

他只好继续回答:“这个项目均价应该都过三万了,你说的这种大平层户型每套总价要五百万以上,同一片区的青青家园和ART SOHO的可选择户型更多,而且性价比要高不少。”

“切,那俩楼盘是典型的刚需,小户型还特憋屈,当然便宜”,姗姗身子向后靠在沙发上,双臂交叉搭在腿上,脸侧向一边。刚才的热情和领口春光都收了起来,让没get道重点的郑梓轩不知道如何继续。M星人虽然可以通过随时接入人类互联网掌握大量信息数据,并且拥有惊人的运算和分析能力,却无法模拟地球人的思维方式,他们跟地球的人工智能一样实际上处于边学习边领会边改变模拟的过程。这往往令郑梓轩很难主动从浩瀚的数据中找到适合当面与地球人交流的方式,没法一下子明白地球人的真实想法。

例如眼前新区楼盘的问题分明是朱姗姗对郑梓轩经济实力的投石问路,看你的关注项目、购买力从你对楼盘的反应上就能得到答案。郑梓轩却真的在分析项目差异,这才是驴唇不对马嘴。

李航和张帆在模拟地球人思维这方面也是一样,所以郑梓轩也在跟他们俩交流解决的办法。

沉默了一会,朱姗姗才开口:“你说的那两个楼盘做投资,将来租出去还不错。”

“呃,这倒是,新区和老城几个区目前小户型60-85平米的小两室户型,还是挺好出租的。最大的好处是总价低,均价一万五,一百万出头,首套房首付30%还可以享受贷款利率优惠,夫妻共同贷款用上两人公积金,月还款压力也不大。”郑梓轩这段话完全是从网上搜的,也顾不上具体来源,反正他也不知该说什么。

“贷款?共同贷款?这么一个小户型要浪费一个首付和贷款利率优惠的资格岂不是太可惜了,况且买这么个小房子还要贷款,将来岂不是夫妻双方的生活品质要大受影响。”

“哦,这个……”

“而且买房是男人的事,哪里有夫妻共同还款的道理。”姗姗愤愤不平。

“自古以来,男人娶妻都是要置办房子的,你说对不对。”

“哦,有道理,那么现在……”

“男人要有担当,责任感是最重要的”,姗姗女士咄咄逼人,郑梓轩连忙在对照原来责任感和担当的定义是这样,不过这个地区自两千年前到两百年前男人娶妻的确是如姗姗所说,还有大规模的聘礼呢。看来对方对历史也颇有研究,也是一个很传统的女性。

于是郑梓轩投其所好开始沿着传统路线展开话题:“的确如姗姗你所说,这些是应该的,相信你期望相夫教子的生活吧,我们毕竟是个重视传统的国家,而且女人照顾父母养育孩子很辛苦,我觉得男性参与这些也是责任感的一部分……”

没等他说完,朱姗姗坐直了身子,胸口阵阵起伏。她随手把手机扣在沙发上,眉目间带着三分怒气:“你那个是封建老黄历了!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旧思想!新时代女性是独立自主的,女人也工作,更要为自己而活,不是男人的附庸。”

我擦地球人的信息究竟有多少是假的,这不是他们的观点么,郑梓轩心中叹道。他连忙搜索现代女性和女权独立自主的信息,的确女性地位改善是有助于两性平权,尤其是男女都忙于工作和照顾家庭抚育后代,不能把这个责任单纯的丢给女性,不该简单的割裂开,这种观点显然是守旧的。于是郑梓轩一边搜索信息一边勉强支撑,可信息太多不知道哪条能对上,他想回到房子这个话题上:“的确是,所以现在买房更多人选择夫妻共同努力,改善来自男女双方合力,女性也赚钱养家,双方都是独立自主的……”

“哎哟,让女人赚钱养家,还是不是男人啊……”

这简直是尬聊啊……哪边都对不上。

朱姗姗开始低头玩手机,不再搭理郑梓轩。

由于郑梓轩可以随时读取朱姗姗的手机,他知道她正在给闺蜜发信息的内容:

朱:这个屌丝,想什么呢?

闺蜜:什么情况?

朱:什么都没有,还假借男女平等说事呐。

闺蜜:最讨厌这种没本事还拿男女平等当理由的,纯粹是屌丝思维,你抓紧脱身。

然后闺蜜的电话如约而至,朱丽丽对着郑梓轩冷峻的瞥了一眼,嘴角翘了一下:“抱歉我还有点事情,这不人家已经在催了,我先走了。”

望着朱姗姗快步离开,郑梓轩感觉这1799的会员价还是蛮值得的,可以了解这么多信息,虽说对M星人来讲地球人的钱没有意义,不过他觉得即使按照地球人的观点,这钱可以继续约更多人见面,也是物超所值。

“不好意思郑先生,顾问琳达有资深VIP会员的接待任务,目前可能抽不开身为您服务,接下来由我负责跟您对接,我是Amanda。”

“哦,这样的”,郑梓轩心说这怎么突然又换了一个,琳达看来是专门盯VIP会员的,估计自己这金卡会员如果没有意愿购买VIP,人家看看不行就撤了,跟朱姗姗看到他没打算买155平米大平层也就撤了一样,推荐的和被推荐的都不靠谱,现在把自己直接甩给这位新顾问。

“我会继续根据您的情况为您匹配合适的女士见面,或者您也可以在网上与意向度高的先聊着。”

“啊,这个不急,我刚开始,显然还不了解情况。我跟上一位女士聊下来觉得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既然来了还希望能当面先跟你们专业人士请教一下。”

“好的,没问题,我们很多会员都经历了这么一个过程,毕竟选择另一半是一件很有挑战的事情,每个人有自己的特点和脾气,要求也是千差万别。”Amanda的耐心让郑梓轩觉得这是个比琳达好得多的交流对象。

Amanda说:女权主义是什么不重要,女权具体要什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态度,一切令人不爽的都是直男癌。对错不重要,重要的是政治正确,政治正确就是弱者有理,今天女性崛起了,不受压迫了,所以要强调女权主义的重要性。就像歌里唱的: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唱着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去压迫别人吗?这不是太讽刺了。”

“这怎么是讽刺呢?”

“为什么非得有一方站着一方跪着,只不过原来跪着的现在换站起来了,就不能大家站着好好交流,非得一方站着以另一方跪着为代价么?站着的名额就一个嘛,这里的人不会平等与人相处吗,你站着就得换我跪着?女性地位提升了就得以男性跪着为代价吗?平等才是维持均衡可持续的,我个人的选择也不能说是偏激,为什么对方要那样讲呢?”

“对于很多新时代的独立女性而言,男权的漫长历史沉积弊病需要女性发出声音来抨击,男人跪着才能衬托女性的崛起,看起来虽然有些矫枉过正,但不得不说也体现了时代的进步。”

“那么那些去天价相亲团报名的VIP,她们不要求女权吗?那个天价团的程序安排比较不尊重女性不是吗,女权受得了嘛?”

“哦,那个没关系,能付的起那个团的男士,都是有品味的高尚群体,高尚群体不是直男癌,他们的要求是成功男士的一种特质。”

“这是谁说的,你们的宣传太离谱了吧?”

“这不是我们说的,这是那些女士们说的。我们不会为这样高尚的相亲团做广告,报名的女性都排到明年了,不需要做广告。”

“如果郑先生你也报一个VIP相亲团,就会体验到一对一专属顾问的全程服务,无限次候选人配对推荐,不满意随时可以换。我们提供酒店、邮轮、游艇、专列和包机等相处场景服务,经过严格筛选的女性,无论是年龄、相貌、身高、学历、家庭背景、感情经历、生辰八字、工作行业等等各方面因素都可以挑选,我们会专门根据您的要求来做匹配候选人。”

“这个VIP团要多少钱?”

“年度VIP会员29万9千8,终身VIP会员59万9千8。”

“这跟我的这个金牌会员差距这么大?”

“当然了,我们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收费,是对候选人身份的一种甄别,毕竟婚姻大事,女方也是对男士有要求的,我们作为专业的顾问机构,秉承严格专业的服务标准,有义务对双方进行资质审核。”

“那我那些被称为直男癌的说法……那些不才是我择偶的主要障碍么,当前婚恋市场对女性地位的尊重……这不是钱的事。”

“只要29万9千8,那些就都可以成为您的要求,我们会根据您的要求来提供配对对象。”

“那么直男癌这事怎么办?”

“她们没意见,对顶级VIP会员来说,能接受的女士多了,有的是理性的女士对那种一边倒的女权主义有自己的客观看法,她们也同您一样认为那种价值观不利于男女两性平权,是一种伪权利。例如,上次跟您见面的朱姗姗女士就是,她也报名了我们的VIP团的女性候选团。”

“呃,就是她上次说我是直男癌的……”

“郑先生这就是您自己太死板了,我保证她不会的。郑先生通过我们的初次交流,我看您跟您的朋友李航先生一样都是在外留学多年回来的吧,可能目前对我们国内的女性有些误解,或者隔了些时差。作为资深婚恋顾问我得给您指出:女性对待世界的观点和行为是充满灵活度的,不像男人那么钻牛角尖。我国有的是具备贤惠温柔持家的传统女性,绝对是成功男士的贤内助。”

Amanda看了一眼郑梓轩接着说:“而且现在郑先生由于您的挚友李航先生已经是我们的终身VIP会员,他可以推荐一位朋友加入此次VIP团的体验,如果您现在交纳29万9千8,就可以年度VIP会员的价格享受一次终身VIP会员的参团计划。有时候搭个伴,跟朋友一起参加相亲互相把把关也不错,您说呢?要知道此次VIP团的报名女士都是经过我们专家团从数万名高端优秀候选人中层层筛选出来的,目前通过筛选考核的有1500名佳丽在排队,个个都是很优秀的。”

“1500人?从数万个报名者里选出来……”郑梓轩深感意外,一个中介网站就能有这么多候选人,要知道说话间他一直在用M星人的技术在互联网上搜索信息,这么一会功夫网上女性ID发布的痛斥直男癌的信息就超过九百万条,历史数据此类文章和信息更是高达近1亿7600万条。男性的各种观点和行动都被冠以直男癌进行批判,已经涵盖了数量巨大的男性。由此看来数量巨大的女性对她们所谓的直男癌存在抵触,这种抵触甚至是代表了大多数女性的观点。怎么在这个婚恋网站上会集中了这么多不介意的女性呢,这些数据是冲突的,但都来自地球人。

钱对于M星人没有意义,但是郑梓轩跟李航的考察角度本来就不同,一起报名这个VIP团对他来说样本太过于集中,但怀着对刚才Amanda顾问所说的自相矛盾的观点和网上数据的真实性的怀疑,他决定两边都试一下。

“那么我跟Tom商量一下给你答复吧。”郑梓轩对资深顾问说。

“好的郑先生,随时恭候,从现在起我负责作您的婚恋顾问,我是Amanda。”

其实李航跟郑梓轩的沟通一直在持续,他的观点也是认为可以两边都尝试一下,看看问题出在哪里。离开的时候郑梓轩计划接下来跟Amanda多套套近乎,这是个对婚恋市场真实规则非常了解而又乐意说出来的人。

两个M星人在婚恋中介发出他们的第六篇日记,并与Mary Zhang共享。

M星人代号郑梓轩、李航Tom Li第六篇日记:

地球人的奇怪逻辑,今天的经历和搜集信息已经上传了。

我们发现真正的矛盾点不在于地球人的传统还是当前流行的价值观,真正的问题在于究竟有多少人在行动中是言行一致遵循这些价值观的,无论是传统的,还是现代的。

因为有足够多数量的男性地球人在倡导权利上按传统定义中有利男性的部份男女地位,责任上按当代平等有利男性的部份定义男女地位,例如女人抚养持家、顺从贤惠,同时应该独立自主,也要符合新时代要求赚钱养家,共同还贷之类的,因为大多数男子自己搞不定;同时又有足够多的女性是正相反,要求责任上按照传统中男人挣钱养家,权利方面按照新时代标准女性独立自主,不陷在家庭中,“自己赚钱自己花有什么要靠男人的”是她们的口号。

之所以说只是足够多数量的地球人持上述态度,因为大多数人并没有能力独自承担,总是寄希望于让别人承担更多而自己收益更多,这种精致利己主义的初衷造成两性矛盾冲突。

地球的男女各自要了硬币的一面,并且抵触另一面。

日记6结束,同步M星系端分析中。

外星人日记3,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