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

那日雨里在街衢里走,父母在身边,有人携了筐和自行车买莲蓬,暗绿色的,小小一只。

问曰十元三枚,小的可五元三枚,一小束,小绳子束着,十分可怜。

母亲说不值,家乡的孩子课间淘气,在池塘边折来便吃,五毛钱也没人要。

于是便未买。心中却实在惦念,连及那两株未开的荷花苞,插在自行车头,颤颤的不自知的美。

要是买回来了,此刻也就在我眼前,插在我灰青色的瓶子里,夜里看看它们,多么好。

还要猫。要是有猫就好了,抱在怀里,打着呼,能给人许多宽慰。

为什么是猫呢,因为猫不需要说话,却是什么都懂的样子。

看一看它一脸心事酝酿欲说还休的表情,心都化了。

送完父母回来,空荡荡的公交车里昏睡,伏在座位前的靠背上,头发凌乱。头发长了就要剪,不剪呢。

大嗓门的售票员毫无激情地报着站,听不真切。突然惊醒来跳下车去,啊,早了一站。

淌着雨水回去,办好学生卡,教学楼前有一树木槿缤纷。

一直睡不够,沙发上歪倒就能睡着,出租车上合眼也能睡着。

浩浩荡荡的日子奔流令人心惊动魄,而许多事悬而未决。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