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桑梓多情(7)

七、一月(下)

电影院里人满为患,上映的是一部金鸡奖获奖电影《人生》,是根据路遥的小说改编的一部影片,讲述的是个苦难的农村爱情。秀秀很容易就被感动了,陪着女主人公流下了眼泪。萧正楠则明显心不在焉,他的脑海里不断闪现朱霞刚才的话:你怎么不复课呢?

一开始萧正楠真的丝毫没有再回学校念书的想法,他距离分数线七十分的差距似乎决定了他这辈子的前途,但这几个月的农忙和农闲让他心里有一种压抑的欲望。他想: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也许我就会好好努力。他又想起自己和老父亲相对无言,只是木然地举起酒杯。他想起和几个很早就辍学的邻居在一起打牌嬉闹,讲着一些农村特有的黄色笑话。尤其这几天和秀秀相亲之后,父母都在考虑给他盖房子的事情,让他心乱如麻。那个吃他烤地瓜的老者说的话也让他心惊胆战,"你的名字不好,正楠,正难,你要是改个名字也许就困龙遇水了呢。”

秀秀沉浸在电影情节里,她的眼泪哗哗流个不停,她忍不住带着哭腔问萧正楠:“正楠哥,你觉得电影里演的是真的吗?”萧正楠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没看电影,不知道演到了什么内容,但《人生》这部小说他是看过的,于是信口说道:“秀秀,这电影都是骗人的,高加林怎么会有那么好的运气被招工呢?开始多感动人,后边就是悲剧,咱不看了行吗?你哭得眼睛都肿了,这回到家里你妈还不认为我欺负你了呀?”

“我不,我就要看。”秀秀扭扭胳膊,“这个高加林没良心,人家巧珍对他多好呀。正楠哥,你将来要是找了工作会不会也在城里不回来呀?”

“我?”萧正楠苦笑,“我俩都已经订婚了。再说我可比不得高加林,有个做劳动局局长的叔叔。”

“嗯。”秀秀把头靠到了萧正楠的肩膀上,嘴里的热气吹着他的耳朵,“正楠哥,其实我早就爱上你了。有一次你在房顶上哭,我看见你哭就觉得心里酸酸的。那个时候我就想要是我在你身边安慰你多好呀。”

萧正楠愣了一下,轻轻拍了拍秀秀的肩膀。电影屏幕上突然出现了“走西口”的唢呐声和信天游高亢的调子,是女主人公出嫁的场面,秀秀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二人从县城回去后基本上就确定了关系,只是萧妈妈看他带去的钱只花了几十元钱有点担心,觉得会不会是秀秀嫌弃儿子?不愿意花婆婆家的钱并不是好兆头。谁知道从那天起,秀秀动不动就跑到他家里来,借口自然是千奇百怪:有时候是包了水饺给送点过来;有时候是来比量萧正楠的身材对照毛衣毛裤的编织……好在她的茶叶店距离萧正楠家不到五百米,拐进胡同就差不多到了。有时别人碰到秀秀,她也大大方方地说去婆婆家,这让一些准备开玩笑的人反而无话可说了。

但萧正楠最近有点走火入魔,他心里放不下复课的念头,他详细分析自己高考时的差距,发现主要就是在数理化上丢分太多。如果可以的话,自己放弃理科,死记硬背文科,会不会能发挥自己记的长处呢?他高一时学习成绩并不差,有一次考试在班里居然进过前十名,只是后来文理分科以后,他成绩才下滑到了班级中游水平。如果当初选择的是文科,而不是理科,会不会自己就有机会呢?这个问题就像一条青藤紧紧缠在萧正楠的脑子里,让他晚上无法安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