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6

7

天空灰得像哭过,空气越来越浑浊。列车停在了一片工业园区旁,乘务员广播道,“本次列车已到达旅途的中点,由于机械突发故障,请旅客步行至工业园乘坐公共汽车。给乘客造成不便,在此表达诚挚的歉意”。人生总是有一些突如其来,让你措手不及,却也让你充满期待。


我推着行李箱,缓缓走向工业园,门口醒目的红色条幅写着“承接产业转移,促进地方就业”。看园区简介,这里聚集着众多资源密集型产业和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空气里充斥着各种呛人的不明气体,同行旅客甚至还有因此晕倒的。在工业园的内部,有一条河流从园区中间将整个园区拦腰截断,一边是休息区,一边是厂房,工人们需要一直涉水在两个区域之间。不用看我也知道,这条河肯定是五颜六色的,水很清,没有鱼,堪称园区第一景。同时,工人们可以通过河流的颜色,知晓各产业上班的时间。


过了不知道多久,来了一趟公交车。乘客们一拥而上,我往后退了一步,看他们争破头抢座位。很快,公交车就坐满了,体型娇小的被挤下来,和我一起继续享受工业园区的乌烟瘴气。


夕阳西下,坐上公交车,我的心绪已经平静了很多。所谓心血来潮,很多时候只是事物变化前的临门一脚。我和留韩女孩之间的感情,可能比我想象中的更具历史意义。如果存在着另一个平行世界,她就是内心的那个我。可现实是,我和她是两个极端,保守和开放,针锋相对。我认识她的时候,刚上大学没多久。那年冬天真是又空虚又寂寞还冷,我一个人窝在寝室。那段时间迷上了网络配音,经常混迹配音贴吧,认识了一些声音好听的妹子。其中就有一个声音很奇特的女生,我加了她好友,然后聊了起来。


她的声音很奇特,可男可女,雌雄同体。第一次听她说话,我以为是俩人,后来得知她是女生。起初,她对我并不感冒,也不找我说话,就是常来我QQ空间瞎逛。我很识趣,从来不没话找话,只是点赞她的每一条空间动态。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对我这个一直关注她的人产生了一点兴趣。有一天,她突然私聊我,问我在干嘛。我正好在看一本书,《爱情是个什么玩意儿》,我随口回了一句,在想你。她表现得很惊讶,发了个害羞的表情,我按照书上的指导开始和她聊了起来。


我们的关系逐渐变得亲密,涉及的内容越来越私密,对各自的称呼越来越亲昵,每天要聊几个小时电话。渐渐地,我感觉我和她好像陷了进去。在此之后的某天晚上,她说要和我说些心里话。接通电话后,我们一直保持沉默。过了几分钟,她开始说一些她以前的往事,怀念高中时期喜欢的男生等等。她说,那个时候的爱情真的好纯,下课一起去打水就好开心,虽然没有告白牵手,心里暖暖的。我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只能继续让她说。说着说着她就哭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她说,我可能一直在把你当成他。我没说话,一直沉默着。她看我没回应,一直强调不是在告白。我实在木讷,不知道说什么去安慰她。憋了半天,我说,我去洗澡了,别哭了,我喜欢你,晚安。她没有回消息。


第二天,她很早就打电话过来叫我起床,我借着起床气问她,你要怎样。她说,我要你,嘿嘿嘿。我得到了答案,此刻无比满足,起床气顿时消散。就这样,保守的我,网恋了。


我们的火热关系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的冬天,难得的暖冬,却毫无意外地出现了问题。她常常和我聊理想,她说她要去美国留学,边上学边打工,然后拿着工资假期去周游世界。我很羡慕,但我没可能做到。我说,有理想很好,我没啥理想,我爸妈倒是有。她问我想不想她出国。那个时候我对这种支持和反对都是错误的选择题反应很迟钝,我说,当然是追逐理想了。她说,那你怎么办。我想都没想,直接说等她。说完我就后悔了,因为我也不确定能坚持多久。她觉出了我的异样,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转换了话题。这天晚上我接到妈妈的电话,她问我最近怎么样,有没有谈恋爱,并警告我不要谈恋爱,大学的任务是学习,以后工作有大把机会去谈。为了让她少唠叨几句,我从头到尾只说了两个个字,是,好。妈妈的电话让陷进去的我,又开始重新审视我和她的这份看似如胶似漆的爱情。


她知道我昨天并不开心,开始在我空间留言,说一些肉麻的话。我很怕妈妈发现这些流言,要她删掉。她问为什么,我说,太肉麻了,不好意思啊。她非常不悦,很久没有说话。我不得不说些好话安慰她,一直到晚上才回我消息。我们继续聊着生活琐事,突然话题又聊到了理想。她说,我和爸爸谈了理想和爱情的选择,爸爸说如果有更值得的人可以放弃理想。我说,你爸爸说的很对,这是人生的选择题。她又沉默了,我发现最近和她说话有点奇怪,我们都会有意无意地沉默。我补充道,我支持你追逐理想。她说,你真好。那一刻,我觉得我已经放弃她了。


妈妈还是看到了那些留言,又给我打了个电话。她问我是不是在谈恋爱,我说没有,就是和别人开玩笑。她有点生气,斥责道,现在的任务是学习,你要明确,你还要考研的。说完她感觉遗漏了什么,想了一会儿又说,你不要和网上的陌生人瞎聊,被骗了都不知道。我依旧还是只说了两个字,是,好。挂断电话,我觉得不安感越来越大,我对这份感情的信心越来越少。


不安感持续膨胀,终于迎来了爆发,我和她摊牌了。我说,我们在一起没有未来,你去追求你的理想吧。她回了很大一段话,可我却看不下去,我直接拉黑了她的所有联系方式。长痛不如短痛,壮士断腕还是我来。时间过得异常漫长,这天晚上我躲在被子里哭。我想,她应该也在哭。我们分开了,或许从来不算开始过。我很难去形容这份触摸不到的爱情,真实,却也虚假。现在想来,可能她是我内心的那一面,所以她对我的感觉很亲切。而她过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我的木讷正好填补了她生活的空白。她曾说,我们既年轻又没钱,也只能沉迷于此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